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5月3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馬來西亞 吉打分會 守財奴變慷慨 樂捐做慈善

守財奴變慷慨 樂捐做慈善

E-mail 列印
沒受過教育,十三歲就出外當家庭工的沈水仙(慈存),因家庭貧困,自小就養成省吃簡用的習慣,連過年新衣也不捨得買。常被取笑為守財奴的她,豁然將收藏了三十年的金首飾和積攢的私房錢捐慈善。

接觸到證嚴上人的 法和認識慈濟後,沈水仙改變了對金錢的一貫看法;錢,不再是應對生活無可或缺的貨幣,或是收入銀行的儲蓄,而是可以發揮良能,化作愛的雪中炭。這個認知,讓她明白到,原來付出後的實在感是千金難換的歡喜。

◎十三歲起當幫傭 不買新衣要省錢

沈水仙出生於1950年,是艱難的大時代。家裡有八個孩子,個個嗷嗷待哺,再加上父親不務正業、奶奶思想封建,不被允許上學的女孩們能儘早出外打工就去打工,以為生活吃緊的家庭補貼。

十三歲時,稚氣未脫的她就被迫去富人家當幫傭,不管是洗衣、煮飯還是抹地,樣樣家務皆要包辦。那時月薪是馬幣三十令吉(約合新臺幣二百二十元),惟放在口袋裡還沒來得及捂熱,愛吸鴉片的爸爸就登門索取。雖然厭惡爸爸的惡習,但天性乖順的她沒做出抗拒,聽話地交出了所有,然後再摸著空空的口袋繼續苦幹。

身無分文,但好在家庭工是包吃包住,沈水仙暫且無需用到錢。直到十九歲父親往生,她才開始有點儲蓄,還可以給家裡一些補貼。雖已可自支錢財,但多年來能省則省的理財觀念已使她養成了「一毛不拔」的習慣;最經典的一次,是當年姊妹們趁著過年前一同逛服裝買布,唯獨她在旁看大家興致高昂地選,自己卻是不買。新年穿新衣是華人最重視的傳統,後來姊姊看不慣她過度寒酸碎念幾句,她才倖倖然地去選購。

幫傭多年後,想改換工作的她決定辭工回家製作豆干,詎料當時景氣不好,生意欠佳,她不得已下又回去做老本行,直到二十五歲那年嫁人隨夫到吉膽島捕魚,她才總結了這從小到大的幫傭生涯。

◎夫妻轉行做豆乾 媽媽心思為兒憂

第一個孩子出世後,沈水仙和丈夫決定回鄉發展轉行,接手娘家製作豆乾生意。這營生比出海捕魚穩定,但也同樣辛苦,從水泡黃豆、磨豆、煮沸、濾除豆渣、攪拌、凝結、壓制成型、切到包裝,雙手都需長期與水交織。這些製作程序都需在清晨七點前完成,所以她與丈夫凌晨三點就起床工作,完工後再將新鮮成品送賣到各市場和餐館。

雖工作辛苦點,但夫妻同心拼搏,生活也很快有了好轉,惟要買下第一間房屋,還有點差距,為此她的雙手從未閒下。從學人養豬、製作糕點和陪月,直到孩子長大幫忙供期,她才卸下重擔。而彎曲的十指,也成了她長期勞動的見證。

像天下的母親一樣,家庭和孩子是沈水仙的全部心思和重心,她每天不是為三餐煩,就是為孩子的成長、學業、工作、人事和婚嫁傷腦筋。煩惱無處可訴說時,就到廟裡燒香拜拜,向神明佛菩薩祈求各種庇佑。

◎帶友向鄰募糕點「蒙查查」加入慈濟

2004年,仍在舊會所的慈濟舉辦義賣會,姊姊的好友李秀白(慈郁)剛好到她的住處附近勸募愛心糕點。基於熟人,沈水仙一片熱心地陪著她挨家沿戶詢問,兩人邊走邊聊中談及了慈濟團體,李秀白也向她說了很多的感人故事。

幾天後義賣會,李秀白因在會所忙碌而忘了糕點一事,眼看時間已過,沈水仙擔心糕點變餿,連忙喚兒子載她一趟,盡快將糕點送上。到後不久,她看到很多老少中青在裡頭忙著各種職務,滿頭大汗的臉都掛著燦爛笑容。後來她也「蒙查查」地加入幫忙,詎料一待就待到晚上,直到兒子不放心到會所探看,才知道媽媽忙得歡喜,已忘了時間。

此後,她便粘住了慈濟。

◎修行在外更在內 守住脾氣不發瘋

沈水仙沒有駕駛執照,要參加活動通常需家人載送,不然的話就需步行兩公里到舊會所。路程有點遠,但她還是歡歡喜喜地撐著一把傘走去了。不久大家知悉後,才開始載送她,而她也漸漸地從義賣做到資源回收、香積、募款到四大志業,一步步成長。

不識字,非但沒成為沈水仙學法的阻礙,反而因常看大愛臺而開始學認字,而淺顯易懂的靜思語也豐富了她的詞彙,其中她最喜歡這句:「生氣是短暫的發瘋」。學懂後,每當她快「飆脾氣」時,就趕快以這句話提醒自己要冷靜、忍耐。

「我煩躁時會生氣也很愛念,有時從外面回來看家裡亂成一糟,就會開始罵。」一次先生受不了,回她一句:「慈濟人不是都脾氣好的嗎?」沈水仙立馬住嘴,換上笑容。「修行不是在外,在家裡更要修。」他的這句話讓她謹記至今。被先生回馬一槍,堵塞得無語的她,說起這事時仍不禁失笑。

◎解決金首飾煩惱 世間錢財化為善

沈水仙賺錢不容易,平時能省則省,謹慎計較著每個開銷。但在慈濟理解到助人理念後,她的金錢觀有了很大的改變。如在籌建靜思堂時,她沒多考慮就拿了積攢的私房錢捐獻,領取保險金時,也歡喜地拿出十巴仙給慈善,非常樂於慷慨解囊。

老一輩人都有買金子存錢的習慣,沈水仙也不例外。但一天她聽完上人的開示後,決定也將金首飾「解決」掉。

沈水仙記起上人曾提到,「有個穿金戴銀的人時常擔心被打槍,特地僱了保鏢保護,徒增煩惱……」看著上人隔著銀幕說著故事,她才突然醒覺,原來平時愛護的東西是煩惱啊!

居住在陳舊老家的她有一些金首飾,每當出外時因不放心擱在家裡,常拿去親戚家寄放。聽上人說這些都是煩惱後,她猶如醍醐灌頂。「金首飾原先打算留給孩子,但後來想通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就覺得捐給慈濟慈善基金比較有意義,還可以化作功德庇佑他們。」沈水仙笑著說。

◎煩惱隨付出減輕 原來靈山在心頭

在慈濟多年,六十八歲的她給人的印象是凡事不推,可以做的都自攬。如今她因長期勞動導致脊椎移位,致使右腿部神經行走疼痛,但凡慈濟有活動她仍堅持付出。此外,在家閒著看電視時,也隨手拈來紙張剪白,分秒不空過。

「上人的法破解了我對家庭起的無明煩惱,人覺得輕安自在之餘,生活也有了目標。現在我除了睡覺時間,心中不無一刻都在想慈濟。」爽朗的她,嘴畔溢出輕快的笑聲說著。

未加入慈濟以前,沈水仙以為是慈濟需要大家,後來逐漸深入,她發現是大家需要慈濟,它才屹立五十多年!在她心中,慈濟這大家庭很美,不僅讓大家有機會付出、修行向善,也翻轉很多人生,甚至重新來過。

沈水仙也沒想到會有不同人生的一天,因此縱然痼疾纏身,她仍堅定步伐,把握機緣增長慧命。靈山只在汝心頭,將法入心,她帶著無比的歡喜行在菩薩道上。

圖左 :吉打靜思堂啟建時,沈水仙常到工地負責香積。[攝影者:洪愛惜]
圖右 :沈水仙喜歡在香積組付出,每逢活動總看到她在裡頭忙碌。(攝影者:吉打分會提供)[攝影者:尤靜蓓]

圖左 :沈水仙走進慈濟後,從助人的理念中改變了金錢觀。如今她依舊精打細算,把每分錢化為愛,是她最樂意的奉獻。[攝影者:尤靜蓓]
圖右 :今年5月三合一慶典,沈水仙為讓大眾共襄盛舉,忍著右腳部疼痛到社區進行邀約。[攝影者:許薇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