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0月17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美洲 美國 美國總會 聖馬刁小鎮的漁夫悲歌

聖馬刁小鎮的漁夫悲歌

E-mail 列印
出海捕魚的漁夫踏著月色揚帆而去,唯有三三兩兩的漁船停泊在聖馬刁海灘(San Mateo Beach),為沒落的漁村小鎮增添了幾分寂寞的顏色。不遠處揚起一片慈濟旗海,這是2019年7月15日,慈濟在厄瓜 多聖馬刁小鎮舉辦的第一場義診。

聞風而來的大人小孩牛步走向臨時搭起的帳篷區,義診的入口阻斷湧入的人潮,鐵欄內已坐滿前一晚八點,就來排隊佔位置的鄉親;鐵欄外的隊伍有焦急的眼睛及疲憊的身影,深怕錯過了義診。他們聽說中國人的針灸可以治療疼痛,長年過勞、辛苦工作的鄉親想牢牢把握這次機會。

◎靠天吃飯 恆久不變的菜

聖馬刁小鎮人口約五千五百人,居民大多從事捕魚行業,收入微薄,所幸靠海可以打漁果腹,勉強維持生計。聖馬刁只有一家醫院、一家藥局,公家醫院只能看小病,但求醫者眾,常常掛不上號;感冒了就自己花三至四美元(約合新臺幣九十三元至一百二十四元)買成藥吃,遇有大病就得搭巴士去外地大城市求醫,每次看病收費二十美元。複雜一點的病情又要送到更遠的大城市,等候轉診的時間最快也要二至三個月,「求醫」對聖馬刁而言可謂另一場災難!

曾於2016年參加慈濟「以工代賑」的實習護士布蘭妮絲(Berenice Delgado),對志工說:「聖馬刁最需要的是專科醫師,尤其是眼科,必須到外地去找眼科醫師,或者花大錢請醫師到府看診,配一副眼鏡得花約一百美元,居民根本負擔不起。」

護佐伊莉娜(Elena Velez)表示,「漁夫是辛苦的工作,起早摸黑,風吹日曬,海水很冷,漁獲很重,海上作業時間超長,每磅漁獲只能賣二美元。」她的丈夫是跑遠航的漁夫,出海四十天才會回來,所以她最能夠深刻體會漁夫的海上悲歌。

今年六十九歲的漁夫東明多(Domingo Quagga),打漁五十年,直到病痛纏身才卸下「漁夫」的頭銜。在其捕魚生涯之中,一個人支撐四口之家,每日漁獲平均五美元,有時一無所獲,過著靠天吃飯的日子,他說:「微薄的收入買米,海裡的魚就是他家恆久不變的菜。」

「我還能怎樣呢?我又沒有錢看醫生!」東明多無奈地來看中醫,因為長時間把手泡在冰冷的水裡,肩膀扛著沉重的漁具或漁獲,他從頭到腳都在痛,寄望針灸可以一「針」見效,從此改善他的生活品質。

◎漁夫悲歌 生命的功課

羅利諾(Roulino Villocreces)四年前自海上退休,七十九歲的他常常帶著一身病痛眺望海洋。「我喜歡海,海裡的魚養活了一家人!」他不是本地人,因為長期失業而搬到聖馬刁,受雇擔任漁夫為船東出海捕魚,每天早上五點工作到下午六點,十一個小時只能賺五美元,而且船東不供應午餐。長時間不正常進食讓他落下胃病的病根,後來又有糖尿病,不得不告別漁夫這個行業。

十二歲開始捕魚,五十八歲的路易斯(Luis Bello)是船東兼漁夫,有背痛、膝蓋痛及手麻,由韓丹中醫師為他針灸治療。一出海是清晨四時,放餌下漁網,用整整七十二個小時時間「守網待魚」,事先還花五十美元買三天食物,每次出海二至三天,每日漁獲收入自四十至七十美元不等,有時豐收,有時撈起一片空網,讓人欲哭無淚⋯⋯他說:「要看老天爺心情啦!」

路易斯的父親是漁夫,他的兩個兒子也子承父業,捕魚儼然是聖馬刁小鎮鄉親的宿命,苦命的漁夫只能接受!路易斯面無表情地說:「這就是命,我只能接受。」

三十九歲的卡洛斯(Carlos Boilan)自十四歲就開始補魚,他說:「太苦了,我絕不讓自己的兒子做漁夫。」兒子現年十六歲,他要兒子上學受教育,不要再輪迴在漁夫這個行業中。卡洛斯正值壯年卻全身痠痛,他推測是自己長期搬運冰塊及漁獲之故。

「現在的魚愈游愈遠,出海也愈來愈遠,需要四天時間才能回航,最怕的就是海上遇到災難。」卡洛斯的哥哥也是漁夫,有次出海捕到大魚,卻因為體積過大而與魚網陷入糾纏,與大魚搏鬥過程中,被魚咬下一根手指頭,卻因船上沒有急救箱,只能用膠帶將手指綁在手掌上,立刻回航,但一切還是太遲了,因為聖馬刁沒有專科醫師,沒有外科醫師可以進行手術縫合,哥哥就此失去了一根手指。路易斯仰天長嘆:「這就是我們的人生,漁夫生命中的功課!」

厄瓜多的法定最低工資是三百八十六美元,人們的平均日薪卻只有十二美元,可見生活在水平之下的人口不在少數,聖馬刁漁村就是其中之一。

對於那些甘於為每日五美元賣命的漁夫來說,米甕見底的時候,就到海邊隨便抓點魚,拿到漁市換現金就可採買了,他們的命運雖不濟,老天爺也算待他們不薄,所以他們依舊唱著歌,歌頌著這一片蔚藍的海天。

(註:一美元換算約合新臺幣三十一元)

圖左 :天光雲影襯托下,三三兩兩的漁船停泊在聖馬刁海灘,為沒落的漁村小鎮增添了幾分寂寞的顏色。[攝影者:鄭茹菁]
圖右 :由於缺乏醫療資源,慈濟義診現場,湧入大批看診民眾。[攝影者:鄭茹菁]

圖左 :日復一日的辛苦工作,只能換取每天約五美元(約新臺幣一百五十五元)的收入,聖馬刁漁村的漁夫非常無奈。[攝影者:鄭茹菁]
圖右 :慈濟義診現場,中醫師針灸為民眾解除病痛。[攝影者:鄭茹菁]
圖左 :天光雲影襯托下,三三兩兩的漁船停泊在聖馬刁海灘,為沒落的漁村小鎮增添了幾分寂寞的顏色。。[攝影者:鄭茹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