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繫大愛村民 茶會續前緣

2019/05/19| ◎陳嘉玲,莊文昭,林惠芳,林誌偉,王玉仙,蔡鳳寶,陳錦雲,施金魚/南投報導
列印
「今天特地來參與茶會,除了看看老朋友,最重要的是來告訴志工:「還好當年有你們,現在我們過得很好。」九二一當年住過埔里大愛一村的劉阿系從朋友口中得知慈濟要舉辦大愛村住民感恩茶會,她毫不猶豫地說:「當然要 參加!」

「九二一即將屆滿二十周年,當時住過大愛村的住民,這二十年來過得好嗎?這是上人很關心的事,做為弟子的我們希望藉由感恩茶會把住民找回來相聚,關懷他們。」埔里和氣組長李貞慧談起舉辦這場活動的因緣。

只是事隔二十年,而且志工沒有當時住民的資料,何處找人?但志工把「難」字拋諸腦後,就從自己知道的住民開始邀約,再向其打聽是否認識其他住民。就這樣一個牽引一個,志工就根據線索,一一打電話問候、一戶一戶登門拜訪,即使大雨不斷也澆不熄志工的熱情,而且臺中及南投的合心活動幹事王郁清、陳雅琇等多位志工也前來陪伴。歷經一個多月的尋找,拜訪了七十八戶住民,共有七十二位住民及眷屬應允參加。

活動前一天,豪大雨來襲,志工擔心住民的平安,尤其仁愛鄉山區部分路段坍方,便一一打電話關心,並再一次邀約鎮上的住民如期出席茶會。志工更虔誠祈禱活動當天能有個好天氣。

◎懷抱感恩心 出席茶會

一掃連日大雨,5月19日早上,陽光露臉,志工們喜不自勝,感恩諸佛菩薩及龍天護法的庇佑。七點多陸續就有住民歡喜來到埔里聯絡處。

「事隔二十年,還能有機會再和大愛村的居民見面,當然要參加,但其實今天最重要的是一分感恩的心!」劉阿系帶著女兒張妙如一同前來。她表示,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幸好有慈濟人的關心,一家六口得以住進大愛村,安住了他們的身心,雖然只有小小十二坪,但是「家」的感覺,是有錢買不到的。今天她除了來看看老朋友,最重要的是來告訴志工,現在他們過得很好。此時母女倆不約而同地兩眼相望,嘴角揚起。

除了家人同行外,還有許多是當年大愛村的鄰居相伴而來,王明芬就載著三位鄰居來參加。地震後他們住進水頭里的組合屋,兩年後面臨拆除的命運,經她向公所陳情,一起住進了大愛一村;大愛一村又要拆除,經她奔走又一起住進北梅社區。她感恩有社會人士和慈濟的大愛、以及政府的照顧,讓他們在災難後不致於流離失所。

游孟秀、劉湯貴美、黃喜琳三人是大愛村的老鄰居,她們很高興慈濟舉辦這個活動,讓她們可以再相聚。三人笑談當年共同有個願望:如果大愛屋要賣,她們一定要買下來,因為大愛村光線好又乾淨。

◎留下紀念物 時時感恩

久別重逢的住民們,就在〈我們都是一家人〉的快樂歌聲中齊聚一堂。舞臺上,在志工彭秀蓁引言下,志工張明貴、住民高宗暘、張茂安及張曹博女夫婦,一一回首「九二一」。臺下會眾圍坐小圓桌,在茶香飄溢中,隨著他們的回憶一起走進時光隧道。

張明貴當時負責大愛村監工的工作。當年他陪伴志工王郁清前來關懷住在公園帳篷的鄉親,了解他們對組合屋的需求後,回到分會,上人語重心長地說:「我們要蓋的不是難民營,我們要給鄉親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所以這個地方生活要方便、設備要好、有活動空間,要很溫馨,讓住戶早日走出陰霾。因此大愛村規劃了公園、活動中心、圖書館、臨時醫院、還有派出所,生活機能完善。

「因為不忍聽到上人帶著哽咽、那種對鄉親的愛護。」於是張明貴放下自己的營建事業,從大愛一村第一天動工到大愛二村完工,搶晴天、戰雨天,六十九天全心投入。「很高興我們完成了的上人的提點。」張明貴欣慰地說。

張茂安、張曹博女夫婦展示當年組合屋放鑰匙的小屋紙盒以及祈福晚會的蠟燭心燈,那是他們珍貴的紀念品。手持小屋紙盒,張曹博女說:「感恩上人,讓我們有一個安全溫暖的家。」因受地震的驚嚇,加上身邊一無所有,夫妻倆每天都需仰賴安眠藥才能入睡。張曹博女表示,所幸住進大愛村後加入社區服務隊,每天帶動長者做運動,也教授拼布班,在付出中安定了心靈。

「感恩上人和慈濟團隊提供我們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埔里高工退休老師高宗暘分享道。地震後住家全倒,太太都不敢在舊屋子裡久待,「住進大愛村那三年是關鍵期,對我們身心上的安頓幫助很大。」惜福愛物的他,在不得不搬離時,也將組合屋的洗手臺、組合床架、電視、冰箱、洗衣機等用品搬走,跟著他到租賃處,等住家重建完成之後又搬回新家繼續使用至今。他也以大愛一村的地址――信義路868號和他住的門牌號碼――244號,這兩個號碼作為網路社群平臺的帳號密碼,「每天用,每天看到,每天感恩!」

◎打拚二十年 「做」收成果

〈因為你 因為我〉手語歌的帶動,全體手牽手,在溫馨的氛圍中,展開另一場的訪談。「你是如何走過二十年?」彭秀蓁請問受訪人徐逢助。

「打斷手骨顛倒勇」是徐逢助二十年來努力奮鬥的體悟。地震那一年,分期付款才五年的房子倒了,債務還在,三個孩子不滿十歲,光靠一份仁愛高農炊事技工的薪水無法過日子。住進大愛一村之後,他認識一位包墳墓工程的鄰居,「原本蓋墳墓的工作心裡是不敢的,但想到孩子未來需要栽培,還是鼓起勇氣去做。」二十年來,只要假日他就去打工,不但再度重建幸福家園,三個孩子也都有穩定的工作。現在的他依然保持了勤奮的本色,假日在餐廳打工。

「住進大愛村給我最大的感受是這個社會是溫暖的。」徐逢助九談到九二一時看到慈濟的大愛,他的愛心也被激發出來,加入慈濟會員。「人家幫助我們,我們也要以微薄的心意去幫助比我們更更困苦的人。」志工彭秀蓁鼓勵徐逢助夫婦加入慈濟志工的行列。

「人生一定要打拚,一定要做。今天有這樣的成果,覺得很安慰,辛苦總算有代價。」徐逢助與臺下會眾互勉。

◎回顧九二一 大愛銘心

心靈交會時刻,在桌長的引導下,住民們彼此傾吐這二十年來走過震殤、迎向未來的心路歷程。

邱樹煌身旁坐著女兒邱瑞粧和邱惠敏。說起父母在地震中的遭遇,邱惠敏仍語帶哽咽。他們的家在地震時倒下,爸爸被大型電視機壓住好幾個小時之後,才被挖土機從瓦礫堆中救出,因背部骨折搭直升機送往臺中開刀,所幸得以康復。從二樓直接跳下的媽媽恐懼猶存,不敢再住磚造的房子,就住在帳篷裡。

二十年來邱樹煌始終心懷感念:「感恩再感恩,好在有慈濟、上人在救世人,九二一慈濟對埔里幫助很多,做的事都是非常特殊,很感動。」

「很感恩有慈濟,那麼迅速幫我們蓋好房子,讓爸爸媽媽可以安住。」邱瑞粧因為親眼看到慈濟人夜以繼日地為災民趕建組合屋,所以若是聽到有人批評慈濟,她就會抱不平,她只能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坐在另一桌的陳宏文、楊雪珠夫妻特地帶來了相簿,裡面記錄了在大愛村的生活。陳宏文表示:「組合屋雖小,可是生活機能非常好、非常完備,住得很舒服。」楊雪珠認為受災後能住進慈濟大愛村是所有受災戶中最幸福的。在相簿裡她寫下對當時小學一年級的兒子的期勉:「在愛的村莊裡度過了另一種童年,何其幸運,好好珍惜吧!」感恩慈濟的大愛,今天他們一家三口成為桌長陳景美的會員。

鍾禮芳與王月英兩人相鄰而坐,她們是住在大愛村時的鄰居,從此成為相互照顧的好朋友。很巧,後來住進北梅社區又是比鄰而居。王月英回憶當時抽到大愛屋時彷彿中大獎般歡騰,裡面家具用品一應俱全,入住時只帶去自己的衣物。她說:「真的很感謝慈濟,讓漂泊的身心,可以安定下來。」鍾禮芳此時也感性地說:「我還記得當時住的門牌號碼是300號,電視我也還留著。」

志工陳雅琇與王月英互動時,得知她目前生活有些困難。她思及舉辦這次活動的用意,就是要知道這二十年來住民過得好不好?既知有住民生活遭遇困境,那慈濟人就要做不請之師。於是她主動將王月英提報為個案,希望志工予以進一步關懷。

◎愛心起共鳴 善緣相續

在住民的一場心靈交流之後,草屯區志工洪啟芬醫師上臺現身說法。當年草屯鎮僑光國小也是慈濟「九二一希望工程」援建的學校,擔任家長會長的他受邀幫忙綁鋼筋,投入中深受慈濟人樂於付出的精神所感動而加入慈濟,幾年來積極參與國內外賑災、義診,發揮生命的良能。他也以影像、照片見證不管國內外,只要有災難的地方就有慈濟人的身影。他說南投接受慈濟最大的幫忙,呼籲在場人人點滴付出、做個慈悲有福之人。

聽到洪醫師的呼籲,高宗暘深感自己有能力去付出,於是響應捐心蓮活動,希望能為苦難人盡一分心力。出席感恩茶會,高宗暘有感而發:「很感恩上人及慈濟團隊對我們的關懷,二十年來心心念念記得我們,真的非常感恩!」

一場凝聚大愛村家人的感恩茶會,在溫馨的互動中圓滿。雖然邀約住民的過程充滿挑戰,但聽到住民紛紛感恩當年有慈濟的大愛屋讓他們安頓身心,而現在也都過得好,孩子也有了安穩的工作,志工們無不感到欣慰,也期待藉由這一次的相聚,能讓這分善緣接續到未來。

圖左 :為了邀約二十年前的埔里大愛村住民參加感恩茶會,志工憑著僅有的幾個線索,一一登門拜訪,再向其打聽所認識的住民,歷經一個多月的日夜奔走,找到了七十八戶住民。[攝影者:施金魚]
圖右 :張茂安、張曹博女夫婦帶來當年組合屋擺放鑰匙的小屋紙盒和蠟燭心燈,那是他們心中最溫暖的大愛村的家。[攝影者:張正佳]

圖左 :劉阿系(右二)抱著感恩心來參加茶會,她除了想看看老朋友,最重要的是要告訴志工:幸好當年有你們,現在我們過得很好。[攝影者:潘常光]
圖右 :志工帶動〈我們都是一家人〉,感恩茶會就在愉快的氣氛中展開。[攝影者:潘常光]

圖左 :只因不忍見到上人帶著哽咽說著對災民的不捨,志工張明貴(右三)放下個人的營建事業,從埔里大愛一村動工到大愛二村完工,六十九天全程投入監工的工作,使命必達。[攝影者:潘常光]
圖右 :九二一地震中住家全倒的高宗暘表示,住大愛村那三年是關鍵期,對他們身心上的安頓幫助很大,他感恩上人和慈濟團隊提供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攝影者:潘常光]

圖左 :〈因為你 因為我〉歌聲中,全場隨著旋律擺動;有你,有我,人人付出一分愛,世界將更美好。[攝影者:潘常光]
圖右 :二十年來,徐逢助除了一份仁愛高農炊事技工的工作,還利用假日打工賺錢,重建被地震摧毀的家園。他告訴臺下會眾:人生就是要打拚,辛苦總是有代價的。[攝影者:潘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