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法他方 步步生蓮

2014-01-07   | 慈濟基金會
朱金財在辛巴威做慈濟,為小朋友理髮,避免頭上生癬。
【證嚴上人1月5日臺中歲末祝福開示】
「普天之下都有不同的人生,在富有的國度,慈濟人如何跨國去做救災的工作,將人文帶過去等等;或者是窮困的國度裡,要如何去幫助他們,輔導心靈、提升文明,這都是慈濟人在全球所做的事。」

回顧腳步歎浴佛 莊嚴殊勝遍全球

歲末祝福,播放《2013年慈濟全球大藏經》,呈現出慈濟人間菩薩一整年在全球悲智雙運的足跡。1月5日,證嚴上人行腳臺中靜思堂,與現場大眾回顧分享去年(2013)五月浴佛時點點滴滴的美好。

「這幾年來,慈濟從四十年開始,都把這樣的佛誕節,在我們的社會很有秩序、很莊嚴地舉辦著。我們臺中這幾年也都在夏綠地,很大片的土地,每一年都擺出那樣漂亮的畫面。這都是人與人之間心能合,人的隊伍擺起來就是那麼漂亮。這不只是臺中,我們全臺灣都一樣,這樣的浩蕩長,而且那樣的美好,還有人文。」

佛誕節莊嚴虔誠的畫面,不只在臺灣,全球慈濟人在每年的這一天,也都會舉辦浴佛活動,甚至連非洲的慈濟人,也都克服萬難,虔誠禮佛。

「剛剛也看到非洲的辛巴威,辛巴威的佛誕節,在去年第一次,因為辛巴威在非洲,非洲人根本不知道有佛教,他們所信仰的是基督教、天主教,有的根本沒有信仰宗教,因為他們很窮。」

然而即使在一個沒有佛教信仰的地方,也可以因為虔誠的正念,而讓慈濟在那邊開展起來。「全辛巴威一共有兩個臺灣人,現在回來一個,現在剩下一個臺灣家庭。多年以來就是在當地發展,可是他(朱金財)曾經幾年前被搶。一次搶、二次搶、三次搶,感覺來到辛巴威打拼這麼多年,這樣一直被搶,所以萬念俱灰。」

就在此時,朱金財剛好看到大愛臺,他就從大愛劇場開始看,後來接著看上人在《人間菩提》中的開示,漸漸成為大愛臺的忠實觀眾,開始轉變念頭。

「當他在被搶的時候,他真的感覺到辛巴威是否可以再繼續住下去?但是他捨不得離開那裡,因為一輩子的打拼都在那。有一天他聽到:『我們人在哪一個地方,腳踏在哪個國家的土地上,頭頂著那個國家的一片天,都是取當地的資源、用當地的勞工,應該要回饋當地,才會得人疼惜,我們要先去愛人,自然人會愛我。』這一句話讓他聽進去了,感覺到說,『我來這裡取這麼多資源,用這麼多勞工,原來我就是沒回饋!』從此開始就在當地,默默地做慈善。」

拔苦施藥助教育 菩薩蒙難省自身

朱金財在兩、三年的時間裡,用慈濟的名義,幫助當地的一個小學還有學生,提供給孩子們的文具,還幫助孩子課業。開頭家長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他,不曉得他到底抱著什麼樣的心?直到他開始幫孩子們去頭癬之後,大家才改變態度。

「有一次他看到孩子們的頭都是白茫茫,他認真的看,孩子們都長白癬,所以他就買理髮刀,把每顆頭都全部剃下去,每一粒頭都是白澎澎的。原來長年沒有水,又沒有洗頭,整個頭又都是白癬,因為頭髮硬得跟鐵絲一樣,所以普通的理髮剪一剪就壞。後來他就去買專業用的來剪,每天剪個四、五千顆頭,剪了兩、三天,一萬多個頭都被他理光了,同時幫他們噴藥。」

於是家長從懷疑到感動,後來這些家長就變成他的志工,但就在這個時候,朱金財又遭到第四次的搶劫,差點讓他信心動搖。

「他感覺到說,『我就有聽話,師父在電視上說的話我都有聽,我已經有回饋,我為什麼又被搶?』他還是很懊惱的時候又很巧,又聽到我在說:『不能說我有做善事,為什麼我又碰到不如意,你要想你自己做不夠!』他嚇一跳,感覺到怎麼這麼準!『對!我做不夠!我不能埋怨!我還要再加強!』所以從此開始他就把自己的生意交給太太。他說:『妳專心賺錢!給我專心花錢!』所以他賺的錢都是在這邊幫助兒童讀書,或者是孩子家庭的困難,他也幫助。」

付出無所求的心,讓朱金財在人間菩薩這條道路上,又繼續堅定的走下去。而且他也從大愛臺看到了臺灣前去南非的潘明水等幾位慈濟人,也在非洲幫助當地祖魯族的民眾,同時也把他們帶進來成為慈濟志工,照顧很多愛滋病人。

眾生平等救黑白 濟貧教富法遍施

提到這一段過程,上人不禁回想起1994年南非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之後,南非社會面臨大動盪,黑人和白人的衝突激烈,南非慈濟人就是在這種社會環境下,開始進去膚慰陪伴當地苦難的人。

「黑白衝突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們進去,去撫慰著他們。那時因為白人下臺,黑人上臺,所以換成很多白人就失業。之前我們都是救黑人,之後黑人上臺換白人失業,那個時我們就『黑白救』。」

在眾生平等的觀念下,慈濟人黑人也救、白人也救,尤其是在南非政權轉移的動盪中,送了一萬多件衣服幫助他們度過寒冬,讓當地民眾十分感動。1995年7月1日,該地成立社區發展委員會,學習慈濟精神,舉辦了和平燭光晚會。

「在晚會中,南非人自覺感受到慈濟人的愛,族人不應再起衝突,當下高喊『和平慈濟!和平慈濟!』,那一場很感人,他們有國議員等等,當地的領導都上來說話,感恩慈濟讓他們黑人、白人同一時間如此和平,大家虔誠祈禱。所以有人提議說,黑人執政,但是這樣的社會黑人一定也要學有一技之長;所以有白人上來就說:『你們若需要功夫我可以教!』比如說水電、美髮、裁縫等等……都可以教!黑人也願意學,我們就開始說,好!我們就來為他們規劃一個職訓工廠。」

於是有華人成衣工廠剛好汰舊換新,捐了很多將要淘汰的機器,就把這樣裁縫機捐出來,為當地居民舉辦職訓。所以許多當地祖魯族的婦女都很感恩慈濟,雖然每個人背後都有她們苦難的故事,但慈濟人膚慰以後,她們都紛紛報名當慈濟志工,都願意去做幫助愛滋病患。

「因為南非愛滋病人很多,這一群祖魯族的婦女就投入去幫助愛滋病患,這一照顧都是五千多人,他們每天都會到家庭去幫助他們,去幫他洗澡、背出來外面曬個太陽、打掃家庭等等。他們本來都是基督教徒,慈濟人都是佛教徒,有人要往生了,慈濟志工教他們人要往生之前要幫他念佛,他們也會都為要往生的愛滋病人助念。所以黑人志工越來越多,幫助苦難人、照顧愛滋病人,或是愛滋病孤兒等等。」

異鄉傳法殊不易 志堅能轉不動石

正因為從大愛臺看到南非如此,在辛巴威的朱金財,感受到在南非祖魯族人都可以投入,辛巴威人種差不多,也是屬於非洲,從此他就開始專程從辛巴威到南非,跨越幾千公里,去學習如何帶黑人,讓他們投入社會愛的人群。

「他去那裏取經,經過一段時間他也去見習、培訓。兩年後他就回來讓我授證,他就正式名符其實,將慈濟在辛巴威成立起來。前年受證以後,他回去一段時間,做得很好,剛剛我們也看到了在大太陽底下,他們也都是在不斷地教導,像是社會大學一樣,把臺灣的好、臺灣的美、臺灣的善不斷帶進去,讓他們上課。」

在辛巴威,志工們沒有上課的教室,上課的地方就是在大太陽底下,沒有遮蔭、很簡陋地在上課。「但他們卻也跟臺灣一樣,要學習十戒,用他們自己的語言來上十戒的課程。」

還有臺灣每年都在舉辦的入經藏演繹,朱金財也把鑑真大和尚〈東渡〉的經文帶回去,在一個內陸國家,演繹鑑真大和尚從大唐經過五次的險阻,第六次才成功將佛法傳播到日本的過程。

「他帶回到辛巴威,要他們排練,跟他們說,這樣排練就像一艘船,在海面上有碰到大風浪,翻船了。志工問:『什麼叫做船?什麼叫做海?』要他們的肢體表達出來在大浪中的一艘船,隨著風浪的搖擺,他們聽不懂。因為他們一輩子不曾離開過他們所居住的地方,不曾看過海、不曾看過船。不過經由訓練,描述海是什麼,利用大愛臺播出海景、船,讓他們看。一直訓練到他們可以用華語唱出來這一段經文。」

語言不通心相繫 虔誠領法餽鄉里

上人讚歎辛巴威本土志工堅定演繹的心念,就如鑑真大和尚,要從大陸把法傳到日本,是多麼艱辛……

「他們用華語學習可以唱出一段經文,還會繞佛繞法、還要表達出經文的意境出來。看到黑人要跟我們臺灣同步表達,實在是很不簡單!一個人可以帶這麼多人,那當然是我們有愛給他,因此家長很高興,他們願意很用心學習我們臺灣傳過去的法。所以看他們用碗裝水也在浴佛,那一邊是那樣的簡陋,跟我們臺灣浴佛那樣的豐富、人那樣的整齊,但他們浴佛以後還跪下來,還要發願,那一念虔誠的心,不差我們多少。」

在推展慈濟這麼困難的非洲裡,南非、辛巴威、莫三比克跟賴索托等幾個國家臺商出身的慈濟人,秉持著上人的理念,頭頂著別人的天、腳踏著別人的土地、用他們的勞工、取他們的資源,但都在做回饋,去年(2013)年底「慈濟海外培訓委員慈誠精神研習會」中,共有三十三個國家地區培訓的委員、慈誠,其中也有幾十位非洲本土志工,一起回到臺灣完成培訓、受證。

感恩臺灣是慈濟的發祥地,每年都可以看到普天之下很富裕的國家、或是很貧困的國家裡,一些改變的人生,紛紛回到臺灣人取經;同時,上人也不忘叮嚀人人要懂得惜福感恩:「這幾年來,我們臺灣真的應該是很平安,所以我們要感恩。」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