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5月25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懂得放下 學到最感恩的事

E-mail 列印
「2019年全球人醫論壇」於美國總會舉行,來自臺灣慈濟大學副校長曾國藩於3月29日分享該校醫學系「無語良師(Silent Mentor)計畫」,看到被慈濟尊稱為「大體老師」的遺體捐贈者,受到尊重,許多 人紛紛感動落淚。

◎延續大愛 將心比心

「慈濟大學的無語良師計畫,鼓勵學生與捐贈者家人緊密互動,讓解剖教學超越了學習身體結構,達到了新的重要水平—-安慰倖存的家庭和培養醫療專業人員的同理心。」曾國藩的一段話,開啟與會者的「生命」視窗。

與慈濟合作已十九年的器官捐贈協會One Legacy、總裁湯姆˙蒙(Tom Mone)博士,說明該協會在器官、眼睛和組織捐贈的努力。南加州有許多亞洲新移民,受到傳統文化的影響,對器官捐贈的接受度並不高。

蒙博士說:「證嚴上人在這方面,做了非常清楚和連貫性的教導,這是關心別人的一部分。器官捐贈能夠挽救生命、癒合生命。」他非常感恩慈濟人在社區推動大體與器官捐贈的觀念。

來自愛荷華州(Iowa)的人醫會成員關玲(Lynn Kuan),在她的駕照上已註記紅點的器官捐贈者。當看到「無語良師」的影片,她眼淚掉不停,「如果有一天,我停止呼吸;我的身體,不管哪個部分能夠繼續延用下去,就是大愛。」

◎選擇放下 勇敢面對

關玲是護理師也是針灸師,同時也協助醫療翻譯工作。她在愛荷華市大學(University of Iowa City)順利協助一位來自廣東的洗腎病患,完成腎臓移植;因此對此項議題感觸良多;而自身的遭遇,讓她更能以同理心協助病患。

六年前,因為一場人為事故,關玲上半身遭到大面積燒燙傷。事後兒子去醫院探望她,她張開眼睛告訴兒子的第一句話:「別擔心,我會沒事的!」經過三十二次自體皮膚移植手術,從頸部到手臂都還有傷痕,但現在的她,說起話來神彩飛揚:「人生沒有後悔的藥可以吃,我們只能往前走。」

許多病人聽了她的遭遇,為她感到忿忿不平,然而她說:「只有原諒,才能重新獲得正面的能量。」現在,她修復得非常好,是因為選擇證嚴上人說的「放下」,把對生活和精神上負面的東西,全部放下;這樣不管遇到什麼困難,就比較容易面對。「這是我在慈濟學到,最感恩的一件事。」

皮膚移植的痛苦難以想像,因為「放下」,她從服用大量止痛藥到完全停用。「我們的心意和精神是很重要的,慢慢訓練自己,就不需要西藥來輔助我們修復的過程。」

◎滿滿的愛 無私奉獻

走過傷痛六年多,關玲不僅參與慈濟義診,也是愛荷華市大學燒傷科義工,每個月兩次到醫院鼓勵病患。「我曾分享自己第一次下床時,是四個人扶著我,後來三個人、二個人、一個人,一直到我自己來。」關玲告訴自己,一定要跨出第一步。

後來有人實質回饋她:「我聽妳分享了一個小時,改變了我的生命,我今天就要請我的護士,帶我下床走路。」雖然,做義工的來回車程需要花兩個多小時,但關玲覺得,只要她的分享能鼓勵任何一個人,那就值得了。

「上人跟我們說『放下』這兩個字,要做到不容易,但是當我們做到時,我相信是人生當中,讓我們全人提升最好的一部分。」關玲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讓與會者更懂得,「放下」才是真正解開身心靈桎梏的鎖,印證了「身行入法撼人心,敬將無形化有形」的人文之美。

透過曾國藩分享的「無語良師計畫」,不難了解,大體老師是用滿滿的愛,與家屬一同行動,「放下」離別、割捨之苦,展現無私的奉獻與捨得。

圖左 :臺灣慈濟大學副校長曾國藩分享該校醫學系「無語良師(Silent Mentor)計畫」,看到被慈濟尊稱為「大體老師」的遺體捐贈者受到的尊重,許多人紛紛感動落淚。[攝影者:林綺芬]
圖右 :曾國藩教授說,慈濟大學的無語良師計畫,鼓勵學生與捐贈者家人緊密互動,讓解剖教學超越了學習身體結構,達到了新的重要水平—安慰倖存的家庭和培養醫療專業人員的同理心。[攝影者:林綺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