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0月17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美洲 美國 美國總會 北方尋幸福 逃亡路有愛相伴

北方尋幸福 逃亡路有愛相伴

E-mail 列印
載著中南美洲移民的大篷車隊,自2018年9月起,不斷試圖從墨西哥邊界進入美國尋求生機,卻被阻擋在外,滯留在美墨交界的墨西哥第四大城提娃那(Tijuana)進退兩難。

慈善組織明愛會在當地設立庇護所, 收容數百人,許多慈善組織不定時前來關懷,美國慈濟人自同年9月前往勘察後,經常前往當地舉辦發放,同時給予心靈慰藉。一年多來,移民進進出出,想要申請移民美國、尋求庇護,遞交申請後便停留在提娃那等待,有些人一等便是好幾個月。

◎一個帳篷 就是一個家

時序進入歲末年終,美國總會慈濟志工於2018年12月29日,再度造訪明愛庇護所及小海地兩處庇護所,為民眾及兒童帶來文具、環保毛毯、福慧床、食物,及臺灣慈濟寄來的靜思穀糧,幫他們補充營養,也透過互動,緩解他們等候安排時的不安情緒。

走進小海地庇護所,左側斜坡化身為曬衣場,欄杆充當曬衣架,右側則見豬隻圍繞著焚燒的垃圾,豬、鷄、羊、汽車破輪胎共處於天地之間,廚房、洗衣房和廁所都位於此區。教堂的後面是各方捐贈的帳篷和床墊,一個帳篷,就是一個家。

庇護所的神父說:「這些移民來自宏都拉斯、瓜地馬拉、哥倫比亞、古巴、薩爾瓦多等國家,停留時間視申請庇護的程序長短不一。跟其他庇護所不一樣,這裡可以讓全家人住在一起。有時人數多達九百人之多,目前約有兩百五十人停留在此。」

由於流動率高,慈濟人每次前往時,遇到的人們都不相同,但志工還是努力造冊,登記探訪每戶家庭大人小孩的人數,根據人數發放物資。由於環境衛生欠佳,如何帶動環境衛生及建立自我保護衛生觀念,是慈濟人探訪時努力的方向,每每不忘發放清潔用品包,希望他們在遷移的過程中,好好照顧自己。

慈濟與自由明愛會難民負責人萊蒂西亞(Leticia Herrera),一起討論庇護所的需求。萊蒂西亞表示,當焚風吹起時,庇護所的人們很難不受凍,很希望慈濟能為庇護所加蓋屋頂。

為了讓停留在此的學童不致中斷學業,墨西哥提娃那瑪瑞塔慈濟小學(Escuela Primaria Tijuana Tzu-Chi)校長葛羅西拉(Graciela Sanchez)說:「我們將讓學校的老師來這裡為孩子做課業輔導,感恩能與慈濟志工一起為失去教育機會的孩子們,重拾機會。」

這回在兩處庇護所發放的物資,包括:十箱五穀餅、五十條毛毯、五十個背包文具用品、學童靜思文物、三十套環境衛生用品,以及十張慈濟自行研發的活動式福慧床。

◎逃離恐懼 緊抓著希望

2019年9月7日,美國慈濟人再度前往提娃那,為兩處庇護所的民眾送去三百多份食物和生活必需品,也傾聽他們的苦楚。

跨國抵達提娃那的第一站,志工先到超市採買,載著滿車食物和生活用品抵達庇護所。正在卸貨時,一名教會志工一眼認出慈濟,激動地說:「慈濟基金會嗎?你們曾幫助我從大學畢業。當時沒有人對我伸出援手,是慈濟提供我獎助學金,我才能順利從大學畢業。」 曾受到美國聖地牙哥慈濟志工的關懷,如今他長期在美墨邊境對無助困頓之人,也伸出援助之手。

進入教堂後方帳篷區,雖然各方慈善組織把他們照顧得還不錯,但一張張無奈的表情,訴說著不安。彷彿訴說著,為什麼要長途跋涉,在此做無止盡的等待?

來自宏都拉斯的小蘭(化名)兩個星期前來到這裡,她說:「我爸爸被幫派殺害後,全家性命都很危險,我們才會逃到墨西哥。」小蘭說她還有三個孩子沒帶在身邊,心裡很惦記著……

「我去聖地牙哥與法官面談過一次,我告訴法官,我在宏都拉斯很不安全,法官要我等待,約好24日再去。」面談過後,抱著一絲希望等待著。小蘭唯一帶出來的的大女兒沙拉(化名)說:「我們經過很長的旅途才到達這裡,現在卻沒辦法去上學,我覺得非常地沮喪……」

珊娜(化名)來自瓜地馬拉。因為先生的情緒不穩定,導致暴力相向,她帶著三歲、六歲和八歲的三名子女,倉惶地逃出來,沒想到……事情並不順利。

「我們跟著人蛇集團走,以為只要越過邊界就自由了,沒想到被邊界警察抓了,他說我沒有合法證件不能過來。」 移民官告訴珊娜,可以把學齡中的八歲兒子和六歲女兒先送回瓜地馬拉讀書。「但我不想,因為回去又會受到先生的暴力對待,只有留在這裡等待機會,目前已經等了三個月。」

在等待中,教會和慈善團體會帶活動,讓日子不那麼難熬;這天也有其他團體志工,來帶孩子玩遊戲;另一個基金會則在旁邊的空地,用巴士當教室,分成兩班教育學齡的孩子們。

來自墨西哥其他城市的瑪麗(化名),帶著十六歲和八歲的孩子,花了一個月時間才到這裡。她說:「我還沒有申請許可證,要先拿一個號碼,然後在這裡等。我們在這裡很好,沒有困難。我是因為要躲避那些壞人的追趕,才來這裡,如果不是這麼危險,我就不會來。」

漫漫長路,前途未卜,在漫長的等待中,與慈濟人訴說心事與無奈,為美墨邊境移民帶來一絲絲溫暖。

圖左 :在墨西哥提娃那的難民收容所,一個帳篷,就是一個家。[攝影者:黃友彬]
圖右 :慈濟志工在避難所發放毛毯、文具用品、靜思文物、衛生用品等物資。[攝影者:蘇慧情]

圖左 :墨西哥提娃那(Tijuana)瑪瑞塔慈濟小學(Escuela Primaria Tijuana Tzu-Chi)校長葛羅西拉(Graciela Sanchez)說:「我們將讓學校的老師來這裡為孩子做課業輔導,感恩能與慈濟志工一起為失去教育機會的孩子們重拾機會。」[攝影者:黃友彬]
圖右 :美國總會慈濟志工造訪明愛庇護所及小海地兩處庇護所,為民眾及兒童帶來文具、書籍。[攝影者:曾慈慧]

圖左 :在明愛避難所發放物資時,小朋友因多日無法上學一看到慈濟人帶來的靜思語便愛不釋手,非常專注地閱讀。[攝影者:黃友彬]
圖右 :歲末寒冬送暖,志工走進小海地庇護所,可見豬隻圍繞著焚燒的垃圾,豬、鷄、羊、汽車破輪胎共處於天地之間。[攝影者:黃友彬]

圖左 :2019年9月7日,美國慈濟人再度前往提娃那,為兩處庇護所的民眾送去三百多份食物和生活必需品。[攝影者:蘇慧情]
圖右 :漫漫長路,前途未卜,在漫長的等待中,與慈濟人訴說心事與無奈,為美墨邊境移民帶來一絲絲溫暖。[攝影者:蘇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