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0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馬來西亞 馬六甲分會 十八年的陪伴 愁容展笑顏

十八年的陪伴 愁容展笑顏

E-mail 列印
坐在地上,六十九歲的菈瑪(化名)皮膚黝黑,一見到志工來訪,就露出燦爛的笑容,親切地招呼話家常。然而,2002年志工初見她時,可是一點笑容都沒有,總是埋怨孩子不聞不問,如同被遺棄的老人。到底是什麼力量, 讓她重展歡顏?

◎一場意外 開啟與慈濟因緣

孩子呱呱落地,為人父母都期待年老後能與兒孫共享天倫。然而非事事皆能如意,菈瑪年輕時被先生家暴,後來先生又外遇,拋妻棄子另組家庭。她為生活所逼,雖不忍心,但還是選擇將其中一個孩子送給人領養,獨自扛起養育三個孩子的責任,到處去大戶人家幫忙打掃和洗衣,含辛茹苦將孩子拉拔長大。

沒料到,一個孩子在上工的第一天,就發生意外而往生,兩個孩子各自嫁娶不同宗教信仰者,導致孩子的家容不下她這位母親。

一人在外租屋生活,當時她有工作能力,生活無礙,但2002年原本身體就有很多病痛,如哮喘、高血壓等,雙腳又時常疼痛,無法工作賺錢。屋漏偏逢連夜雨,當年6月在回家途中遭人搶劫,身上唯一的金鍊及耳環、身份證等都被搶走,身無分文的她,經過慈濟馬六甲分會,遇到上班的職工,協助帶她到警察局報警,再送她回家,因此開啟與慈濟的因緣。

◎克難的家 因心中有所期待

慈濟志工初次上門關懷,映入眼簾的是一間矮小的屋子,其實是儲藏間,不僅空間狹小悶熱,下雨還會淹水,連基本的廁所和供水設備都沒有,只能到屋主家或外面商店借用廁所,而使用水則透過外接的水管取水。志工不捨她的處境,於是開始介入關懷並給予生活補助。

每次到訪,菈瑪總是埋怨家人的不是,臉上絲毫沒有笑容。志工除了開導,也建議她搬家,換個有品質的居住環境,並勸她到醫院做腳部的治療。「我現在仍然可以自己生活,如果手術休養,誰來照顧?如果需要長期臥床,誰來照料?」志工每回勸解,但她有自己的考量。

即便志工建議她搬到安養院,有更好的照護,她都一一回絕。她排斥住進安養院,即使這個窩不甚理想,終究讓她有個「家」的依歸。而且住處距離女兒家不遠,她期盼著有一天,女兒懂得找到回家之路,能常來看望她。

「當初曾想要幫她另尋住處,但她婉拒。外人覺得這裡生活克難,但這裡已是她的家,雖然每次都抱怨孩子,但從不抱怨生活環境。」長期關懷的志工黃愛媋(慈彌)不捨地表示。

◎長情陪伴 安生安身又安心

然而,這些年來菈瑪的女兒遇到麻煩才會上門找她,孫女需要她照顧曾孫或有困難也才會上門,卻沒有一個親人是真心誠意來探望她。她感嘆說道:「沒有要求子女天天來,但偶爾來都無法做到。當孩子出生,母親總是擔憂孩子,一天不知道要抱幾次;女兒長大成為人母後,卻忘記母親為她付出的愛。」

她也不斷抱怨,每次都要她老人家打電話,孩子才會協助辦事,從未真正關心過她。孩子們也不曾帶她出門走走或團聚吃飯,也不曾接她去家裡小住幾天,完全忽略她這位母親的存在。

反觀志工每個月親自來探訪,互動中了解她生活所需,主動從環保站找來合適的二手電視、櫥櫃、床單、床墊、風扇等送她,知道她腳痛無法出門採買,還會貼心地買食物來給她,這分情比家人還親,也逐漸感動了她。

「孩子是我生的、養的,慈濟志工與我沒有血緣關係,但是我的人生如沒有慈濟,真不知道怎麼活下去,可能早就沒命了!」菈瑪言談中充滿感慨,無親無故卻比親人還親的志工,成為她老年的依靠。尤其近幾年來,雙腳疼痛無力已無法站立,長期只能坐在地上或是拖行,或是爬行移動身軀,幾乎無法再出門。困在這小小的屋子裡,她臉上的笑容卻愈來愈越多,抱怨聲也愈來愈少。

◎放下執著 心開意解起歡喜

志工賴桂蘭(慈熠)表示,志工在長期關懷陪伴的過程中不斷地開導,時常以佛法的因緣果報觀來開解,同時也讓她了解世間還有許多比她更苦的人,慢慢地引導她放下執著。

另外,志工也適時引導菈瑪,讓女兒有機會行孝。例如,有時請志工載她去女兒家,想請女兒幫忙辦一些事情,或載送她去採買物品;志工會請菈瑪打電話給女兒,讓女兒明白母親的需要,協助處理或親自上門接送。即使現在女兒還無法主動來探望她,但至少與女兒仍保持聯絡,偶爾也能見個面,請託的事也會處理。

漸漸地,菈瑪在談話間不再陷入埋怨中,而是開心地與志工敘舊聊天,心情愈來愈開朗。「每次來訪,打開門一定看見她笑臉迎人。」賴桂蘭開心說道。菈瑪還會關心說著:「桂蘭,妳太瘦了,要多吃點。」說完,她看著自己肥胖的身軀,「奇怪,我沒有吃什麼,怎麼瘦不下來!」逗得志工笑開懷。現在的她,喜歡與志工談天說笑,也唯有此刻,小房子才充滿人氣,說話聲、嘻笑聲此起彼落。

◎知足惜福 將愛延續與傳遞

即使人生不如意,晚年行動又不方便,獨居的菈瑪卻努力地將家打理得乾淨整齊。志工們都讚歎她的精神可加,並自嘆自家都比不上如此地井然有序。「投入慈善個案關懷多年,很少看見病痛者如菈瑪,如此用心打理生活環境。」賴桂蘭讚許著。

菈瑪不被病痛所困,她總是坐在地上蠕動身軀或是慢慢爬行,移動身體,雙手拿著掃把慢慢地清掃,雙腳膝蓋因長期與地板摩擦而長出厚繭,但她依然每天勤做打掃。黃愛媋表示,她對生活非常知足與惜福,以前還有能力外出打包和採買蔬果;現在無法出門,就以乾糧、罐頭等果腹,偶爾請女兒採買新鮮蔬果,她從未要求更多物質或其他補助。

「這個是愛媋師姊和她的先生前幾天搬來給我的,有空我就可以整齊收納物品。有時他們也會打包食物或買東西給我,志工是真正關心我,了解我的需要,我真的很開心!」菈瑪指著櫃子道說。

每個月志工送去的補助金,菈瑪也會主動拿出馬幣十令吉(約合新臺幣六十二元整)捐出;只因她從志工口中得知,自己獲得的補助金是來自十方大德的愛心善款,她便主動表示也要為窮苦者盡一點心力。從當初捐馬幣一令吉,到後來主動每月捐十令吉,「只要省一些,我還是可以幫助人。」不因生活困境,而阻礙她付出的心。「我往生了,這些家具和物品都要捐給慈濟,感恩慈濟幫助我!」菈瑪還不忘向志工叮嚀。

2019年12月1日志工上門關懷,並安排12月29日歲末發放當天的接送事宜。她開心地透露,已邀約兒女,她們表示會載送她,並帶著孫子、曾孫一同參與。透過這次難得的機會,能四代同堂吃頓團圓飯,這或許是她每年最期待之事。「會場很熱鬧,和許多人一起吃飯慶祝新年,又有精彩節目觀賞,我很喜歡!難得有機會出門,當然更要把握。」志工再次前往時,她喜孜孜地說出心中的歡喜。

十八年的關懷與陪伴,志工除了協助菈瑪安住生活,也解開她的心結,對人生有了不一樣的體悟。即便後期面對身體的病痛,依然樂觀以對,安住身心靈,同時感動於志工的付出,將接收到的愛再傳出去。

圖左 :每個月志工送來補助金,菈瑪(化名)總是主動開心地捐出善款幫助其他貧困者。[攝影者:顏玉珠]
圖右 :十八年的關懷,讓菈瑪(化名)重展笑顏,每次都期待志工的來訪。左為志工黃愛媋。[攝影者:顏玉珠]

圖左 :屋子矮小悶熱,居住環境又不佳,菈瑪雙腳疼痛不良於行,無法外出,但她卻知足惜福。[攝影者:顏玉珠]
圖右 :十多年來,志工不間斷關懷著菈瑪,宛如親人般的照顧,讓她備受感動。[攝影者:陳佳聲]

圖左 :今年(2019年)參與歲末發放,菈瑪還在惜福區請購到自己所需的物品,滿心歡喜。[攝影者:彭依翔]
圖右 :獨居的菈瑪雙腳無力難以站立,因居住地方狹小,無法以輪椅代步,只能爬行移動。[攝影者:顏玉珠]

圖左 :菈瑪坐在地上移動身軀,拿著掃把一點一滴清掃,每天用心將家打理乾淨,不畏病痛所苦。[攝影者:顏玉珠]
圖右 :多年來,菈瑪(化名)(前排左二)參加多次的歲末發放,總羨慕別人一家人都來參與,慶幸一路走來,還有慈濟志工陪伴。[攝影者:李經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