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3月2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嘉義 菩薩重現 再續前緣

菩薩重現 再續前緣

E-mail 列印
遺腹子黃玉蘭出生在嘉義縣水上鄉番仔寮鄉下,一個很平凡且不富裕的家庭,家中有四個哥哥她是家中的屘子也是獨生女。由於母親把她當掌上明珠般寵愛,養成了她從小就專橫、自私及自大的個性,任何事都是以自己為中心, 甚至連電視節目要看哪一臺都由她決定,對兄長們都直接叫名字,對哥哥不尊重,也從未開口叫過一聲「哥哥」,因此「哥哥」這個稱呼對她來講是既陌生又遙遠。

由於母親三十三歲就守寡,因此常對著她說:「破格!破格!破格(臺語)!你老爸在世的時候,希望我能生個女兒,沒想到剛懷你二個多月,你老爸就往生,一個換一個,真正破格!」儘管母親老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但是對她的寵愛卻也一天比一天多,溺愛也與日俱增,不論大小事都要兄長們讓她。家境雖然不富裕,擁有五分多的農地,有種稻穀、龍眼、木瓜、芒果、柚子及蓮霧,生產的東西都是留下來自己吃,不拿去賣。所以她從小就吃白米飯、煎蛋……從沒吃過番薯籤及番薯葉,是在生活物資十分充裕的環境中長大成人。

早期白甘蔗都契約種植,收成時得全部送交糖廠製糖,不可以私自留下來吃,違反的人會受到處罰,母親為了不受罰,很有智慧的想了一個好法子,在白蔗園最裡面的一個小角落,偷偷地種上幾棵紅蔗苗,等長大時給孩子吃,圓了孩子吃甘蔗的滿足感。

腦筋超好的她,小學學習成績就很優秀,尤其是數學科更棒,即使在家裡沒有好好讀書,一早到校就批哩趴啦很快速寫好交給老師,那時候如果參加嘉義初入學考試,都能很輕鬆錄取;由於母親獨自扶養五個孩子相當辛苦,沒有能力再讓哥哥們去報考初中,因為四個哥哥都沒讀初中,所以媽媽也不讓她讀初中。小學畢業後,玉蘭每天從水上騎著腳踏車到嘉義市區學裁縫,每趟路程要花費四十分鐘,一天要花掉八十分鐘往返,她卻也怡然自得。歷經三年才把裁縫技術學成,也擁有了養家活口的本領。由於繡花、毛線衣繡花及女人綁髮網子等技術不錯,日後就靠著這個技術來賺錢貼補家用。

◎千里姻緣一線牽

黃玉蘭的先生是一位職業軍人,在國民黨政府播遷來臺時,被強迫抓去當兵,所以隨著政府撤守到臺灣,由於他沒有加入國民黨組織,跟升官機會絕緣,升任高階將官無望,最終是以中士位階辦理退休。由於玉蘭的哥哥知道這位軍人的脾氣及個性非常好,一定可以讓小妹幸福,就居中牽線介紹兩人認識,兩人也順利結成連理共組家庭。

先生年齡比玉蘭大十三歲,因年長且離鄉背井來到臺灣,能無條件地容忍少妻的專制及跋扈,真心愛她寵她,婚後也陸續生下三個小孩(一男二女),灌輸孩子長幼有序倫常觀念,讓孩子遵守兄友弟恭禮儀,互敬互愛,不要步上自己的後塵。先生任職軍階低,俸餉微薄,生活過得十分清苦,每天家用只能花十塊錢。由於她會做衣服及家庭代工可以貼補家用,生活還過得去。

手藝了得的她,無論是繡花或代工,樣樣都行,不用事先勾畫圖案或花樣,直接動手做,不但省掉圖案勾勒時間也增加件數及酬勞。雖然生活散散(窮-臺語)過,領到工資,等到兒童節或孩子生日,就帶著孩子搭公車到嘉義市噴水去吃一碗(五毛錢)雞肉飯,對孩子來說,不僅是澎湃美味的享受,這段歲月烙在內心深處。

◎慈濟因緣 師徒情

從小就跟佛祖很投緣,更有親友說黃玉蘭的長相跟觀世音菩薩很神似,這些話悄悄地印在她的腦海裡。進入慈濟菩薩道前,造訪過各種道場,頻繁進出,卻始終找不到一個可供心靈倚靠的地方。1992年4月5日看見報紙報導得知上人在嘉工舉辦幸福人生講座,於是邀請弟媳秀鳳一起去參加,因緣巧合遇到上人,當時上人分享,一定要當個手心向下的人,耳畔不斷響起上人的話語。見到上人那一刻,內心充滿法喜,就根據當時擺放在椅子上的資料,趕緊打電話到花蓮精舍去詢問,跟上人這份師徒情也因這通電話牽引而開通,社區募款就此展開。

因她患有地中海貧血症,以前都不敢貿然去捐血。而當天卻毅然決然地挽起衣袖參加(第一次)捐血,很意外地竟然也順利完成捐血,為了自己能捐血救人,心情更激揚,跟隨上人腳步走的決心也變得更堅定了。

同年6月間資深委員李金鑾師姊來收功德款,講解募款技巧及要領,提醒到社區募款,要跟會眾多講一些正面的理念,盡量避免負面思想的傳遞。7月份到花蓮前,就從資深委員那邊拿到兩百戶的勸募本子,剛出去社區募款時,也不知道要說法及傳法,只會跟會眾分享花蓮慈濟有個證嚴法師,人多好多好!多棒多棒!一百塊、兩百塊,不會影響到生活,大家一起來樂捐。一個人一百塊,少吃一個蘋果就能幫助別人,左鄰右舍也幫忙收,在純樸年代,人人樂於做好事,會員招募非常容易,於是兩百戶會員招募很快就達標了。

1993年台中舉辦委員精進日研習,上人每個月初一都會來,就邀集社區會眾搭乘一至二部遊覽車一起去參加,從幕後開始帶車(隊),連續兩年帶!帶!帶到受證為委員,從此跟慈濟結下不解之緣。進入慈濟前,她的個性既自私,脾氣火爆又貢高我慢,天不怕地不怕,自從遇到上人後,現在最怕的只有上人,真的最怕上人!也最信服上人!「上人教導我要怎麼做,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切都聽上人的。」

◎醫院籌建 守護生命

1996年10月13日慈濟大林醫院籌建動土,抱著很歡喜的心投入,因為部分基地跟臺糖租用,每個月租金高達五十萬元,地上種的白甘蔗很小支,硬梆梆的甘蔗經過自動採收機砍收後,仍留有約兩尺高的甘蔗桿在地上,為了怕浪費,大家拿著刀子一支支地砍,再把一截一截硬梆梆的蔗桿綁好往蔗車上扔,多收一截蔗桿就能為醫院多存一分錢,真的一點都不覺得累。

休息時,大家集合到橋墩下,排排坐著一起吃便當。蔗園附近沒有洗手間,大家都必須躲進蔗園內解決衛生問題,起初雖然感到難為情,時間久了也變得自然!如廁時,玉蘭偶然撇見身邊有許多不起眼的雜草,不知道這種野生植物還可以吃呢!後來才聽說這種野菜是山茼蒿很好吃,趕緊摘一些帶回家,用熱水川燙一下,真的非常好吃!

10月14日上人要在國立中正大學舉辦「第一百場幸福人生講座」,所以忙完動土典禮後,馬上又趕到中正大學會場布置,預備隔天晚上上人人生講座的事情。雖然講座是在晚上舉辦,但反應非常熱烈,人數爆棚。

大林慈院工程進行時,因為混凝土澆灌工程不能被偷工減料,志工們輪值來看顧,尤其是混凝土灌漿工程是「透暝做到天光」(臺語),不但時間長更耗體力,因此由男眾負責監工,女眾因不善於爬上高處,就負責工地沙子、垃圾清理、水泥地面澆水維護及提供茶水給工人飲用。由於工地管理嚴謹,整體工地品質、工地安全、環保等措施,屢獲行政院工程委員會及嘉義縣環保局評列為優質工地,這一切都是大家努力付出的最好回饋。

志工們為了扮好最佳後援角色,就各項工作詳細分工,尤其是青草伯鄒青山,頂著炎熱天氣守在竹仔厝那邊(現在的資源回收站位置)煮著青草茶,女眾們則負責裝瓶及送給工人飲用,偶而也會準備點心給工人食用。經過堅持,天天付出下,大林醫院第一期工程終於順利完工。

2000年8月13日醫院舉行啟業式,前來參訪人數多達三萬人,連交流道下來那段路都大塞車,因嘉義區志工人數較少,連高雄、臺南區慈誠都過來支援。

醫院啟業後,身材高挑的她被分配到大廳服務,前後在這個定點大概服務了半年多,見到從各地湧入的求醫者或會眾都要鞠躬道早安,輕聲細語跟他們互動,面帶微笑及講話技巧是必要的,因此醫療志工的培訓就顯得更重要了。

第一次醫療志工培訓在嘉義聯絡處後棟舉辦,因為空間太窄擠不下,於是轉到大林運動公園,又因為人太多又擠不下,後來又轉到本土文化……前後一共搬了五個地方,連臺中及高雄區的種子醫療志工都來幫忙訓練。

◎工地供素餐 募心及募善

醫院第二期(宿舍)擴建工程興建,為了帶動工人素食,由七、八位志工編成一組輪流做香積,自己規劃菜單、買菜、自己煮,每桌有八種菜色,盤盤菜色擺飾得很漂亮,看了都快流口水。因為全面供應素食,起初來用餐的工人很少,志工們為了增加素食人數,特別準備四方巾,把方巾摺得漂漂亮亮,再放進冰箱先冰涼,讓來用餐的人擦擦手,貼心服務感動了這些人,口碑打響後,相邀來吃飯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好歡喜哦!

◎用正向開朗的心 與癌共處

當醫療志工都有學習到該怎麼照顧自己的身體,也會乖乖按照時間去做健康檢查,玉蘭對自己身體的健康深具信心。2014年1月份剛做完乳房攝影檢查,也沒發現有異樣,8月間偶然摸到自己左邊乳房有一個硬塊,而那個硬塊也不會跑?心裡想著會是乳癌?她告訴自己:「不可能哩!三個孩子都餵母奶,怎麼會得到乳癌?應該不會吧?或許是火氣大才會長淋巴硬塊,多吃一些退火的青草茶應該就會好!」也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裡。直到9月份再摸摸看,發現那個硬塊還是沒消失,不安感覺湧上心頭。

於是她趕快到大林醫院掛乳房中心超音波門診,醫師告訴她要做病理切片,她很鎮靜地問醫師說:「要切片?我真的得鑽石嗎?」做完切片檢查後確診是罹患乳癌,就改掛外科魏醫師門診。魏醫生告訴她:「對!你是乳癌,要切掉四分之一,淋巴拿三個,開刀以後再把淋巴拿掉。」結果急速冷凍那一天開刀完(那時候還沒有看到淋巴),病理研究去裝化療人工血管時,發現淋巴也有一顆癌細胞,乳癌有一點二公分大,因此又轉到乳房中心林醫師門診繼續治療。

長孫高耀程與她很親密,總是黏ㄒㄒ地跟在奶奶身邊,二、三歲就開始在慈濟道場進出,從慈濟列車到大林醫院鋪設連鎖磚、八卦山淨山及淨海等活動都留有足跡,隨著年齡慢慢增長,足跡已經由小印慢慢蛻變大腳印。玉蘭說:孫子很乖,當年帶著三歲的孫子搭慈濟列車到花蓮參加活動,從稻香村下車後到精舍,要走鐵路好長一段路,因為幼小的他,走長距離的路腳會受不了,於是跟奶奶口頭約定,如果自己走一段路後,就換奶奶背他走一段,一點兒也不含糊,更不會耍賴,嬤孫情深羨煞同行的慈濟人。

當他得知道奶奶罹癌需趕快住院開刀,這個衝擊來得太突然,宛如晴天霹靂,令他無法承受這個打擊,除了心裡不斷地責怪奶奶怎麼沒有馬上告訴家人,情緒更是瀕臨崩潰邊緣。回過神後,驚覺到事態嚴重,就緊盯著往後各種療程安排及住院開刀、電、化治療及術後療養等事。

開完刀前,醫師介紹乳癌化療藥物,目前常用的大概就是小紅莓及紫杉醇這兩種藥物。使用微脂體小紅莓優點是產生噁心、嘔吐、掉頭髮等副作用的比例低,但缺點是如果療程沒有順利,之前的治療就功虧一簣。那個時候還不知道紫杉醇這種藥物。直到病理研究報告出來後,才知道淋巴也有癌細胞,為了配合開刀,就趕快去買了一支電動理髮機,好將頭髮理光。三個孫子(女)非常貼心,真的比女兒還要貼心,孫女拿起機子慢慢地把頭髮推光,剪光頭髮後兩人看到奶奶光頭的模樣,噗!笑成一團;她們拿起掉在地面的髮絲,擱在掌心玩弄許久後,直呼:「奶奶!您的頭髮摸起來好舒服哦!真的好好摸哦!」祖孫三人沉浸在幸福裡,久久不能自己。

10月1日住院開刀,療養半個月後(18日起),儘管左半邊胸口及手臂傷口依舊抽痛,因為傷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應該要收功德款了,於是就把左手臂靠身體夾得緊緊的,騎著機車到會員家去收功德款,雖然辛苦,也這樣子走過來了。緊接著就是化學治療療程開展,10月26日開始第一次化療,過程非常辛苦,前後一共化療八次,整個化療療程到2015年4月30日才結束。

化學治療療程結束後,再經過二十六天的淨心休養,又打起精神來面對電療療程的開始,先定位後再做三十三次放射治療。每週一到週五都要到醫院治療,周六到醫院調整體質。在炎熱的6月天,每天下午一點就開車從家裡出發,天氣熱得受不了。開車時不禁反問自己:「如果今天生病的人是我的父母親,我也會這麼用心對待他們及孝順嗎?」此時心頭湧上絲絲的辛酸!歷經每天往返奔波,電療終於在7月份結束。

電療療程結束後,休養了半年,雖然有意復出服務,卻因限於身體不能做主,跟梯次醫療志工(連續三天或六天)無緣。在偶然機會裡,鶯鶯師姊對她說:「要不要來當一日志工,看看身體能否堪得住,於是她的身影又出現在一日醫療志工行列裡,終於又再度回歸醫療志工道場繼續付出,發揮良能。」

罹患乳癌後,玉蘭心懷清靜,用開朗的態度,勇敢面對病痛,不求上天給予關照及優待。因為人人都是吃五穀雜糧過活,生老病死是必然,不會因為做善事就能奢求永遠無病痛,大家都要有正確的觀念,不要迷失。因此她決定把「心交給菩薩,把病交給大醫王,用誠心多念佛」把「前世因,今世果」的這門功課用心修好、修足。現代得癌症的人太多,癌症已經變成一種普遍的文明病,所以每個人都要學習如何去接納「癌症」這個朋友,跟它和平共處,這是當今最重要的課題。

圖左 :大林慈院工程進行時,志工們為了扮好最佳後援角色,就各項工作詳細分工,黃玉蘭(左)歡喜地參與鋪連鎖磚。[攝影者:陳麗君]
圖右 :貢高我慢的嬌嬌女黃玉蘭(左)最怕的只有上人,也最信服上人!上人教導要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切都聽上人的。[攝影者:陳麗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