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0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基隆 苦民所苦 地湧菩薩勇承擔

苦民所苦 地湧菩薩勇承擔

E-mail 列印
我家三代都是在市場做小生意,高中畢業以後就到市場上幫家族做生意。二十歲那年,爸爸因為意外往生,所以當兵之前就已經繼承家裡的工作,一直到現在。

1999年我還是一位環保志工,在基隆廟口一家很大的日本料 理店叫做「神州」前面,大家利用星期天假日,整理山上各回收點的資源後,就在大馬路旁邊打包上車做環保。當時差不多有三十位左右的環保志工,由駱妙玉師姊及其同修鄭伯川師兄,一起帶領這個環保點。

◎因為苦過 所以同理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的時候,因為之前都還沒有碰到過那麼嚴重的災難,所以只是感覺到一陣搖晃。後來陸續聽到集集那邊有嚴重的災情,那時我一天工作近十幾個小時,沒有辦法積極的投入志業,只知道災難來的,必須要動用很多的資源,所以開始的時候跟著駱師姊在市場募款。因為九二一地震發生在台灣,自己的同胞受到災難,所以當上人發起募款的時候,市民捐款非常踴躍,加上本身在市場工作,跟朋友同事及生意上的夥伴募款募物資,都比較容易。

我從小住在南榮新村的山腳下,南榮新村是好幾座山整地以後所蓋的大社區,因為沒規劃檔土牆,因此只要有颱風,就會淹水。一開始還感覺很好玩,有水可以玩,有直升機空投麵包,但是長期下來真的很苦,只要淹水,家裡都要大掃除。因為曾經深受淹水之苦,深切了解災民的切身之痛,爾後又看到九二一災民房子倒塌,沒地方住的慘況,將心比心,更能同理災民的感受。

加上聽到上人啟動希望工程,非常浩大。身為弟子的我們,如果不盡心盡力去護持的話,人從哪裡來?錢從哪裡來?想到要跟著上人,於是就跟師姊商量,撥出一點時間,投入希望工程的興建。

◎專業堅持 悉心指導

第一次投入災區,記得我當時工作到凌晨六點多,天還沒亮,江顯忠師兄及志工好像開著四輪的載卡多,過來市場接我。我到市場的廁所換衣服,將工作丟給太太,著裝後就一起開車從高速公路走到三義路段,轉進山路後,再從三義下去。沿途有很長一段路是石頭路,路面顛簸,還好是師兄熟門熟路,繞了很長的山路,才到國姓國中。

到達國姓國中正好在做擋土牆工程,地基打好後,就由專業的何木興師兄教大家如何綁鋼筋,將鐵絲對折以後,勾過鋼筋,就這樣三角形的勾起來,很容易上學。為了要撐起鋼筋,下面還要墊磚塊,灌漿時水泥跟砂石,才能夠沉在底下包覆鋼筋。所以在綁的時候一定要踩住鋼筋再綁好,就不會任意移動。

在綁鋼筋的過程,每一個步驟,都是專業的堅持。雖然第一次參與這種工程很生疏,但何師兄和他的工班都很和善,邊教邊做。江師兄則是行動派,雖然是指揮官,但親力親為,以身作則,我們就一直跟著他一起做,雖然很累,但是為了災民還是值得。

◎向心力強 樂於配合

因為學校位於山坡地,大型工程車難進駐,所以擋土牆要灌的水泥,都是由人工攪拌,而我就負責推著獨輪車,將水泥搬到施工現場,雖然只有短短的五十公尺,因為水泥很重,加上推獨輪車要平衡感,真的很不容易,要有一點巧勁,好幾次都將水泥推倒在地上,後來師兄慈悲就放少一點水泥,熟能生巧,就越做越順。

其實綁鋼筋並不困難,抬鋼筋比較困難。抬鋼筋時,有的時候兩個人抬,有的時候一個人抬,每次抬個三到五根,因為鋼筋彈性很大,很軟,會晃,有的師兄腳程比較快的,有些年紀比較大,加上都是山路不好走,抬了幾次之後,就會找和自己體型及體能相近的師兄,一起搭配。

一天的工作結束,晚上睡在大禮堂裡面,大家用棧板鋪在地上,再鋪硬紙板,用睡袋睡覺。第一次去那種地方,工地真的是工地,雖然舖紙板還是很硬,一夜睡起來,全身都痠痛,還好當時年輕,痠痛很快就克服。

◎老樹移植 嶄新校園

國姓國中的希望工程,我大概參與了半年,但不知去了幾次,每次去就是做擋土牆工程。接近完工的時候就跟著遊覽車去鋪連鎖磚。還有一次,我們到后里,就是現在的臺中慈濟醫院,當時人家捐了六甲地,有很多的大樹,要移植到國姓國中校園。

於是我就跟著專業的師兄開著卡車過去看頭看尾,那邊的樹其實早也經砍好打包好,由吊車搬上車。回到國姓國中,吊車將樹吊下來,因為要放入預先挖好的樹洞,一定要做細部的挪移。一棵大樹至少要六個師兄才搬得動,還好師兄們的通力合作,雖然只是近距離的挪移,但真的很費力。

基隆的志工向心力很強,工作現場都一團和氣,都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工程完成,所以每一梯次的師兄都很用心投入,樂意付出,工作的速度品質也很好。

◎震出愛心 看淡人生

我是在2003年參與培訓受證,同修陳美月是2005年受證,應該也算是被地震震出來的。在受證前我也曾經是冷默大眾的一個,每天只顧著賺錢。開始做環保志工後,點點滴滴的去深入上人的法,了解慈濟對於社區的經營理念,更體認到社會祥和,是需要很多志工來參與,共同撫平社會上不平、不好的、有落差的區塊,這是我當志工的一個使命。

九二一大地震看到上人對災民的悲心,那種內心的痛,自己的善念被啟發,更看到師兄、師姊無所求的付出,慢慢的自己的心態,從冷漠到接受,到熱心的參與,將慈濟事當成本分事,所以那個時間點的轉折,對我走入慈濟的衝擊很大。。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人們總是把財色名食睡,當成是人生追求的目標,但當災難來的時候,一切都化為烏有。所以目前我也將工作的時間大幅縮減,降低物慾,有更多的時間投入志工勤務。

◎自作歡喜 願當傳法人

授證後我就開始承擔協力隊長,才真正了解當志工不是那麼輕鬆的事,因為多了一個承擔的使命。除了要將自己的心念顧好,還要去照顧其他或新進的志工,同時更要用心了解每一位志工可付出的時間、身體狀況及家庭狀況,進而交心,讓他們更樂意參與,所以承擔就是成長的開始。

訪視是慈濟的根,授證後我跟我家同修師姊陳美月都投入慈善訪視。透過每次的上課學習,充實累積訪視知能後付出,不足再不斷上課取經,從『自作』歡喜、『教作』歡喜、到『見作』歡喜,就是我二十年的訪視的真實之路。

訪視是沒有掌聲的舞台,所以願意投入的志工會比較少,所以我們毫無保留地分享訪視經驗,積極帶動更多的志工參與。而當一個很稱職的訪視人員,門檻真的很高,要學習的真的很多,尤其評估拿捏的要很精準。所以每次關懷個案後,馬上會共同討論找出其需求點,並指導學習寫個案紀錄,當然後續的追蹤陪伴也很重要。目前積極參與的志工約有二十位,而且看新案的時候,只要發布訊息,至少有十位以上的志工參與。

每個個案都是我的老師,從他們身上,了解到家庭和樂的重要,並降低自我的慾望。目前我承擔互愛隊長,因為佛法真的很深奧,上人一直要弟子福慧雙修,在我們協力的讀書會,每個禮拜都還保持差不多將近二十位的志工來共修,我很慶幸的這種向心力。

未來希望能接引更多的人來薰習上人的法,往成佛之道邁進,這是每個人都要學習跟共同努力去付出的。
圖左 :2018年9月9日的一場大雨,山坡上泥水沖入個案家,陳泰裕(右)第一時間協助打掃。[攝影者:駱鴻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