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旅遊度寒冬 馬慈濟馳援三輪車夫

2020-12-19   | 羅秀蓮
康復後的李金,重新騎上自己的三輪車。(攝影者:羅秀蓮,地點:馬六甲,日期:2020/12/05 )
馬來西亞旅遊勝地荷蘭紅屋前,好幾輛三輪車從早上等到下午還是零收入。等候許久不見客人,車夫們只好分散到各處去,羊腸小道的雞場街、或更熱鬧的購物商場都能看見他們騎車身影,只希望有人走累了,能招一輛三輪車代步。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直接導致了人類行動大幅減少,對於旅遊業造成了相當大的衝擊,連帶周邊相關的行業都受到重創。馬來西亞的馬六甲,雖然在11月底結束了政府頒布的「有條件行動管制令」,不過以往以遊客為主的街道上卻依然冷清,許多載不到客三輪車車夫,還是得自己找方法來度過難關。
 
這樣的情形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而且疫情仍然沒有趨緩,旅遊的復甦還看不見時間表。為了讓招不到客的三輪車夫也能生活下去,慈濟馬六甲分會制定了慈善紓困計劃,志工用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拜訪了許多三輪車夫家庭,經過評估,最後選定了十七戶發放援助。
 
2020年12月2日開始,志工分批送上一戶馬幣四百至六百令吉(約合新臺幣二千七百元至四千一百七十元)不等的慈善紓困金,緩解他們的窘境,發放總金額達兩萬五千五百令吉(約合新臺幣十七萬七千二百元)。
 
張俅妹護理師(左)及醫療同仁王及文為李金阿公清洗傷口。(攝影者:羅秀蓮,地點:馬六甲,日期:2020/11/27)

沒收入 小傷也無力就醫
 
踩三輪車已經三十年的李傑克(化名),原本從事建築業,不過當時旅遊業正興旺,看見家族不少人從事三輪車夫,自己當老闆,時間也自由,只要勤勞一些,從早踩到晚,一天能賺取上百令吉的收入,因此轉行。沒想到已快接近退休年紀,卻遇上疫情的衝擊,看著病例節節上升,他也不敢踩三輪車外出,生活也因此陷入困頓。
 
家訪時,志工發現除了李傑克外,李傑克的叔叔李雄也是三輪車車夫,而且右腳受傷了,傷勢並不輕,原來日前他騎電單車上門幫人維修水泵,在途中不慎發生意外。志工看見紗布濕了,傷口有些紅腫,幾天後,就請了人醫會成員──張俅妹護理師上門為他看看,發現原來傷口沒處理乾淨,一擠甚至還會流出深色污血,只見李雄疼痛得臉都皺了起來,張俅妹連忙替他重新處理傷口,也叮嚀他要注意患部的清潔。
 
相隔沒幾天,志工三次到訪,替李傑克和李雄送上紓困金,發現李雄的傷口已結痂了。李雄看到志工關心他的傷口,還拍開灰塵,踩上心愛的三輪車給志工看。雖然暫時還載不到客人,但是有了紓困金和健康的身體,生活還是充滿希望。
 
12月2日開始,志工分批為三輪車夫送上援助,緩解他們的窘境。圖為志工為一位年邁的三輪車夫(右二)及其老媽媽媽發放所需物資和紓困金。(攝影者:李彩燕,地點:馬六甲,日期:2020/12/03)

愛相挺不孤單 撥開烏雲見希望
 
12月2日這一天,志工最後來到三輪車夫阿羅尼亞(化名)家裡。已經從醫院返家的他,骨瘦如柴,躺在電視機前的床上,痛得咬牙不住呻吟。
 
患病至今只有四個月時間,阿羅尼亞一開始只是感覺雙腳疼痛,但是三輪車沒有生意,為了尋找外快,他也不以為意;直到11月中旬痛得無法行走了,才選擇入院。醫生診斷後,告知患上骨癌噩耗,妻子艾里西拉(化名)六神無主,看著圍繞在身邊的四個孩子及丈夫、年長的奶奶,無計可施。
 
志工初步家訪時發現妻子的無助,尤其才三歲孩子沒有奶粉喝,於是志工們再次造訪時,就帶來了奶粉,讓孩子補充營養,同時探望還未成功排期做化療,卻主動要求回家的阿羅尼亞。
 
在家裡,阿羅尼亞即使服用止痛藥,也止不住的全身疼痛,只能喝些稀飯或菜湯,太太就近身邊照顧,其他孩子看見不一樣的爸爸時會問:「為什麼父親會變成這樣?以前可以騎三輪車、現在不能,吃東西都辛苦……」孩子們看了也心疼,也會主動陪在阿羅尼亞身邊,陪伴照顧他。
 
丈夫健康出狀況,家裡的重擔就落在艾里西拉身上,不但得忙著阿羅尼亞複診的手續,還有家裡的生計問題。志工們明白他的處境艱難,也主動關心他:「如果妳有困難,記得身邊有我們。」這句話給予她很大的支持,在接過慈善紓困金時,她眼眶紅了,輕握著志工的手,哽咽著說:「很感動,多謝慈濟,多謝全體幫助我們的人。」
 
新冠肺炎的疫情目前還看不到終點,旅遊業的復甦也沒有時間表,三輪車夫們所面臨的困難都還是現在進行式。慈濟志工透過訪視關懷,送上慈善紓困金,並針對不同需求給予不同助力,希望能夠助安穩家庭,更要轉化氣氛變正能量;紓困解難只是一時,更重要是幫助他們穩健站起來,勇敢面對新生活。【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 文:羅秀蓮 馬來西亞報導 2020/12/08 )

 

Copyright © 2021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