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0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基隆 力量來自使命 盡全力拔人苦

力量來自使命 盡全力拔人苦

E-mail 列印
「師兄,還有帳篷嗎?」一位婦人走近問著。

「這車來的發完了。」

「怎麼辦,我沒有帳篷,家裡的幼兒又要頂天睡了,夜裡好冷喔!」婦人領不到帳篷,紅了眼眶,她哭了,我也跟著掉淚,急忙拿出毛毯說:「毛毯可 以禦寒,多拿幾件,裹在身上可以抵住寒氣。」災後的第三天,來到災區的周金元,看著災民受苦不知掉了幾次淚。

◎因好奇進慈濟 見人苦勤付出

周金元1940年出生,有一個姐姐,二個哥哥,父親由石碇遷至八堵,做小販營生,賣冰、炸物。年輕時曾做過水泥工、雜貨店店員,當兵後,學會開車。退役後,在職訓班學習二個月,考上駕照,從此以開車為業。從小貨車載貨,換大貨車跑碼頭,到以起重車做工程,當起老闆。車子半路拋錨,試著維修,從摸索中對機械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在不斷地鑽研下,埋下不可思議的義診因緣。

1976年結婚,育有一男二女,同修師姊1980年就是慈濟會員。1990年時,中山一路有個環保點,常缺開貨車的司機,志工沈碧花常來請我幫忙開車。那時,我只是開車,心想:我是老闆,怎能撿這些垃圾呢!這期間同業的朋友跟伙計打聽,是否車行營運出問題,不然老闆怎麼在撿垃圾呢?聽到這些話,心理很不是滋味,想拒絕沈師姊的邀約,回頭想想載回收物這段期間,在做回收的這些師兄師姊,做得好開心,他們沒有賺錢耶!我做賺錢的事都會生閒氣,他們怎麼不會呢?這股好奇心讓我加入他們,一加入跟著做,大夥一起做,不分你我,汗水淋漓,好不快樂,這份喜悅,讓我走入慈濟這大家庭。

人醫會成立第二年,我加入人醫會,當時要義診,一輛車光是載滿牙科醫療器材就佔三分之二的空間,要搭飛機、乘船到偏遠離島的地區更是不便,於是興起改良動機。不斷請教牙醫師的專業意見,進行研發,研發出「007手提式牙醫診療儀器」,方便牙醫師為偏鄉的病人解除病苦。

1999年9月21日早上,打開電視:「九月二十一日上午一時四十七分十五點九秒,發生於臺灣中部山區的逆斷層型地震,全臺均感受嚴重搖晃,持續一百零二秒,是二戰後傷亡損失最嚴重的大自然災害……」螢幕上記者報導著。每字每句都如石頭重重的擊中我的心,眼睛盯著螢幕,關注災區的情形。

◎你傷我痛 用愛療傷

「能前往災區救災的志工,請到臺中分會報到。」得到訊息,我立刻整裝到臺中報到,那是災後的第三天。前往埔里聯絡處發放是分配到的工作。坐上車前往埔里,路旁的房子有直入土裡的,有橫躺歪斜的,住宅成了廢墟,廢墟有蓋著白布的往生者,親人的哀號聲、呼喚聲,聲聲入耳,聲聲穿入心中,掩不住的酸楚,一行行的熱淚湧出。

車子行進中,觸目所及沒有完整的房屋,有的是一頂頂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帳篷。路面時而壟起,時而陷下,原本的路線行不通,左彎右拐,循著沒被震壞的路面,繞路才能到達目的地,若非在地人,熟門熟路,想到達目的地,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來到聯絡處,聯絡處的廣場搭著帳篷。

「周金元師兄,你來收貨好嗎?」志工說著。

「好、好、好。」一輛輛的卡車載著不同的物資進來,點收物資,怕水的送進帳篷內,不怕水的就放在路旁,來自四方的愛心,一批一批湧入,不分日夜。ㄎㄨㄤㄌㄨㄥ!ㄎㄨㄤㄌㄨㄥ!車子進入廣場,災民變圍了上來,帳篷是搶手貨,來了一批又一批,就是不夠用。

「師兄,還有帳篷嗎?」一位婦人走近問著。

「這車來的發完了。」

「怎麼辦,我沒有帳篷,家裡的幼兒又要頂天睡了,夜裡好冷喔!」婦人領不到帳篷,紅了眼眶,她哭了,我也跟著掉淚,急忙拿出毛毯說:「毛毯可以禦寒,多拿幾件,裹在身上可以抵住寒氣,下次車來,你再來看看,看看有沒有帳篷。」一旁的師姊們,上前安慰婦人,抱著她,拍拍背。

看著婦人離去背影,再看看四周,淚水再次潰堤。如何幫助災民呢?只有盡全力把物資分類好,讓大家能儘快拿到所需要的。車子進站,不分晝夜卸貨、歸類,累了找張椅子打盹,靠在堆的如山高的物資上小眠一下,三天後換班了,回到基隆。幾天後,跟著人醫會前進災區中寮鄉。

◎一技在身 貢獻良能

「周師兄,這機器接線怪怪的,你來看看。」「好,我檢查一下。」平常跟著人醫會義診,場布、機器的維修等我都做,一面做,一面學,越做越順手。一輩子與車為伍,開卡車,車子壞了,看著修車師傅修車,好奇的問原理,試著修車,累積實務經驗,對於機械、儀器的修理有些認識,把經驗運用在醫療儀器的維修上,讓棘手的問題,迎刃而解,這般的成就感,讓我更熱衷研究機器,修理醫療儀器更上手,跟著義診團隊到處去。

跟著人醫會來到中寮鄉,眼前看到的是,挖土機ㄎㄥ ㄌㄥㄎㄥ ㄌㄥ作響,先挖開瓦礫尋找失落的屍塊,再將瓦礫堆平,方便居民搭帳篷。烈日下濃濃的屍臭味混合在空氣中,即便戴上口罩,味道依然從棉布隙縫穿入鼻腔。

紮營的地方是學校的活動中心,突起的操場跑道似小山丘,教室全倒,已無法辨識這原來是學校。活動中心成了小型的醫院,內科、外科、牙科……俱全,快速熟練布置場地,機器、藥物一應俱全,人醫會為慢性病患提供充足藥物,災民安心了,生病受傷的人也能立刻就診,減輕傷者疼痛的時間。五天後,當地的醫院一家家開始看診,人醫會才拔營撤退。

◎毅力之鑰 破除難題

「德興棒球場開始興建組合屋」這訊息一發布,志工從四面八方集結到德興棒球場。基隆兩輛遊覽車載著志工到當地,在黎逢時大隊長的指揮下,大家都到屬於自己的工地依圖施作。

剛開始,一天蓋不出一間房子,材料不熟悉,拿著鐵條依序組合,鐵條不是太長,就是太短,明明看起來就差不多,一比就是差那麼一點,來來回回搬運鐵條,時間就在搬運中消失,在摸索中,漸漸熟悉建材施作,速度日日有進步,當新社組合屋要興建時,基隆認養這個工地。

我和志工李福藏來到新社,這兒空蕩蕩正在整地,詢問下才知道要五天後才能開始工作。這兒沒水、沒電,甚麼都沒有,只有李師兄隨身攜帶的一頂小帳篷、一個水壺、一個小傢伙瓦斯爐,怎麼辦呢?想先行離開,又擔心組合屋的材料進來沒人簽收,無計可施下,只好搭小帳篷,以三尺木板鋪地為床,兩人擠在那兒,等材料,盯工人整地。貨車載著材料來,望見是認識司機,便問:「有吃的嗎?我們昨天中午到現在都沒進食。」司機給了我們一顆饅頭,我們一人一半,配著礦泉水吃,就這樣挨過一天。我和李師兄打趣說,我們是災民中的災民。以後的幾天,就靠買來的一個鍋子 ,一包米,幾瓶罐頭,解決食的問題。

五天後,地平了,材料足了,一通電話到基隆聯絡處,基隆的志工湧入新社,齊心蓋屋。有了經驗,將材料分門別類,鐵條由大到小排列方便取用,先搭架構,蓋屋頂,原本一天蓋不成一間房子,那時一口氣蓋三間,志工可以席地而眠,住的解決了,緊接著大寮、浴室也都有了,三至五天一梯次,志工往返基隆新社,食材供應充足,大夥全力扛起任務。看著災民們常出現在工地外,注視著蓋屋的進度,那期盼的眼神,大家都看見了,工作時更用心更賣力,拚早日完工,讓災民能有棲身之所,安定下來。

◎與天競賽 全力以赴

來來往往於災區,哪裡需要,我就到哪裡去。人們用建築縫合大地的傷口,希望工程中的國姓國中,一棟棟校舍以嶄新的面貌矗立原址,基隆認養景觀工程。我們來到工地,發現靠山的學校,山坡上鬆散的黃泥一撮一撮的落下,怕發生崩塌,擋土牆的工程放在第一要務。

校舍已完成,擋土牆的鋼筋水泥無法用吊車送達施工處,只能靠人工了。一條條重量不一致的鋼條,從樓下扛到二樓,再從二樓滑下,負責泥作的何木興領著志工接貨,綁鋼條、上木板、灌水泥都搶時間做,與天氣競賽。一條條八分的鋼條,二人扛,壓得肩紅腫起水泡,為了讓工作順暢,沒有人停下腳步,水泡破了,肩上墊上厚厚的布再扛,中部的氣候不同於基隆,早晚涼,中午熱,下雨更叫人頭疼。雨一來,黃泥黏稠,施作難度提升,為了不耽誤進度,早上六點半開工是常態,五點半看見穿著藍天藍褲的志工在工地穿梭也是常有的事。

一夜鐘敲十二響,腸子隱隱作痛,原以為是天候上的不適應,忍忍就過了,哪裡知道絞痛一陣一陣,心想:不妙喔!披上外套,躡手躡腳離開熟睡的志工,來到基督教醫院就診,X光片中,醫生判斷是腸粘黏得立即開刀。「開刀,我住基隆,在這開刀不方便,先幫我打針,我回基隆開刀可以嗎?」我央求醫生。醫生首肯,為我打針止痛,這時天剛破曉,電話鈴聲響起:「你在哪裡?」

「我在醫院,要開刀,我要回基隆開刀。」

「我請人載你回基隆,你在醫院等著。」

不久,車子來了,坐上車,疼痛讓人無法坐著,橫躺在車上,凹凸的路面,車身搖晃,加劇疼痛的指數,咬著牙忍著。離開災區,路平坦了,感覺痛的次數減少,能坐了。到了基隆,那痛感趨緩,不肯就醫的我,賴在家,沒想到痛漸漸的消失,沒事了,能說笑,對著著急的家人說:「一路搖呀搖,晃呀晃,腸子的結打開了。」說得家人又氣又笑的。

◎法入心 身力行

地震後,出入災區不計其數,短則三五天,長則以月計算,一百零二秒的震盪,山河變色,多少人經歷生離死別,怵目驚心的畫面,一輩子也忘不了。投入災區,不眠不休,那份力量來自使命,無畏的前進,也是使命所然,因為有愛,辛苦的汗水,化為甘霖,灑在災區的大地上,愛縫補大地的裂縫,志工的付出,一間間組合屋,一棟棟的校舍出現,災民的身安了、心定了。二十年後,螢幕上出現當年就讀中學的孩子分享,一句句的感恩從那高壯的中年人,成熟的婦女中說出,二十年前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深入921災區,看到的是災民的痛的苦,心裡很不忍,當下便下決心,有能力一定要盡所能讓人遠離痛楚。參與義診看見牙醫器材運送不便,進行牙醫診療儀器研發改良,從2001年開始的第一代經五次的改良,研發出一台多功能輕便攜帶的手提式牙醫診療儀器,因狀似電影007情報員的手提箱,取名叫「慈濟007」。看著「慈濟007」深入全球偏鄉地區為牙痛的人解除痛苦,心裡有莫大的歡喜,我繼續研發,現在正進行第七代研究,希望它很快能問世,讓醫生更方便為病人拔苦。

「做就對了」、「能做就是福」證嚴上人的這兩句話,此時感受特別深刻。

圖左 :國姓國中司令台工程施作,工作團隊整理板模。[攝影者:張泰元]
圖右 :確定工程施作完成,大家踩著暮色離開。[攝影者:張泰元]
圖左 :國姓國中擋土牆工程施作。[攝影者:張泰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