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3月2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基隆 用愛發電 人醫「博士」助療傷

用愛發電 人醫「博士」助療傷

E-mail 列印
九二一回想起來我也是受災戶,因為阮的故鄉是埔里,我的老菩薩還有姊妹都住在埔里。我們老家以前是土角厝,整個夷為平地,要說這心很酸,因為我住得那麼遠,要看也看不到,發生災難的時候心很急。

◎九二一受災 徒手救兩老

當時地震搖第一遍時沒有感覺,再搖第二遍整個都停電,才覺得事情很真嚴重,起床打開收音機,聽到埔里酒廠爆炸,埔里分局及埔里鎮公所崩塌,我當下感覺「糟了!」

因為電話都沒辦法通,我跟我家師姊說,我們趕快回埔里看我們兩位老菩薩。我開著車快速的往南走,去到草屯時路都中斷了,橋也斷了,車子都沒法通行。草屯到埔里的路是整個壠起來,本來是平地變成了一粒粒小山在那邊,車子都沒辦法通行。

於是我就把車子停在草屯一個比較安全的所在,交待我家師姊說,你走得比較慢,妳慢慢走,在半路上若看到有車,再拜託人家載妳。當時我連走帶跑,心裡一直擔心家中的兩位老菩薩。

從草屯到埔里約四十幾公里,我走了四個半小時。走到家裡看到我家兩位老菩薩,被土角壓著,幸好菩薩有加持,以前的土角厝有半閣樓,老菩薩住在樓上雖然被壓住出不來,但卻都沒受傷。

當下我徒手清除雜物瓦礫,把老菩薩帶出來清理乾淨,坐在椅子上休息。沒想到不久後又來了五點多級的餘震,第一次地震房屋倒了一半,這次餘震連沒倒的,也一併全倒了。

◎中寮駐點 水電一把罩

當時家的旁邊有一恩主公廟,不知哪一個團體在那有設鼎灶開始香積,知道老菩薩的三餐沒問題,我家師姊就留在家陪伴,我就趕緊用手機聯絡台北人醫會,得知人醫會已經在準備要到中寮駐點。

因為當時電力中斷,於是我趕緊走到草屯,再開車回基隆載了三台的發電機去定點中寮國小,定點放一台,另外兩台隨時支援備用。

我在中寮大約七、八天,有時還往診到更偏鄉的地方,當時有兩個牙科醫師及護理師到爽文國小駐點,大概一、二天,而我們的總點是設在中寮。大約經過十天,醫療方面也差不多就緒了,開始由訪視團隊接手「安心安家」的關懷。

◎關懷鄉土 山區發睡袋

回到基隆後聽到台中山區還有一些地方沒人關懷,基於一份惻隱之心,我又從台北載了一車睡袋,從集集進去到日月潭,再繞出來到魚池,進入東光山區。我家曾有一片茶園在附近,二十歲以前都是種田,對山上的情況比較熟悉,心想那個地方應該有需要幫忙。當時我開著車過溪,看到有一家五個人,土角厝倒得平平的,用帆布樹幹斜斜的掛著,全家人就窩在裡面。

還好山上大家有田,種一些青菜,用石頭架起來當灶,有鍋子可以煮,吃倒不成問題;至於穿的那個衣服啦!因為是山上的人,生命力靭性比較好;蓋的被子也是薄薄的,雖然九月份還不會很冷,但是看了也是很令人不捨。

我們用上人教我們的感恩心,東西送給人家還要多一份關懷。其實送去時他們也不知我們是誰,我們只告訴他們說,我們是花蓮慈濟的師父派來送您們睡袋的。就這樣我們給他們每人一件的睡袋,讓他們晚上多一些溫暖。車子載一車繞一圈,最後回到埔里回到我家,一車睡袋就沿路發完了。

◎人醫會「馬蓋仙」 不請之師

我從退伍之後,因為家中一甲多的茶園被賣掉,為學得一技之長,就開始念夜校學水電工程,輾轉經過幾年的外場歷練,最後在桃園頂一家店自己當老闆,後於1974年間回到基隆百福社區開店。因為李佳慧師姐的接引,回到花蓮精舍,看到證嚴上人就感覺像過去生的父母,尤其對其籌建醫院的悲心宏願而感動,因而進入慈濟。

而和人醫會的結緣,係人醫會成立第一次在萬華龍山寺對面辦理義診,當天下著雨,沒有燈光,由師姊拿著手電筒讓牙科醫師為病人診治。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就直接找人醫會的窗口,表示以後如果有這種活動,水電我來負責,做不請之師。當時很多活動有需求都是我主動參與,所以在北區人醫會有一個外號叫「馬蓋先」還有一個頭銜「博士」。

為何被稱為「博士」,是因為慈濟人醫會成立之初,當第二、三次來汐止花東新村跟原住民義診,裡面沒水沒電,我就要去想辦法解決水和電的問題;看到牙科醫師看診,師姊拿手電筒很不理想,活動結束後回家就開始思考,要怎樣可以呈現出牙科的診療燈,夾在桌子上不用讓師姊拿手電筒。我一直在研發,到後來呈現出來到第四代就定型下來,後來到第六代後傳承給周金元師兄負責,甚至牙醫診療台上的漱口「漏斗」也是我發明的,設備雖然精簡,但卻堪比牙科診所的設備。

還有比較特殊的就是醫藥箱,當初去新竹桃山,看到中醫科將中藥排在會議桌上,一排一排,要找藥方非常辛苦。當下靈光乍現,馬上想到中藥店一格格的抽屜標示藥名,當場用竹板畫了一個設計草圖,將抽屜立起來有一格一格的藥櫃。設計好後的行動藥櫃在現場擺起來,就像是一個藥劑室,很有水準。所以早期義診用的藥櫃也是我研發出來的。

從人醫會舉辦第二次義診開始至今,早期拉管線,中期研發器材,到現在每次義診負責音控,莊嚴道場,一切都緣於和人醫會的革命情感及一份使命感。

◎一無所有 堅持做慈濟

我是1988年授證,法號濟藝。因為當時受證男眾比較少,基隆慈誠我是第一位,委員是第四位。從1989年慈濟護專成立開幕盛大慶典,就擔任護專開幕活動的庶務組組長。後為了推動志業,參與的大小活動更不計其數,都是掛水電負責人,勇於承擔。因為上人曾說,我們有學這把功夫,只為了生活,就太無奈了,學這把功夫就要在人群中為人服務,學到的功夫才有價值。

九二一發生至今(2019)二十年,讓我更體悟到人生無常,佛家說生命活在當下,活在那裏?生命就活在呼吸之間。一直以來我的道心都非常堅定,就像2000年的一場淹大水,一瞬間破產,但仍然不退道心,甚至借錢做慈濟,求的就是一份歡喜心。

2000年象神颱風淹水,我所有的家當全部泡湯,經濟歸零。我家師姊說功德款是不是可以不要繳,我告訴她說什麼錢都可以省,做功德的錢不能省,借也要借來做。淹大水過後七、八天原預定到中國大陸安徽銅陵義診,雖然一無所有,團費也是用借的,但仍然沒有因此而放棄,因為做慈濟就是一份責任感,如果沒有去人醫會要如何運作?

還好人醫會要用的器材,在淹水前就已經都搬在車上,車子開到高處,所以沒有被淹到;而家裡僅存的衣服,只有一套慈誠制服還有一件大衣,想說天氣預報是十八度,這樣應該可以適應,結果去到那裏,降到零度,差一點凍死,還好當時比較年輕有體力,終於將任務完成。

◎幸遇名師 發願勇承擔

從做慈濟開始我就一直發願,一直承擔,淹水讓我從零開始。是上人的力量,上人的感召,讓我再重新站起來,而且還有一股衝勁,自己是上人的弟子,要承擔佛心師志,做上人想做的事。

九二一過後,二十年來除了在台灣持續推動志業,更將足跡走出國外,包括斯里蘭卡、中國大陸、印尼、菲律賓,哪裡需要我,我就到哪裡,不論環境多麼險峻,都一本初衷,克服困難,完成任務。

我有一個觀念就是「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今生難得遇到上人引導我們走這條菩薩道路,其實所做的都是累積自己來生的福德資糧,如果沒有做,慈濟是不會等你的,所以自己更要勇猛精進,跟著上人的腳步不停地向前走。

圖左 :1994年慈濟人醫會到中國義診基隆的黃金受承擔音控工程及醫務管線配置。(黃金受提供,陳民雄翻拍)[攝影者:陳民雄]
圖右 :2000年中國福鼎前岐義診,黃金受(右)承擔醫務管線配置。(黃金受提供,陳民雄翻拍)[攝影者:陳民雄]

圖左 :2002年黃金受(前)至中國全椒東王敬老院關懷。(黃金受提供,陳民雄翻拍)[攝影者:陳民雄]
圖右 :1991年黃金受(左一)遠赴中國大陸賑災(黃金受提供,陳民雄翻拍)[攝影者:陳民雄]
圖左 :1990年黃金受(右)參與雙溪義診。[攝影者:陳民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