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8月06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做就對了

E-mail 列印
我家世代以賣豬肉維生,我有三個弟弟。成長中,我們四兄弟從未涉足市場,媽媽怕我們薰染喝酒、賭博惡習。及至成年,我從事珊瑚加工,兄弟一起努力。婚後育有一兒一女,太太從事美容業。珊瑚加工場生意漸漸走下坡,壓 力之大,焦慮症找上門,得靠安眠藥才能入睡。那時我怕坐車、坐船,坐車怕穿越隧道,隧道會崩塌,坐船怕溺斃,還記得還是慈濟會員時,搭慈濟列車到花蓮參訪,有很多人陪伴才圓滿這趟行程。也從這兒驚醒壯年的我,怎能如此,下決心克服「恐懼」這惡魔。這時,我結束工廠轉行,開工程行。

我從環保法門走入慈濟這大家庭。那時,沈碧花師姊常來我家洗頭,她知道我有車,便說:「周先生,你的貨車可以借我載回收物嗎?」每次她開口,我毫不考慮的送上鑰匙,幾次後,我發現車子未開動。一次沈師姊又來借車,我就說:「你不要借車,需要車告訴我,我來載啦!」就這樣載回收物,做回收。

二十年前做回收,常被人以異樣眼光看待,日子一久,那「不好意思」的感覺就沒有了。沈師姊屢邀我培訓,做工程的我應酬喝酒是常有的事,想到便不敢應允,但她不厭其煩,一次又一次的邀約,她的盛情感動我,就點頭了。1999年我受證了。

「兩撇」師兄,剛進慈濟時,大家都這樣叫我,那時,我留著兩撇鬍子,穿著新潮,腳穿的是布鞋,有幾分江湖味,自己有工程車、鏟土機,做工程的,給人的感覺更像江湖中人,大家跟我說話都很客氣。

◎馳援災區 義不容辭

921大地震那晚,停電了,只知道地震不知道外面的情況,電話鈴聲響不停–「大地震,南投那裏許多房子倒了,路裂開……」電話那頭朋友急促說著。「你喝醉了,趕快去睡,別胡說。」掛了電話便睡覺去。天亮起床,恢復供電,打開電視,螢幕上盡是災區的畫面,心頭一震,唉!這才知道中部受災嚴重。電話鈴又響了,「周添壽師兄嗎?」
「我是。」
「你有車子,我妹妹在桃園開的羽絨工廠,她要捐睡袋,你能載去災區嗎?」
「好!好!沒問題。」我立即回應高美麗師姊,隔天便到桃園載了一整車的睡袋到台中分會。那是我第一次進入災區。

德興棒球場興建組合屋時,李福藏師兄就告訴我,要我開工程車、鏟土機去工地施作。一聽到這訊息,二話不說,開著工程車,載著鏟土機直奔德興棒球場。有了鏟土機,水泥的運送既省時又省工,給了大家許多的方便。

蓋組合屋能讓災民有棲身之所,看著災民渴望有個住所的眼神,讓志工們不敢停下腳步,只要材料充足,大夥卯足全力做,我的鏟土機也不敢停,ㄎㄥ ㄌㄨㄥ ㄎㄥ ㄌㄨㄥ行駛在顛簸的路面上,送來一鏟鏟施作需要的材料。沒有聽到那ㄎㄥ ㄌㄨㄥ ㄎㄥ ㄌㄨㄥ的聲音,不是休息時間,就是它太操了,生病得請機器醫生修理時。這段時間,我跟車子跟著中隊走,哪裡有需要,我們就到哪裡去。

◎心寬念純 做就對了

二年後,希望工程,基隆認領國姓國中的景觀工程,我放下工作,到那裏做了五個月。為了生計,維修機器的費用、加油費,成了給職的工作人員。基隆的志工來了一批,走了一批,來來去去,大夥閒聊談及給薪的事,一字一句如針插在心窩,多少委屈在心中翻騰。心想:大家說的也對,事實如此,但長住在這兒,不工作就無法生活呀!不領薪,家人如何生活,況且拿到薪資是要生活、修車、加油,不是平時工作的行情呀!想到這兒,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只要努力的做就對了,閒言閒語不住心頭。

剛來乍到 ,氣候很難適應,白天工作,穿短袖衣褲依然揮汗如雨,入夜好冷,睡在沒門沒窗的教室內,鋪睡袋,身上蓋了二個睡袋,還是冷,好想回去,但想起工作,這念頭打消了,更難熬的是身體的不適,不知是水土不服還是感冒,一到下午,就發燒,頭昏沉沉的,為了工作,為了趕進度,想著:時間一耽誤,孩子上學的日子就延後,每每想到這裡,便咬著牙撐下去,一下工,趕緊看醫生,拿藥、打針,診所的醫生知道我是志工,打點滴沒收費,這般禮遇,心裡有許多感觸,你所做的,都在人人的眼底、心底,不是嗎?這個動力讓我撐過了七天的考驗期,為了解決冷的問題,半個月後,我回基隆載棉被,準備長住。

◎有願就有力 齊心克萬難

工地裡,鏟土機穿梭著,挖斗除了載沙、磚頭、石塊,也搬運樹木,舊建築擊碎散落的石塊、水泥塊,能用的放一邊,不能用的,就堆在工程車上,載到廢石集中處倒,靠溪的傾倒處,是大斜坡,一車的廢棄物當駕駛座後的車身升高,重量全在臨斜坡的車身後端,稍一不慎,人車就會滑下坡底,每次執行任務,都是小心再小心,全身細胞不知死多少。

建擋土牆石,挖斗除了裝石塊,也載志工,比人高的地方,施作不易,用挖斗當升降機,把人、材料送上去,減低工程上的困難。長住在那兒的志工,大家培養出一分默契,合作無間,互相支援。工時從沒有人認真去算,六點半開工,七八點收工是經常有的事。尤其是假日前就更忙了,為了讓這些從基隆來的志工,每個人都能賺到付出的喜悅,我們便開始趕進度,鏟土機把所需的材料分送到每一個點,那鮮黃的點,在工地移動著,ㄎㄥ ㄌㄨㄥ的聲音,從早到晚都響著。

釘模板的工作最辛苦了,釘了板模灌漿,漿凝固是需要時間,為了有板模可用,釘板模的師傅常是晚上釘模,釘了板模灌好漿,水泥、板模的師傅都在那待命,搶救萬一的狀況發生,這晚上多做二小時,就能縮短一天的工程,為此再累,大家依舊做下去,讓孩子們開開心心上課的願力,給大家無比的力量。

◎悟無常 勤植福

在這兒工作,穿著慈濟的志工服購物,當地的居民都給予最實惠的價錢,深怕商家賺不到錢,不敢接受,他們總是一再的向我們道謝,說是應該的,居民的熱情令人動容。每回大家累了,到北港溪旁的溫泉屋去泡泡湯,消除疲勞,店家總是熱情招呼,更是只收清潔費,他們的誠懇,他們的態度,讓大家更賣力工作回饋,我們與居民建立起一分特殊的情誼。

「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以前常聽到這句話,沒甚麼感覺,921的那陣搖晃後,大地被晃動,我的心也被晃動,這才驚覺「無常」是什麼,知道把握當下的重要。

「鈴-鈴-」拿起話筒,「師兄,您能開車來載我們嗎?有個個案……」
「好!約在哪裡,我馬上出發。」

「兩撇」師兄的綽號成了名詞,我早把嘴上那兩撇鬍鬚清理的一乾二淨,穿著整齊的制服,謙卑地跟著大家一起耕耘慈濟這塊大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