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0月1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美洲 美國 美國總會 鐵窗內愛的約會 破涕而笑

鐵窗內愛的約會 破涕而笑

E-mail 列印
美國慈濟拉斯維加斯傳法團隊再度前往克拉克郡收容所,於2018年10月20日趕赴每月第三個禮拜六的「愛的約會」,這是自2014年8月以來,持續進行的監獄共修,也是被關押在「鐵寺廟」的獄友,引頸期盼的法會 。

◎鐵寺廟找正向路 重新做人

克拉克郡收容所座落於拉斯維加斯老城區,矗立在賭場林立的都市叢林,鐵窗之外是燈紅酒綠的滾滾紅塵,鐵窗之內是鋃鐺入獄的西方大哥。求法若渴的獄友勤讀《靜思語》,想望窗外的藍天白雲,他們被鎖在一道又一道的鐵門後面,每一次關門的重重聲響都叫人心驚,在這座「鐵寺廟」修行,加倍不容易。

由於之前共修學員相繼出獄,或判刑確定轉移他獄,慈濟志工鄭茹菁及喬治(Jorge Valenzuela)迎來男女學員各三人,分享主題是「國際賑災」。

凱吉(化名)已經連續四個月來上課,閱讀《靜思語》讓他找到思考的方向,自稱已學會控制脾氣,不再輕易發怒與闖禍。他喜孜孜地告訴志工,即將於兩個月後獲釋,預計在拉斯維加斯停留半年,發心要去慈濟做志工。

傑米(化名)是第二次參加共修,他感覺自己好像迷失了,已陸續進出幾個不同宗教課程,「搜尋」人生方向,希望自己能做一個好人。第一次選修佛法課的歐全(化名)很年輕,手裡拿著一本《佛教盛典》,希望能親近佛教。

◎慈濟賑災多足跡 把握重點

鄭茹菁以圖文並茂分享2017年慈濟十大賑災工作(註)的過程與結果;並話說從前,慈濟自1991年援助孟加拉水災起,迄今援助九十七個國家地區,當時洪水氾濫造成約十四萬人死亡,慈濟美國分會發起「一人一元」的勸募活動,轉交美國紅十字會,協助孟加拉災後重建。

同年夏天,中國大陸華東、華中地區發生世紀大洪水,兩億多人流離失所,慈濟也開始「親手布施」,志工走上前線發放,感恩證嚴上人把「為佛教、為眾生」的理念,化為「拔苦予樂」的行動,號召慈濟人跨越政治、種族、宗教、國界、膚色限制,走向全世界的災難發生處。

參加過幾次國際賑災,鄭茹菁說慈濟不同於其他慈善機構,沒有所謂「車馬費」,出門搭飛機、吃飯投宿全要自掏腰包,如果有職場工作還得自行請假,安排時間出任務。

對賑災大感興趣的凱吉問:「每個人都可以參加嗎?沒有經驗的行嗎?沒有錢的行嗎?」鄭茹菁說:「每一個人都有第一次,只要虛心學習、接受訓練,總有獲准出門的機會。」接著她又舉例說明,曾有位志工有時間沒經費,另一位會員有經費沒時間,於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兩人合力完成任務;「若是機緣不成熟,我們可以先從鄰近地區做起。」

說到援助行動,是依循「直接、重點、尊重、務實、感恩、及時」原則,「直接」是親手布施;「重點」是在偌大的災難地選出重災區賑災;講到「尊重」,鄭茹菁請喬治直接演繹發放的九十度鞠躬,及溫暖擁抱祝福;最「務實」的就如:「明知道墨西哥人吃捲餅,我們就不要發放義大利麵了。」引得獄友哈哈大笑;最後要「感恩」災民給志工付出的機會;「及時」就是災難發生時要盡快行動,提供災民最需要協助的援住。

喬治還補充「以工代賑」的慈濟模式,獄友們都聽得津津有味!

◎獄友代街友請命 才知已做

專心聽講的傑米突然仰天長嘆:「慈濟拉大隊到遠方救援、贈糧、義診、發放緊急救難金,為什麼不花點錢救救拉斯維加斯舊城區的街友呢?為什麼不去街上發放食物和救難金呢?」

無獨有偶,女獄友妮雅(化名)也提出類似的問題:「拉斯維加斯是一個富裕的都市,動不動就是天文數字投入助選、興建賭場及娛樂事業,為什麼不能撥點經費,處理街友問題?」

想幫忙?先猜猜拉斯維加斯的街友有多少人?有人猜一千,有人猜幾千,傑米猜十萬,謎底是一萬多一點。

鄭茹菁說:「市政府曾經派人問卷調查,看看有多少慈善機構願意協助街友問題,結果只有一個單位舉手說Yes,那就是『慈濟』。」慈濟目前常為街友舉辦牙科義診,每年二到三次;除了接受個案輔導外,志工也曾幫街友服務中心洗滌街友的換洗衣物,但是街友問題由來已久,並不是一時三刻能夠解決的,需要大家同心協力提供協助。

「至於為何不在街上發放食物?政府是勸阻這項行動的,因為坐地吃食會製造髒亂,還會養成街友不勞而獲的依賴,再說,賭城已有很多機構發放熱食,街友是不會挨餓的。」經過鄭茹菁的解說,學員們才知道--沒看到,不代表慈濟沒有在做。

◎內疚自責的眼淚 被法抹去

年輕漂亮的芬妮(化名),分享自己最喜愛的《靜思語》是:「直心即道場。」入監許久的她反覆讀這句話,終於能夠正視自己的軟弱及錯誤,鼓起勇氣寫信給祖父,坦承自己犯錯並請求原諒。

芬妮的父親終生酗酒,最後酒精中毒離開人世,她的祖父為處理父親的酗酒問題,已頭痛了一輩子,如何忍受她又步入父親的後塵?因此她躲在監獄裡內疚自責,不敢告訴祖父自己身陷囹圄。幸好有這本《靜思語》,給了她勇氣面對自己,她說:「與祖父修好是第一步,翻轉自己的人生是下一步。」

安雅(化名)想起自己的傷心事也直掉眼淚。她入獄兩年半,丈夫早已不知所蹤,只剩孤單獨子沒人依靠,生活過得並不如意且不斷用搬家來逃避現實;安雅想幫忙兒子卻無從下手,連關懷陪伴都做不到……

志工聽說她兒子剛剛搬到佛羅里達州,很快就找到佛州志工就近照顧,安雅這才破涕為笑,身邊的獄友凱傑(化名)頻頻點頭:「真好,這就是我想學的佛法!」

是的。傳法目的就是藉法繹共修,幫助學員用正向積極的態度,達到「人格再教育」的目的,改變既定宿命,讓愛的能量匯聚起來、寸步鋪路;志工祝福每位獄友都能早日找到佛性,發揮自己最大的良能。

註:
2017年慈濟十大賑災工作:墨西哥震災、聖塔羅莎野火、哈維颶風、南加野火、獅子山泥水流、海地震災、厄瓜多洪水、伊爾瑪颶風、聖荷西水災及中西部水災。

圖左 :年輕漂亮的芬妮(化名)分享自己最喜愛的《靜思語》是:「直心即道場」,她流著眼淚訴說自己的心路歷程。[攝影者:鄭茹菁]
圖右 :對賑災大感興趣的凱吉(化名)發問:「每個人都可以參加嗎?沒有經驗的行嗎?沒有錢的行嗎?」[攝影者:鄭茹菁]
圖左 :解開獄友心鎖的兩把鑰匙,一把是佛法與志工的關懷陪伴,另一把是獄友自省的修行。[攝影者:鄭茹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