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0月1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讀靜思語 普天三無應心路

E-mail 列印
曾有幾度卻步於監獄的傳法之路……所幸,每在最後關頭,念及那些關禁囹圄寂寞無助的獄友,心心念念期望我(慈濟志工譚瑞欽)的到訪。所以,不管如何辛苦,最終還是不忍心丟下獄中學佛的苦難眾生。

自1995年以 來,每週的監獄訪視,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大事;然而,生活上不免遭遇困難,比如說:工作忙碌、職場障礙,或家中發生變故等等,皆在考驗自己的道心;其中最巨者,莫過於身體病苦的折磨。

⦾抽靜思語 談心事

最近美國流感肆虐,已有數百人病亡,我也不幸染病數週不起,因此無力訪視監獄。養病期間,收到美國聖地牙哥、卡利派特裡亞州立監獄(Calipatria State Prison)獄友寄來的一張慰問卡,讓我十分感動。

獄友馬汀(化名)在信中提及,他們在獄中等我和他們進行抽《靜思語》的遊戲。這個遊戲就是要請獄友,熟讀慈濟證嚴上人的《靜思語》,然後我會請每位獄友抽取用紙籤包裹著的靜思語,抽到後便分享這句靜思語對他們人生,所造成的影響。

我曾經跟獄友分享過--「普天三無」走入我生命的故事。「普天三無」的第一個「無」,是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第二個「無」,是普天之下沒有我不信任的人;第三個「無」,是普天之下沒有我不原諒的人。

2010年夏天,是我第一次聽到「普天三無」這句靜思語,當時我久病不癒,早已放棄復原的希望,再加上自怨自艾、心態負面,讓病況愈下,且沉溺於無底的痛苦深淵;幸好家姊前來探望,在我面前用手語比唱著〈普天三無〉這首歌,因緣真的不可思議,「普天三無」竟像法水一般,把我潑醒過來。

從此以後,我參加慈濟至今,從未萌一點退心。可以想像「普天三無」對獄友而言,是何等的震撼!猶記第一次在監獄共修時,玩這遊戲由我開始抽籤,就抽中生命的「上上籤」-- 「普天三無」,再次印證因緣不可思議!

⦾前塵舊事 說再見

一般來說,基於獄友們過去犯下重罪,常在心中有很大的罣礙,「社會還可能接受我嗎?」「家庭還會支持我嗎?」「將來」成為很大疑問,會造成他們對人世間感到絕望,思維也會跟著常常盤旋在這幾個,困擾他們很久的難題。

當我跟他們分享「普天三無」靜思語時,獄友都忍不住地一問再問:「世間竟有這樣深刻的教育嗎?」直到他們深入了解到,上人這段心包太虛、氣度恢弘的開示後,終於能夠釋疑並一心向善。

馬汀是我在2010年認識的獄友,被關在重刑監獄達十年之久。一直以來,他是佛法班上極其安靜的一位,每次上課都非常留心上課課題;2012年,我把慈濟教育帶進這所監獄後,獄友對世界才有了新希望,透過慈濟教育,我祝福每一位獄友改過向善,做一位手心向下的人。

在一次《靜思語》抽籤遊戲中,馬汀抽中「前腳走,後腳放。」這句靜思語。他表示,如果能夠做到「普天三無」,「後腳放」是先決條件。以前常常埋怨這個世界沒有公理,因為有比他更壞的人,至今仍消遙法外,並沒有得到公正審判及懲處。馬汀曾為此憤恨不平,讀了《靜思語》之後,終於明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並虔心懺悔,如此才能邁開腳步往前走。」

這張慰問卡,花了馬汀三美元(約新臺幣九十二元),相當於他在監獄裡面工作十二小時的工資,他的用心可想而知。我深深感受到,地藏王菩薩藉這件事告訴我,「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是真正精神所在。

圖左 :在養病期間收到卡利派特裡亞州立監獄(Calipatria State Prison)獄友寄來的一張慰問卡,讓我十分感動。[攝影者:譚瑞欽]
圖右 :這張慰問卡花了馬汀三美元,相等於他在監獄裡面工作十二個小時的工資,他的用心可想而知[攝影者:譚瑞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