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全球資訊網

04月27日
    RSS聯絡捐款徵信服務成果暨收支報告
  • 搜尋
  • 【影音故事館】 Close
    一般搜尋

    進階搜尋
    Web
    站內搜尋
    全球社區網
    大愛新聞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希望與盼望

E-mail 列印
希望與盼望在中文裡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能準確的分辨其不同?在英文裡面又如何分辨其意義的不同?

全世界著名的脊髓損傷專家美國羅格斯大學的楊詠威教授來見過證嚴上人兩次,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談話中,「希望與盼望」這句話的意義深深打動他的心。上人說,「醫師醫病要給病人帶來希望。盼望是當病人長年被病折磨,試過各種醫師,已經不報希望了,但內心仍抱著一絲盼望,盼望有朝一日他的病能得到醫治。」 這句話聽在揚教授的心裡感受特別深。楊詠威教授長年照顧著脊髓損傷的病人。他理解脊髓損傷的病人經歷的孤獨和寂寞。

脊髓損傷使他遠離人群,他們經常必須孤零零的待在家裡,因為疾病剝奪他的身體自由;遠離人群久了,心靈也跟著封閉起來。這種苦,一般人很難體會。如何讓這一群人的生命重然希望。一直深深的繫著楊教授的心。他一直問我希望與盼望應該如何用英文表達。我說很不容易,不過似乎可以這麼說:As a doctor, we are all hoping to bring hope to the people who have given up the hope after underwent long suffering and yet are still expecting and dreaming to have someone to bring hope to them.

很難說我有沒有翻譯的很對。但是,與其說是這一句話深深的繫著他,不如說是他感受到上人說這句話的時候,所傳達的對病人無可比擬的大愛與慈悲。是這大愛和慈悲讓楊教授深深的震動。醫病,醫人,醫心。這是多麼不容易的情懷。談話不只是措詞而是語言背後楊詠威教授三十多年來醫治過無數脊髓傷病人,他致力於尋求新的醫治方法,期望讓脊髓損傷者能重新站起來。他在眾多的合作醫院中,不只挑上慈濟,更是希望與慈濟擴大合作,他的理由是,他相信慈濟的醫師所追尋及考量的都是人類最重要的公益。在楊教授身上我們看到的是成就一個科學家必備的人文情懷。

楊教授是美國愛荷華大學的文學學士,最後選史丹佛大學醫學院就讀,並成為一位世界級的傑出醫學科學家。與慈濟醫療合作的方案是運用幹細胞來治療脊髓損傷的實驗。在他身上所談得經常不只是專業成就及專業領域,而是人文關懷,是生命的理想及理念。一個醫學科學家能夠在專業領域上獲致成就,並不是為了個人成就,或得到巨大財富及名聲,而是能真正為廣大的病人努力,能真正以一個人的心情體會病人之苦。越是傑出的醫學家,越是能扣緊生命的根本。

證嚴上人不斷的鼓勵醫師能愛病人,關心病人身心之苦。他常常感恩醫師們為他照顧好這些病人。其實這好像與專業無關,卻是專業能真正成就的最重要動力。一個人能不斷的超越極限,超越現有醫療科學的瓶頸,研發創新不是為了發明新藥賺錢,不是為了贏得個人的專業高峰,而是能以病人之苦為苦,以病人之盼望為盼望。我常常在世界醫流醫學大師身上看到這種生命情調及人格特質。愛德華湯馬斯博士,骨髓移植的發明者,1990年他榮獲諾貝爾醫學獎 ,因為他的骨髓移植之發現,拯救全球數萬人的生命 。但是他一生到晚年都仍然繼續就骨髓移植及治療血癌病患的方法。專業的高峰不是他的終點,終點到了不是去享受,不是去追尋逸樂。而是仍兢兢業業的繼續努力。在他看來,問題的存在才是他努力的原因。只要還有醫療的成效仍有問題,就是他奮鬥不懈的動力。白色巨塔描述醫院裡的權力,慾望、男女關係的墮落,不都是對於生命缺乏真正的關注與熱情,不缺乏對於人類的慈悲與關愛,缺乏生命的最終理想所引起的嗎?只要我們仍然認為醫療成就是個人的聲明、地位、金錢之滿足,而不是基於對病人的摯愛,那成功之後的盲目貪欲以及因之而來的各種逃避,經常是無法避免的挑戰。

證嚴上人不斷的要求大醫王人文情懷的重要性,正是醫治現代專業人的病灶。這病灶何止是醫療,其他各種專業領域的人,為了追求自我成就高峰,在缺乏愛的灌注之下,高處不勝寒,極度壓抑的扭曲,造成壓迫式慾望的流瀉,造成生命的極度扭曲,正是現代專業領域世界裡最嚴重的問題。這問題,白日可能被光鮮給遮蔽著,可以被自信的智力結構否認著,但當白日迷人的外殼蛻下,無法抵擋的自我的空虛,又藉著慾望的宣洩而得以躲避。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李‧哈維爾因為發現癌症的躲避機制,在2001年得到醫學界最高的殊榮。但是他真正讓他追尋不懈的卻是生命內在的奧祕及意義。他來見上人兩次,請益的都是人類內在生命的意義及價值的追尋。他說他過去半個世紀的歲月在追求外在世界的奧祕,他得到很大的愉快,但是五十歲之後他轉而了解人內在的心靈結構。他在佛教思惟裡找到些許的安慰。他見到上人彷彿看到一個生命決者一般的驚喜及吸引。他問上人,世界上有沒有一個地方,能教導人們,同時認識外在及內在世界。上人回答他,人的本心如同佛心,本自清淨自如,但是心能與萬物映合,能印照萬物。當外物移開,轉變,心的不因此執著或染著,就能得清靜自在。

有了專業的高度,又不以此高度自恃,不以外物的「有」捆綁自己。這是人清靜的本源。而愛,讓我們掙脫這個桎梏。有愛的人不會只關心自己的成就和專業高度。有愛的人不會只追求發展研究,而忘卻救治眾生的生命本懷。有愛的人生,不會高處不勝寒,而尋求幽暗的慾望滿足,作為心靈空虛的逃避。愛他人的動力,讓我們能結合內在及外在的力量,共同締造新的專業高度。這正如楊教授的感觸,找慈濟做長期合作,因為慈濟人追尋的是人類最大的公益。

德不孤,必有鄰。當我欣慰於遠方的友人對慈濟深刻的肯定及嚮往之際,我們不禁自問,面對一個近在咫尺的心靈巨人,我們真正看見他了嗎?我們真正體認了他所展現的對自身、對整體人類豐沛的價值了嗎?

資料來源: 人醫心傳 第45期 社論
 

修福持慧.慈濟51


慈濟基金會51周年慶於4月展開,花蓮靜思精舍陸續舉辦朝山活動,來自全臺各地的志工齊聚參與,期許人人用心精進,永保虔誠。常住師父引領眾人唱誦佛號、三步一拜虔誠朝山。






" 懺悔則清淨,清淨則能去除煩惱。 "
證嚴法師靜思語

上人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