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0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馬來西亞 雪隆分會 火爆母女 經藏演繹修補情感

火爆母女 經藏演繹修補情感

E-mail 列印
個性極像的王家母女情急下開口總是在傷害對方,導致她倆常結惡緣。意識到自己必須要改善而參加慈青,王昱頤從今年(2013年)4月起參與《浩瀚父母恩》音樂手語舞臺劇 後,與媽媽的關係漸進修補;她從經文中感受到,對媽媽無理態度造成的傷害,因而懺悔不已。

「猶記有一次,媽媽來接我放學,她遲到了,我沒安分守矩地等,媽媽焦急地四處找我。找到我後,媽媽生氣開口責罵我,我也不甘心的頂撞,甚至不小心打破了她剛買的雞蛋,並充 滿怒氣的火上添油。她發瘋的神情嚇得我急跳車,媽媽就怒氣的說要撞我。後更猛踏油門,似真要撞我!天底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媽媽?」王昱頤含淚娓娓道出當年和媽媽結下的一段惡 緣。

後來,王昱頤才了解媽媽的苦衷。原來,媽媽擔心突然跳車的女兒,急跨越馬路會被奔馳的車輛撞到,情急之下,不懂表達的她,大喊:「不要跑,快停下來,你再跑就會被車 撞……」

「生氣是短暫的發瘋」,個性極像的母女往往陷入無名怒火中,同樣的失去正向的思考,在衝突下脫口而出惡言,誤解從此累積,雙方常年缺乏溝通導致母女倆感情分裂。

2011年,正是王昱頤最叛逆的時候。中學畢業後到私立大專院校繼續深造,生活過得多姿多彩,受到周邊的朋友影響和社會上五花八門的誘惑,她學會了泡夜店、夜夜笙歌。就算 媽媽天天在家裡等,她不放在心裡,也不接媽媽的電話,她總覺得自己長大了,「為什麼大人還要管?」曾經有一次逆口頂撞媽媽,賭氣的對媽媽說:「如果你那麼不喜歡我,為什麼 要生我出來!」

「是你自己選擇要投胎在這個家的,既然來了,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你就是要聽我的!」媽媽黃彩馷怒氣沖沖地回應女兒。處於叛逆期的女兒曾在一氣之下離家出走。

◎家境落寞 物質誘因起嗔恚

早幾年前家境富裕,讓王昱頤享盡闊綽的生活。由於深受身邊的富裕友人的影響,因此伸手向父母要錢,被視為理所當然,黃彩馷因為疼愛孩子,毫無異議地給予她物質上的享受。後 來家中生意沒落,父母不能如從前給予孩子金錢上的寵愛,突如其來轉折讓王昱頤極度不適應。

「中學時期,身邊的同學都是含著『金鎖匙』出生,每當與同學逃學逛街,同學們都是去買名牌包包,進出高級餐廳。」同學告訴她:「名牌不是奢侈品,是必需品。」無法負擔高消 費會讓她在同學們面前自覺沒面子,心裡埋怨:「為什麼家裡那麼窮,我討厭這種窮的生活!」

在家境漸恢復好轉時,她不明白:「以前能夠過富裕的生活,為何後來家境恢復卻依然要節儉過活?」她不但不能諒解父母還常常頂嘴,叛逆程度傷透了父母心。一直以來,她覺得跟 媽媽不能和諧相處,媽媽也不愛她,媽媽疼弟弟多一些,故而間接造成王昱頤的不諒解。

王昱頤也和兩個弟弟的關係楚不好,除了時常吵架就是沒有話題,以前放學後就躲在房間,鮮少與弟弟們溝通、互動。她的心裡藏著對家人的極大不滿。「不公平!從小學到中學,媽 媽總是要求我的成績要在九十五分以上,如果達不到要求就只有挨打的份兒。為什麼弟弟就不需要考到那麼好的成績?根本就是偏心!」

就在王昱頤大呼不能適應家中環境落差的同時,媽媽承受不了壓力,導致身體健康下滑;在擔憂王昱頤楚於叛逆的時期,媽媽亦承受胃病的痛苦。媽媽常常因為胃酸倒流而導致呼吸困 難,輕者可能昏倒,重則可能再也無法呼吸。在雙重打擊下,媽媽心力交瘁,對著王昱頤吶喊。「你要我怎麼做才會懂事?只要你能改過,就算要我死也甘願。」這一句話,猶如當頭 一記棒喝,把王昱頤狠狠敲醒。

儘管自己老是和媽媽起衝突,但血濃於水的情感,早在母親懷胎十月時,母女的心已緊緊聯繫。無論她和媽媽的關係多僵硬,每次遇到問題時或是壓力太大時,第一個哭訴的對象也一 定是媽媽。

◎慈濟活動消隔閡 生命更添意義

王媽媽首先接觸慈濟,帶弟弟參加慈濟親子成長班。眼見媽媽和弟弟一同上課後,親子關係竟然變得越來越親密,讓她羨慕不已。反觀自己常常跟媽媽吵架,心裡十分難過。於是,她 鼓起勇氣告訴媽媽,她想參與一個可以幫助別人的團體。

因此,媽媽開始邀約女兒一起參與慈濟活動。從慈濟志工口中得悉慈濟大專青年這個團體(慈青)。但是找尋已久都無緣與慈青連接得上,所以王昱頤就去參加靜思書軒的活動,慢慢 地進而成為書軒志工。後來,經過幾番溝通後王昱頤終於有機會參與慈青的活動,從此展開了不一樣的生命章程。

「參與慈青的日子是開心的,沒人會在意你的身份是什麼,有錢或沒錢,大家會互相包容、體諒,而不是物質上享受。」從活動中,她學會「行善和行孝不能等」,雖然未達聲色柔 和,但對爸媽的態度有明顯的改善。她選擇疏遠往昔吃喝玩樂的損友,多參與慈青的活動,如:機構關懷、共修等活動。這些有意義的活動讓她找到生命的意義,與家人的溝通方式漸 進溫和。

從今年4月起參與《浩瀚父母恩》音樂手語舞臺劇後,她與媽媽的關係更加的密切融洽。母女之間的隔閡漸漸消除,相處之間也多了圍繞慈濟的話題。

媽媽很高興地對王昱頤說:「自從你參加慈青後,媽媽看到你真的改變很多。」相反地,王昱頤卻對媽媽說:看到媽媽的改變,自己才改變。

◎經藏演繹體悟深 無私大愛起懺悔

「乾處兒臥濕處母眠,三年之中兒吮母乳,乳是母血子長母悴,由嬰兒童乃至成年。」王昱頤練習手語時,被《浩瀚父母恩》之〈親情〉曲目裡的歌詞深深打動了。這段歌詞中的字字 句句,讓她感受到媽媽在懷孕期間的痛苦。

「媽媽在懷孕時,因為肚裡已五至六個月的我不乖,亂亂踢她四個月之久,結果我在胎裡就把媽媽的肋骨踢移位,讓媽媽承受痛楚。」王媽媽說:「每次她踢我時都會非常痛,尤其是 晚上睡覺都會被她踢痛得驚醒。」

有機會參與《浩瀚父母恩》手語音樂舞臺劇演繹,王昱頤才深深體會母親的愛是無私的,只是母愛表達的方式另類,她細細地回想,不管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媽媽都從不抱怨。雖然醫 生說肋骨移位不會對媽媽造成什麼大傷害,但每每見到媽媽的肚子處的肋骨凸出,總讓她心疼不已。

在排練的過程中,王昱頤曾經懈怠,再加上考試週期及要兼職打工,她錯失與其他手語演繹同學一起練習的機會。幸得手語種子夥伴朱美梅上門親自教導,後勤加練習才追上組員們的 速度。她很感恩大家沒有放棄她,且細心的教導好每一個優雅的動作。當她在家練習時,媽媽也會在旁觀看。

「手再高一點……動作要再優美一點……為什麼你比(手語)到像木頭?」媽媽細細為她調整手勢。「我是木頭的話,也是遺傳自你啊!」談及此時,王昱頤不禁得意笑了。如今母女 倆同樣是頂嘴,但這已不是氣話,而是母女互動的樂趣。「以前,媽媽是家裡的嚴君,什麼事都要依照她的方式去辦,小至一件髒衣服也要放在規定的地方;現在,媽媽是我最好的朋 友,什麼事都可以談。」

除了讀書之外,王昱頤現也在一家數學中心兼職教小朋友數學。偶爾,也會到朋友的攝影中心當兼職模特兒以賺取外快。也承接一些品牌活動協調(event coordinator)。「一個星期兼職三至四天,其他的時間就是上課。這時我才了解爸媽工作賺錢養家是非常累及辛苦的。」王昱頤自覺賺錢真的不容易。她要把賺來的錢都 存起來,以供自己的零用及未來到澳洲讀書的費用,雖然不多但至少可以減輕爸媽的負擔。

「爸爸、媽媽,我很不孝,總是讓您們擔心了,對不起……我愛您們!」劇已落幕,親情仍然在延續……「女兒,你永遠是爸爸、媽媽心中最優秀、最欣慰、最放心的女兒。」

圖左 : 相處和樂的家庭是一個幸福的家,自從王媽媽改變後,兒女和雙親的感情進一步改善。[攝影者:葉啟迪]
圖右 : 透過在慈青所營造出的人文教育熏陶,昱頤學會改變自己對家人的態度。圖為她在今年4月接受演繹人員的招募和面試。[攝影者:黎日泉]

圖左 : 不管孩子做錯什麼事,父母常給予女兒祝福;如今,昱頤參加慈青後逐漸改變自己,她讓雙親更安心。[攝影者:陳善沛]
圖右 : 透過不斷練習手語,昱頤的身心亦隨著柔美的手勢和感人的曲目進階成長。[攝影者:彭宜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