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3月2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印尼 大愛村第二波簽約 抽取門牌號

大愛村第二波簽約 抽取門牌號

E-mail 列印
「現在請您祈禱一下,希望上天幫您選一個最好的(房子)。」印尼慈濟志工林孟坤拿著玻璃缸,裡面裝的是一張張寫著門牌號的紅紙,準備讓災民抽取。

◎頓失家園 感恩全家平安

猶如往常一樣,印尼巴路(Palu )的法度樂莫廣場(Taman Vatulemo)的週末依然熱鬧無比,有人跑步、做早操,又或者只是在那裡坐著休息。但是在某一處看到許多人手拿著資料夾走進活動中心,他們是未來將入住巴路慈濟大愛一村(Perumah Cinta Kasih Tadulako)的村民。

2020年3月14日、15日,志工再次前往巴路大愛一村,進行第二波門牌抽取與簽約儀式。即將伸手抽取門牌號的馬莉(化名),淚水在眼裡打轉著,她偶爾拉起頭巾角拭擦。在心裡默念祈禱過後,隨手抽取玻璃缸內的紅紙。

「我很感恩上天回應了我的祈求,也很感恩因為還有人關心我們。」馬莉原本的住處距離海邊僅僅八十公尺,2018年9月的海嘯雖然讓她頓失家園,但也很慶幸家人都平安無恙。

「不是不接受命運,只是還忘不了那一次的災難,雖然沒有家人罹難,只是它留下的傷太深了。」馬莉在此向慈濟說一聲感謝,幫了我們這麼多。」

◎期待入屋 不再漂泊不定

而另一位丁努(化名),是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他顯得特別冷靜,志工林孟坤對著他說出一樣的話。之後,他閉上眼睛抽取門牌,在一剎那父母的身影似乎再次浮現在腦海中。丁努的父母在地震當時被土壤液化吞噬,甚至到現在都找不到遺體。

2018年9月28日災難發生那天下午,丁努正在從學校回到家裡的途中,靠近住宅區的時候,突然間看到土地移動,他根本無法進去救父母,在那個時段父母應該正在清真寺禱告。

「有鄰居看到,他說第一個沉下去的是爸爸,再來媽媽,他們就這樣被土地埋沒了。丁努感恩,至少有鄰居親眼看見父母的離開,不讓倖存的丁努留下疑問。

災難發生隔天,丁努的家剩下廢墟,幸好還可以找出父母留下的地契。他拿著地契去申請慈濟援建的大愛村,此外也找到父母留下來的一些現金還有金子,父母原本在家裡附近開了一家工廠製作餅乾,僱用八個員工,現在全都夷為平地。為了追念父母他在原本的家的土地放上墓碑,常常在那裡讀經獻花。

丁努的三個姐姐已經結婚移居外地,現在他寄居在朋友的父母的租屋。「感謝真主阿拉,終於拿到我一直以來期待的房子。對於我這種漂泊不定的人,這間房子幫了我很多。」

丁努也計劃,將來希望可以重振父親生前辛苦建立的餅乾工廠。

◎提供清單 確認設備無缺

此外,丁努也發現,在簽約現場雖然來簽約的民眾很多,不過情況依然穩定,甚至前來的民眾也會互相問候。「我認為慈濟真的做得很好,大家準備非常完善,甚至還在現場提供小零食。大家也是井然有序,不會有人互相推擠。」

負責大愛村工程的志工楊昌耀表示,大愛村內每一個房屋將備有水電裝置與家具,入住的時候也提供村民一張清單,讓大家確認屋裡的每一項設備都能夠使用。

「交接的時候,我們不只會將鑰匙交出去,也會給災民一張清單。」楊昌耀提到,主要讓他們檢查點燈是不是可以亮?水龍頭有沒有水?又或者地板的瓷磚有沒有損壞等等。

最後,楊昌耀也轉達印尼分會副執行長郭再源的關心,他說:「我們提供床、桌子,那都不算什麼,因為災民住在簡易屋已經一年多,這段日子來他們都辛苦了。」

撰文:Khusnul Khotimah

圖左 :看到抽到門牌號的民眾笑得如此開懷,是志工最大的欣慰。(攝影者:Arimami Suryo A.)[攝影者:陳俐媛]
圖右 :2020年3月14日、15日,志工再次前往巴路大愛一村(Perumahan Cinta Kasih Tadulako)進行第二波門牌抽取與簽約儀式。(攝影者:Arimami Suryo A.)[攝影者:陳俐媛]

圖左 :其中一位民眾馬莉(化名,左),很感恩上天回應了她的祈求,也很感恩因為還有人關心巴路地震的災民。(攝影者:Arimami Suryo A.)[攝影者:陳俐媛]
圖右 :負責大愛村工程的志工,楊昌耀表示,大愛村內每一個房屋將備有水電裝置與家具,入住的時候也提供村民一張清單,讓大家確認屋裡的每一項設備都能夠使用。(攝影者:Arimami Suryo A.)[攝影者:陳俐媛]
圖左 :當地居民也穿起慈濟志工背心,協助巴路大愛一村(Perumahan Cinta Kasih Tadulako)第二波門牌抽取與簽約儀式。(攝影者:Arimami Suryo A.)[攝影者:陳俐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