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8月15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基隆 安身安心 給災民一個家

安身安心 給災民一個家

E-mail 列印
十八歲的時候,因為八二三海戰招募士兵,我進入當時的海軍輪機學校,六年合約服務期滿,轉跑商船在船上負責機械修理。結婚後開計程車時已四十幾歲,轉業到公車處上班,十八年後退休,於1996年進慈濟。

921 大地震發生的晚上,剛好我上大夜班,下班回到家正在吃點心,突然地震搖得很厲害,第一次搖我沒有感覺,第二次搖才覺得快要完蛋,預感台灣將會出大事。

地震發生後,上人號召蓋組合屋的種子隊,我就去東湖參加為期二天的訓練,看著設計圖及所需材料,由專人指導學習蓋組合屋,以便準備隨時投入災區,並計畫用一年二十一天的特休在災區蓋組合屋。同時間基隆區發動街頭募款,我和我家師姊在七堵郵局捧著募款箱,民眾的向心力很好,捐款很踴躍,沒有多久箱子就滿了,讓我感動到台灣人的愛心。

◎自焊材料 獻專業良能

我專長是做工程,在接受種子集訓後,就預先設計組合屋需要的套筒。先算需要的尺寸,尤其做管子的螺絲很長,太短不行,焊接要用十九號,最後再算好數量後,拿到基隆公車處的工廠,請工人幫忙電焊。包括螺絲等各種尺寸的相關工具,在行前都預先準備妥當,以供現場施工需要。

第一時間走入災區蓋組合屋是到台中的中興體育場,沿路馬路高低不平鼓上來,車子都沒辦法走,只能讓做工程的車輛通行,而我則開著一台四輪驅動的車子下去,偶爾河面還會看到浮屍。在一次經過東勢的時候,屍臭味道還好濃,真的不好聞,當時的心情很複雜,覺得災區真的很可憐。

到了中興新村,楊惟梃是帶隊的,由他決定從哪邊開始蓋。何木興先做基礎,基礎做好,我們固定工頭先爬上去,將大的螺絲先鎖好,房殼由劉文忠師兄做,其餘的師兄師姊則幫忙拿三角樑,上樑、固定柱子、螺絲鎖緊,再蓋兩邊的圓仔,按步就班。蓋好的時候,看哪邊不對,再來做修正。

投入災區,大家都有很強的向心力,工作都搶著做。因為人多力量大,施作起來並沒有什麼困難,只是安全最重要,最怕就是傷人。因為我們種子隊要顧慮到大家的安全,不要說蓋的時候,跌倒害人受傷,那就得不償失。師父也會傷心,弟子怎麼那麼笨。

因為救災初期工作規畫並未妥善,加上各區慈誠隊員湧入,組合屋需要的東西無法齊全,基隆區一天就蓋好二間,還聯合汐止師兄合力蓋組合屋,晚上則睡在自己蓋好的組合屋裡,隔天因為材料沒有辦法到位,沒有工作可做,於是就跟著領隊楊惟梃回家。

◎災區補位 感受溫暖

在中興新村蓋組合屋雖然只有二天,但卻感受到災民濃濃的人情味。當地住宅區房子沒有倒的住戶都會招呼「師兄!師兄!如果你們沒有地方洗澡,可以來我們這邊洗澡」,災民對我們很不錯,好感人的喔!後來我們又在中寮蓋了一間,接著又到台中縣和平鄉雙崎派出所,蓋一間在懸崖邊的員警簡易宿舍。

原本預定蓋三天,結果兩天就蓋好了。回來經過山下,有人在賣硬柿,我們就買了一些,希望讓災民震後的生活能不要那麼地辛苦。

國姓國中我是去做小工,還有做擋土牆,買菜、推土。我不是專業的,人家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一個月有四天的假,都排假過去災區。每次配合去買菜,災區的災民很欣賞我們無所求的付出,他們都說不用錢,趕快拿去用,那些賣菜的老闆對我們都很好,很感動我們臺灣有這樣子的善和愛。

除此之外,我最感動的是常駐在學校付出的專業人士,如王德惠是負責財務,李福藏是負責工程,何木興是做土水的。我比較沒有很深入,今天做一天,明天再做一天,晚上就回來了,頂多是兩天而已。

◎震後捐榮董 付出無所求

上人說:「做就對了!」921後我觀念改變很多,我捐榮董就跟921有關係。那時候我家師姊說要幫我捐榮董,剛好碰上921大地震,地震第二天,我去彰化銀行領錢,櫃台小姐說:「你一百萬要捐出去,不會後悔嗎? 」,我說:「不會!」。怎麼會後悔?我的感覺是你捐多少,無形中那一百萬都會跑回來,真的,後來我的工作增加,除了無形的心靈財富,有形的財富也都回來了。

我家師姊在1996年走入慈濟,有一次去花蓮尋根,由高麗紅師姊帶隊搭慈濟列車,高師姊帶動引導的方式很不錯。尤其是師父說話的語氣,打動我的心,而且師父的處事待人較隨和,沒有分別心,讓我覺得這個團體很有向心力。於是同年就開始培訓慈誠,接著就培訓委員,後於2011年幫我太太圓滿榮董,沒想到榮董證掛了七個月,她就往生了。

我三個小孩子因為我們做慈濟的關係,從小耳濡目染,三個都是慈青,都是大學畢業,且沒有給他們助學貸款。我跟我們小孩子講,你要讀書留學的錢,我都付給你,但要我留財產給你,沒有!我能夠給你的就是學問。而我們無形中的捐錢,影響我們三個小孩,他們都很乖巧聽話,沒有不良嗜好,其實這就是最好的回報。

◎協力工廠 從無到有

自從太太往生後一個月,我就回去花蓮精舍,一個月大約十五天到二十天常駐在花蓮。在花蓮我在協力工場負責生活組工作,協力工廠從無到有,我是創建的元老。每天的工作就是負責送飯給包工程的人員吃,回報廚房幾份便當。還有負責送點心,點心都是師父做。每次師父都說,師兄你很厲害喔!點心每次都沒有剩喔。頂多剩下一碗,這一碗就自己吃,不要回去讓師父煩惱。

在精舍,師父們晨起作早課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種菜的師父們沒日沒夜的種菜,自力更生,吃得又很簡單。所以有時候我回基隆,會買燒餅回去給師父吃。在花蓮八、九年的時間,每位常住師父都對我很好,大家講話都打成一片。後來基隆靜思堂開始啟用,宿師父問說,園區好了,怎麼不回去?於是我回到基隆靜思堂,目前負責管理工具間。

2013年因為海燕颱風,重創菲律賓,我也投入獨魯萬蓋十六間簡易教室,十六天的時間,我們和台中慈誠隊蓋了九間。落成後,我們排隊整合,接受孩子們的感恩,大家彼此擁抱。老師和學生都獻唱慈濟歌曲和獻上感恩卡,雖然卡片上寫的英文看不懂,但應該是「感謝慈濟 我愛慈濟」,非常感恩我們去蓋簡易教室,不然他們沒有辦法讀書 。

九二一至今,師父的話就是我的動力,未來我仍希望回到花蓮精舍付出,回歸平淡且溫馨的生活。
圖左 :柯榮山(左四)在國姓國中和志工們開工務會議。(李福藏、林秀華提供)[攝影者:廖春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