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0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新加坡 護理師 陪伴走最後一程

護理師 陪伴走最後一程

E-mail 列印
「當你喘的時候,那個氣不能夠出來,你要把它吹出來,明白嗎?」慈濟臨終關懷護理人員陳玉心每個星期都會到蔡阿公家,幫他量體溫、聽肺音、檢查氧氣的剩餘量……「知道!」79歲的蔡阿公是末期肺衰竭患者,他仔細聽 著,輕聲回答。

◎不厭其煩 耐心指導

蔡阿公就住在小小的三房式組合屋裡,為了便於照顧,阿公的臥室就在客廳裡;他躺在單人床褥上,鼻子掛著氧氣鼻導管,陳玉心指導阿公正確有效的吸氧方法,並親自示範。「Ok,你現在做給我看。吸進去……不是這樣,因為你吸進去,你沒有吹出來會更糟。你看我怎麼做。」

一向以來都有點個性的蔡阿公卻說:「我沒有這樣大的氣!」

「我知道,但是你要吹它出來,吹它出來,明白嗎?」儘管阿公「有理」的反駁,陳玉心依舊的耐心指導。

2017年1月, 蔡阿公開始接受慈濟臨終護理服務。回想第一次接觸蔡阿公的情景,陳玉心記憶猶新。她記得那一次見到阿公睡在折疊躺椅,於是建議他使用家用護理床,「當時他說OK的,但是(護理床)送到時,他打電話給我,罵我很多粗話,問我為什麼拿床來?還說『我不管,半小時後要把床拿走!』」

蔡阿公出爾反爾,沒來由的謾駡,讓陳玉心深感無可奈何,但她並沒有置之不理,反而懇求送貨員將護理床搬離阿公的住處。她回憶說,第二天再去探望蔡阿公時,阿公向她表示歉意。她告訴阿公,「不要緊,有病在身,一定會發脾氣的。」自此,蔡阿公的態度慢慢軟化下來。

◎照護身心 圓滿心願

接下來的每個星期,陳玉心定期上門健檢。此外,人醫會成員曾三次登門為蔡阿公提供牙科服務。每當蔡阿公向陳玉心透露牙齒疼痛時,陳玉心都會向牙醫鄧國榮預約牙科診期。在一年多的往診時間裡,鄧國榮與團隊多次登門為蔡阿公檢查牙齒,替他拔牙和修復假牙。

2018年8月8日,鄧國榮與Jennifer再度登門為蔡阿公檢查牙齒。「你覺得前面兩顆牙齒一直頂著你是嗎?你可以指給我們看是哪兩顆嗎?」鄧國榮詢問蔡阿公牙齒的狀況。

由於蔡阿公不願戴上排的假牙,咬合時下面的四顆牙齒就會觸碰上面的牙齦而導致疼痛。因此,他要求鄧國榮將下排其中一顆較為尖利的牙齒拔掉。

「即使替阿公拔掉一顆牙齒,剩下的三顆也會讓他感到疼痛。可是,如果使用假牙,假牙對咬就沒有那麼痛。」經鄧國榮細心檢查後,發現蔡阿公牙齒完整無損,拔掉甚為可惜。於是,他決定修復蔡阿公的假牙,再教導蔡阿公太太正確地置入假牙,讓阿公恢復正常的咬合功能。

◎感情之情 真情流露

除了提供醫療照護,每次上門健檢,陳玉心都會陪伴在阿公身旁,傾聽他的心聲,聽他將往事娓娓道來,更盡力幫助他完成心願。當獲悉阿公喜歡吃榴槤,陳玉心就向水果攤販訂購榴槤,希望盡點微薄之力,圓滿阿公小小的需求。

在一次的上門健檢,阿公無意中透露了另一個心願,那就是拍攝金婚紀念照。因為兩年後的金婚紀念日,蔡阿公不知自己是否還能與太太相伴共度。為了圓滿阿公的心願,醫護團隊結合慈濟職工的力量,在阿公窄小的三方式組屋搭建攝影棚,攜手圓滿一名臨終長者的心願。

隨著時間的推進,陳玉心與阿公逐漸培養出一分兄妹般的情誼。雖然彼此接觸僅僅一年多,但是陳玉心的同理心與耐心,讓一向頗為倔強的阿公態度軟化,心中充滿對她的感激之情。阿公說:「我怎樣講她,她都不生氣,為什麼?講到她,我會流淚。因為她做太多了!」說到這裡,蔡阿公真情流露,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深受感動 一段奇緣

陳玉心一時用雙手輕拍蔡阿公的左手,一時拍拍阿公的肩膀,立刻接話說:「不會,不要這樣講。」阿公一邊擦拭淚水,繼續說道:「她(陳玉心)都沒有什麼生氣的,我沒有吃藥,她都沒有生氣我!」

「不會啦,我儘量要你放鬆開心,Mr Chua不要這樣講!我要感恩你給我機會照顧你,不要內疚,it’s alright! 」陳玉心盡力地安慰蔡阿公。

經過一年多的相處,從被謾駡到被接受,再發展至今的可貴情誼,陳玉心的誠懇相待,阿公深深感受到了。如今,他視她如家人,「她照顧我一年多了,一句話都沒有講(責備)過我,我跟她好像有一段緣分……」

秉持一份臨終關懷的使命,陳玉心說:「我希望陪伴Mr Chua 好好走最後一段旅程的路……」

圖左 :為了便於照顧,阿公的「臥室」就在客廳裡。陳玉心每個星期都會定期上門健檢。[攝影者:彭潤萍]
圖右 :牙醫鄧國榮與團隊多次上門為蔡阿公進行牙科治療。[攝影者:彭潤萍]

圖左 :上門為蔡阿公健檢前,陳玉心與慈濟志工前往水果攤,領取之前已預訂的榴槤。[攝影者:彭潤萍]
圖右 :2018年7月10日,醫護團隊結合慈濟職工的力量,替蔡阿公拍攝金婚紀念照。[攝影者:彭潤萍]
圖左 :說起與陳玉心相處的點點滴滴,蔡阿公即愧疚又難過,聲淚俱下地說:「她(陳玉心)都沒有什麼生氣的,我沒有吃藥,她都沒有生氣我!」。[攝影者:彭潤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