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旦的Mr. Chen

2019-07-25   | 林玲悧
約旦慈濟志工陳秋華在當地被稱為「Mr. Chen」,其人格與行事作風,深受各方人士信賴與愛戴。(攝影者:王瑾)
「當他們看到物資來的時候,不管是大米或是任何東西,他們的手伸出來就是給我、給我、給我;就是,我要、我要、我要。沒有設身處地,我們很難想像他們的生活有多麼的需要,有多麼的困乏。」——約旦社區志工林芝

「發放時有小孩的躁動,那是因為以前的NGO作法造成他們的不安全感,例如二百人次但只有二十份的物資,就是物資丟下來,讓他們來搶。雖然慈濟已經發放了六年,也告知只要有發放券就可拿到物資,但他們仍存在不安全感,看到發放的物資越來越少,就開始躁動。」——約旦 陳秋華

以血以愛供養

「濟暉啊,不能停歇,我願意用我的血來供養難民。」證嚴上人慈柔地說道,陳秋華隨即驚醒。原來是一場夢!

2011年敘利亞爆發內戰,難民潮湧現。2015年,三歲男童亞藍伏屍土耳其海灘上的照片震撼全球,難民困境不再只是事不關己的報導或網路上的視頻了,世人再難閉上雙眼,對難民的處境視而不見。其實,慈濟對敘利亞難民的關懷從未停歇,志工陳秋華從立足約旦,從戰爭爆發,便持續投入難民關懷。陳秋華的悲心殷切,但2016年8月的一場發放中,難民的情緒起伏,開始出現暴躁、推擠等狀況。這種景象讓他很傷心,萌生中止每月難民發放,將經費全部資助數百位兔唇、無肛症等難民病童龐大醫療手術費用的想法。沒想到,陳秋華當晚即夢見證嚴上人如是說。

上人夢中一席話,驚醒了陳秋華,讓他深深懺悔自己的意志不夠堅定,立即打消了放棄的念頭。二○一七年二月十二日,三場「國際大愛 心蓮滿人間」祈福音樂會,於臺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近萬人參與。音樂會上,陳秋華說:「去年8月5日,夢見上人,上人說要用他的血來供養難民,濟暉震醒,真的是非常的懺悔,是濟暉的毅力不堅和無明。九月份的發放關懷時,我跟敘利亞的難民鄉親們懺悔,我跟他們說:『上個月,我曾經想要放棄你們,但是上人在夢裡告訴我,他要用他的血來供養你們。』難民們聽了都非常的激動,都哭泣了。」他接著說:「上個禮拜,我跟他們講,我要回到台灣,向台灣人的所有人的愛心說感恩。他們就說:『你回去好好的幫我們感恩上人,抱抱上人。』所以我就我就回來了。」

「濟暉不曉得怎麼感恩,只能用頂禮的方式感恩台灣人的愛心一直陪伴的敘利亞鄉親,讓他們可以平安地回到他們的國內。感恩,再感恩!」

陳秋華在臺上頂禮的畫面感動許多人,也讓臺灣籍的敘利亞媳婦賴花秀在臺下流下淚水。「Mr.Chen是跟敘利亞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武士,但是,他可以五體投地的向所有參加音樂會的人感謝。那個時候,我真的是崩潰了。」
為了感恩臺灣慈濟志工為約旦難民籌募援助資金,陳秋華(左二)前往各募款活動頂禮致謝眾人,一旁的賴花秀(左一)親眼目睹而深受感動。(攝影者:陳先元,日期:2017/07/04)

不能退轉

賴花秀是雲林人,1994年前嫁給在臺北工作的敘利亞籍丈夫,2007年隨丈夫回到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定居。2013六月,她帶著十歲的兒子返臺探親,原本預定八月返回敘利亞,沒想到內戰衝突愈演愈烈,丈夫要她暫時留在臺灣;一家人因此分隔兩地。

賴花秀住在敘利亞時收看大愛臺節目,敘利亞戰亂,她開始想著如何幫助及關懷難民,透過網路,慈濟志工介紹她尋求附近志工幫忙;可是她懷疑慈濟是佛教,而敘利亞都是穆斯林,慈濟有可能會幫忙嗎?當她和約旦慈濟志工陳秋華聯絡後,陳秋華馬上與她視訊了解情況,開始著手幫忙救助活動。

2019年齋戒月發放圓滿,賴花秀用英文跟約旦的本土志工分享她的心路歷程。她說:「我跟慈濟的因緣是因禍得福,敘利亞的戰爭是一個苦,也是一個福報,因為我認識Mr.Chen。過程中有許多的挫折,酸、甜、苦辣都有,最重要的是2012年認識慈濟,有幸見到上人,讓我得到上人的開示,『對的事,做就對了。』」

2014年,她來約旦,跟著陳秋華做慈濟,她說:「剛來時,跟著秋華師兄伉儷去探望三位殘障的約旦姊妹。我看著他們扛著大米往上爬,那個階梯之高,連我自己都很難上去。當時我想,這一個人是什麼樣的一個寶!我要從他的身上挖寶,從那時候開始,我跟著他做慈濟。」

她是敘利亞難民,一位虔誠的穆斯林,2018年賴花秀成為約旦分會的職工,但是做了四個月之後,已經有點負荷而想退轉。2019年1月23日,約旦社會部立案成功,約旦分會正式成為INGO,當她聽見陳秋華師兄說:「二十一年四個月後,我們成立了。」,賴花秀大為感動,她說:「Mr.Chen堅持了二十一年四個月,而我才四個月,所以那時候我告訴自己,我有什麼權力退轉?!」

鐵漢柔情

所有接受認識他的約旦人都稱呼陳秋華Mr.Chen,他是賴花秀口中的武士;是哈山親王口中「溫柔的巨人」,證嚴上人則說:「他四大志業、八大腳印,步步踏實。在回教的國度裡,現大將軍身來度化眾生。」,用「大將軍」來形容他,不只是他確實是跆拳道八段的高手;是約旦王室的侍衛,上人說:「約旦慈濟人以少數人力深入苦難之地,除了長途往返,精神、體力的一大負擔,還要面對難民的爭搶暴亂,前線救災如同上戰場一樣危險。」

以2019年齋戒月為例,發放二千零六十九戶,每一份物資的重量超過二十公斤,奔波於沙漠地帶發放物資,需要幾分不畏艱難的勇猛,一群高頭大馬的阿拉伯本地志工如阿布湯瑪斯(Abu Tomas)、哈達(khader)教練及跆拳道的學生都在後端搬送物資,不搶前居功,只是黙默的付出,承擔較辛苦的工作。而這些彪悍的本土志工都是Mr.Chen 的學生,或是學生的家長。

旅居約旦的陳秋華,是約旦皇室哈山親王的跆拳道教練與顧問,多年來帶領選手在國際比賽中屢創佳績。阿布湯瑪斯(Abu Tomas)十三、四歲的時候就聽過Mr.Chen的威名,後來他把兒子送到他的道館去學跆拳道,自己則跟著這位老師做慈善。

起初,阿布認為慈濟和其他慈善團體沒兩樣,就是物資發了就走,沒有太多期待。但2002年在北部紮來喜地區加薩難民營的一場發放,卻改變了他的看法。當時,慈濟人捐贈二十三部輪椅給行動不便的人,其中有位長者當場哭了出來:「我有五個孩子,沒有人買輪椅給我;我整整在地上爬了五年,竟是你們外國人幫助我!」老人的眼淚,讓阿布頗為震撼,體會到慈濟人是踏踏實實做慈善。

「我們是約旦人,卻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同胞;反而是你們外國人幫忙。」懷著一分深刻的感動,阿布向陳秋華許諾:「從今天開始,我要做你的志工。」(註:慈濟月刊第493期)

哈達(khader)教練高中時代就受教於陳秋華,師徒之情迄今三十六年不輟。個頭高大馬的阿拉伯男子,談起恩師Mr.Chen竟是感動萬千,現出鐵漢柔情。他不僅學會他的武術,更將恩師「竹筒歲月」的精神,帶到他的學校去實踐。他說:「我在學校做個投錢箱,學校二十個班,每一天到每一個班級去,不管錢多錢少,請同學投,每一個禮拜宣布募到多少錢。」

他任教於公立學校,他很嚴格,要求學生服裝整齊。有一次,他發現有兩個同學,怎麼一個來,就另外一個就不來,問了之後才知道他們是兄弟,卻只有一雙鞋,就是今天你穿去上學,我留在家裡;還有許多窮學生,買不起制服。他在學生畢業前,跟孩子們說:「希望你們把尺寸不合,不能穿著制服捐出來。」雖然很多衣服似乎也很破舊,但是他也不傷捐贈者的心情,全部收下來重新整理。齋戒月到來之前,所有的學生都會回去跟他們家人講說要開始募款了,也有一些富裕家庭的家長會捐贈衣服、鞋子等物資。孩子們都知道這些錢,這些物資就是要幫助學校最窮的學生。

愛與慈悲是無形的,但是它能被傳揚與實踐,透過行動,愛的漣漪具體而微地擴大並傳出去。
陳秋華(右一)善待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不論對方的年齡、國籍或身份。(攝影者:王瑾,地點:約旦馬弗利克進修中心,日期:2019/05/09)

把愛傳出去

馬弗拉克,毗鄰與敘利亞接壤的邊境,是許多敘利亞難民停駐的城市。約旦救難組織(Jordan Relief Organization)租用民房第二層樓做為進修中心,教學六至十四歲的孩童,慈濟借用進修中心作為義診場地。

2019年5月9日,約旦分會再次借此場地,為難民義診。馬弗拉克進修中心的校長阿布阿米爾 (AbuAmeer)跟陳秋華師兄說:「我在臉書上宣揚慈濟,我可以當慈濟的代言人。」

阿布阿米爾(AbuAmeer)在臉書上貼文說:「全世界找不到像慈濟這個組織。」2018年慈濟人醫會藉此場地舉辦大型義診,他看見醫療志業執行長林俊龍拿起掃把掃地,那個畫面讓他十分震驚,他說:「明明是領隊,而且年紀那麼大,慈濟是以身作則的組織,感恩慈濟。」

陳秋華向他解釋「付出無所求」的涵義,他直說很多回教徒一天拜五次,可能都只為自己而祈求,而慈濟人的愛不是表面的愛。阿布阿米爾(AbuAmeer)回想剛開始和慈濟接觸時,許多慈善團體的援助都已紛紛退出,他並不指望慈濟會幫助他們,沒想到慈濟說到做到,一直到現在,學校提報的手術個案,都是Mr.Chen和志工親自陪伴送去治療,這樣的情景讓他非常感動。
陳秋華(左)在馬弗拉克中心,在醫師的說明下,一起檢視醫療個案的X光片。(攝影者:許斐莉,地點:約旦馬弗拉克中心,日期:2019/05/08)

世世代代的關懷 

2019年5月1日,由臺灣前來的齋戒月發放團抵達約旦,隨即會同慈濟約旦分會長期關懷的慈心之家的兩位單親媽媽帶著熱食起到本土貝都因帳篷區進行餵食。5月13日,發放團返抵家門的前一日,再次前往這個本土貝都因帳棚區進行發放。

前往機場的高速公路沿路是現代化的約旦,沿線所見盡是高級的別墅,下交流道,轉個彎,走上一條小路。志工們看到的也是房子,是千百年來不變的貝都因帳篷。天還是那麼藍,氣溫還是那麼高,蜂擁而來的孩子們一樣是赤著一雙腳,臉上掛著鼻涕。

除了齋戒月的發放外,今天陳秋華師兄特地買了一些蛋糕來給孩子們。志工們蹲下來,把孩子們一個一個的帶到跟前,細心地用濕紙巾擦乾淨他們的小手。擦著擦著,志工們只覺心疼,不是那髒到不行的小手,而是手上有著新、舊傷口,有的已經發炎了。大部分的孩子光著腳跑來跑去,他們的生活場域中到處是撿回來破爛,滿是破掉的燈泡與鐵釘。「不是沒發放過鞋子,而是他們不穿。」陳秋華說。蛋糕很快就吃完了,每個孩子手上又多了棒棒糖,還是圍繞著志工轉來轉去。小小孩的棒棒糖掉在地上,沾滿沙塵的糖果,不減其美味,撿起來繼續吃。

這是個小帳棚區,十份物資很快的發放完成。對陳秋華師兄而言,是去到艾德貝的帳篷裡面,送去兩罐洗腎病人的營養品。從艾德貝的婆婆說起,愛的關懷已經是沿襲十年了。婆婆因嚴重的糖尿病,腿部潰爛須截肢,家屬無能力送醫,只想讓老人家在帳篷裡走完人生旅途。最後,志工承擔所有醫療費用,解除老人家性命之憂。沒想到手術完成三個禮拜之後,婆婆又被棄置沙漠深處,想讓她自生自滅。

秋華師兄得知訊息,深入大漠,找回老人,將她送回醫院時,潰爛的肢體散發的腐臭味,讓病房區裏的人全跑光。儘管老人家不久之後即往生,但終究是有尊嚴的餘生。

逃不掉貝都因人窮與病的宿命,艾德貝必須洗腎,被先生嫌棄「沒有用了」,再另娶他人。慈濟志工持續關懷艾德貝,每個月送來營養品。不久前,還幫助艾德貝的的女兒開甲狀腺的手術。今天是發放日,志工把上人的法相也一併請到艾德貝的帳篷來關懷她。志工引導艾德貝的孫兒、孫女們到法相前,跟孩子介紹上人,孩子們很自然地在上人法相前虔誠禮拜。

「我來教你們三皈依」心佩師姊說:「像這樣,一拜!」心佩師姊的年齡當他們的奶奶綽綽有餘,孩子們聽不懂她的語言,卻能一拜,再拜,三拜地拜下去,最後還能打手印。艾德貝的孫女學會三皈依,在上人法像前一再地合十祝禱。

這一群城市中的貝都因遊牧家庭因先前的棲地要蓋房子了,而被驅趕至此;學齡孩子有受教權,卻因霸凌問題而輟學不去。業因自做自造,脫貧之日難期,眾生的苦,向誰說去!

菩薩道的盡頭

儘管大漠武者的傳奇故事廣為人知,儘管陳秋華師兄常說:「約旦很遠,但是我不孤單,因為大家的愛跟我在一起。」幕落回到現實之地,他還是需要面對「福田很大,組員很少。」的事實。但是,二十二年來,慈濟在約旦所耕耘的志業並不是聖誕節、或是復活節、或是開齋節才要進行的工作,而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間斷,從巴勒斯坦難民開始,援救到敘利亞難民;從沙漠深處的貝都因到城市邊緣的貝都因,只要看到苦難,就盡力去救。

所以曾經有人不捨他這麼忘情地投入,心疼地對他說:「你不能假裝沒看到嗎?」也有人問他:「這麼多的難民,請問你要怎麼救呢?」他的回答很直接:「就是救跟慈濟有緣的人。」

從清晨至夜晚,日月不曾停歇地俯照蒼生;一切危險、困難,阻礙不了菩薩的愛心,以及救苦救難的腳步。2019年約旦齋戒月次發放團的奇妙因緣,再次驗證上人所說:「菩薩道的盡頭是苦難的眾生。」
陳秋華(右一)忘情投入慈善工作,實現了人間菩薩的意義與精神。(攝影者:王瑾,地點:約旦馬弗拉克中心,日期:2019/05/09)

(文:林玲悧 約旦報導 2019/05/28)

 

Copyright © 2019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