赤腳阿嬤接地氣 做環保為自己活

2019-12-20   | 卜堉慈
謝珍英說;「想用餘生多做公益,多做環保,為自己而活,一直到最後一口氣。」(攝影者:卜堉慈 地點:彰化大村 日期:2019/12/03)
清晨五點,天仍是一片昏暗,迎面而來的冷風直逼刺骨。12月3日是今年(2019年)入冬首波大陸冷氣團來襲,全臺氣溫驟降,環保志工謝珍英一如往昔,打著赤腳,騎著三輪腳踏車,開始沿街收取資源回收物。
 
寒流來襲 不減道心
 
「阿嬤早!今天(12/3)天氣比較冷,你有多穿一些衣服嗎?」志工問候著,說話的隱約間可見從口中吐出的微微白煙。
 
清晨五點,天仍是一片昏暗,環保志工謝珍英不畏低溫,她一如往昔,打著赤腳,騎著三輪腳踏車,開始沿街收取資源回收物。(攝影者:卜堉慈 地點:彰化大村 日期:2019/12/03)

「早!有!有!有!我穿了兩件,這間外套很保暖!」正在家門口路燈下整理回收的謝珍英,放下了手邊的工作,一邊說著,一邊翻起身上的衣物給志工看。
 
「阿嬤,你今天不穿鞋嗎?天氣很冷耶!」志工關心的問著。「不用,我習慣了,這樣比較輕鬆自在。」十三年來,志工總是見謝珍英打著赤腳,騎著她的三輪腳踏車,走著她熟悉的路線,沿路收環保回收物。
 
大半生為家打拚 餘生為自己活
 
「一雙木屐五元,壞了還要花錢買,所以能夠脫鞋就盡量脫。」謝珍英覺得老天賦予我們每個人的一雙腳,是永遠也穿不壞的鞋。
 
連五塊也要省?家住彰化縣大村鄉,現年七十歲的謝珍英,1977年結婚後,育有二女一子,過著相夫教子的家庭生活,沒想到先生在1983年不幸發生車禍,從此家裡的經濟重擔就落在她的肩上。
 
「沒有錢的時候家裡就吵架,先生也開始有暴力傾向。」夫妻倆常因為金錢爭吵,也漸漸開始有了肢體上的衝突。謝珍英受不了先生的暴力,1994年便毅然離家,獨自一人北上做看護。而即使離了家,家裡的開銷及三個孩子的學費依然由她一肩扛起。
 
一路苦過來,也練就了謝珍英耐苦耐勞的毅力,卸下一身責任後,她卻不貪圖享受,反而投入做環保,「我的人生已經走到最終,我想用餘生多做公益,多做環保,為自己而活,一直到最後一口氣。」

 
謝珍英赤腳跪在地上,把資源回收物一一分類。(攝影者:賴鴻進 地點:彰化大村 日期:2019/12/03)


簡單生活 堅持做好事
 
她身高才一百四十公分,身形瘦小,做環保時,卻有無比的毅力。「我每星期一、二、四、五都會去收回收,其餘的時間就會在附近的公園撿,其他的人看見了就會叫我去他家載,所以就會一傳十,十傳百越收越多,目前大約有三十個定點站。」
 
從家裡出發,走產業道路,經過城隍街、田洋巷、貢旗二巷……老人家一騎一停,挨家挨戶的收,一下子就把滿滿的回收物疊的比她的人還高……
 
收回來之後,謝珍英赤腳跪在地上,把資源回收物一一分類,整理好的鐵罐、鋁罐、紙類馬上拿去賣,而寶特瓶則留著,「寶特瓶待會要載到大村環保站,這個是要給慈濟做毛毯用的,可以國際賑災!」
 
一回到家,謝珍英馬上把剛剛賣回收的所得及單據,放進塑膠袋內,她說要等到大回收日,再把塑膠袋內裝的回收所得全部拿到大村環保站交給慈濟志工。
 
其實謝珍英經濟並不充裕,即使一個月只有三千元的家庭開銷,卻從不會想把做環保回收的錢留起來做為家用。「我的山珍海味就是自己種的菜,我吃的、穿的都是人家給我的,不用花錢買,所以我開銷很省,做環保的錢我要全部捐出去。」

 
謝珍英阿嬤把分類好的寶特瓶載到大村環保站,準備給慈濟做毛毯用和國際賑災。(攝影者:卜堉慈 地點:彰化大村 日期:2019/12/03)

 
「她都是自己一個人,每個月大回收日都拿大約二、三千元來環保站,有時候在路上也都看她載著一大包的回收物。」在大村環保站志工張千豐說:「阿英師姊真的是我們大家的人品典範。」【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卜堉慈 彰化報導 2019/12/13)
 

 

Copyright © 2020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