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惡婆 「幼」見七旬菩薩軟實力

2021-10-14   | 李明霂、曾慶安
黃幼妹在八德靜思堂諮詢值班臺,態度親切服務參訪的會眾。(攝影者:邱泓宸,地點:八德靜思堂,日期:2021/09/22)
「假如沒進來慈濟,我會變成惡婆,還好我有進來……」七十五歲的她,對人事看淡轉化,臉上浮現恍然大悟的表情,說話有穩穩的安定感,令人難以想像,她過去曾是一位強勢、理直氣壯的人。
 
內心轉變  照見自在力
 
「靜思堂您好,請問有什麼事?」「請進,請問有需要什麼服務的嗎?」每天,八德靜思堂諮詢值班臺,志工穿著背心,服務著來電或參訪的會眾,態度親切,盈滿一家人的溫馨味道。
 
個子不高的黃幼妹,這天,端坐在一偶的方形桌,神色自如,面對來訪的會眾,服務話家常。桌上一盆黃金葛,綠意悠然,一如她從承擔中磨鍊出知足與感恩,全身充滿安然自在力。
 
「我現在老了,好像也沒有脾氣,人家講什麼,不會感覺又受到什麼刺激,改掉就好,也不會記恨在心裡,這是我改變最多的。」投入慈濟二十多年,她因改變而美麗,因放下而柔軟。這一片安然自得心境,是她背後含藏著,一次次付出淬鍊中,帶來的隱隱疼痛,如蜘蛛蟹脫殼,做著激烈的掙扎。
 
走入佛門  擊穿心中苦
 
黃幼妹在1947年,出生於新竹新豐鄉,她是家中五個孩子的長女,有三個妹妹,一個弟弟,與父母一起住在大家族裡。五代同堂,二、三十個人,一起種田及經營雜貨店。店面很大一間,又為在人潮聚集的火車站對面,生意是非常好,小孩子們都得要幫忙。「店什麼都有賣,木炭、地瓜、棺材等等,所以粗重的工作我都也要做。」乘著時光機,她回憶年少時。
 
處在重男輕女時代,初中畢業,黃幼妹水到渠成地留在店裡幫忙,無形中她練就一身能幹的本領。
 
二十五歲的年紀,黃幼妹經阿公作媒,嫁到隔壁鄉鎮。先生正常上下班,為讓生活過得更好,舉家搬到三重租房子,也考取臺北工專夜間部,那時育有二兒一女,她看先生忙著賺錢,晚上又要讀書,無比辛苦,便學習幫忙做衣服,貼補生活所需。
 
忙碌的生活,在彈指之間逝去。1979年,黃幼妹全家搬到桃園八德。同住的婆婆思想守舊,對她不善於煮飯、做家事,扣上「惡媳婦」的帽子,總常對她碎碎念與過度苛責,罵出來的話盡是難聽,她禁不住也將婆婆扣上「惡婆婆」。
 
委屈纏繞,她度日如年,對婆婆既是害怕又充滿恨意,但她不敢回嘴,總將滿腹怨氣往肚子裡憋,待回房時,她才放聲大哭,先生見了也於事無補。「我不要一直過這樣的日子!」打從心底反抗的她,開始蘊釀要找出一條離苦解脫之道。
 
1981年,經朋友牽引,三十四歲的黃幼妹,開始跟著人家跑寺廟,「為什麼結這樣的緣?原來是前世沒結好緣,我要解冤釋結。」知因識果,她決心要在這一世與婆婆結好緣,態度便開始逆轉,不再擺臉色給婆婆看,「我每天念佛回向給婆婆,婆婆看到我改變,她也開始改變,也就不太會罵人了。」心慢慢安定下來,暮然回首這一刻,她印象深入,鮮明清晰。
 
2001年,慈濟志工黃幼妹至花蓮靜思堂參加慈青幹訓營(攝影者:黃幼妹提供趙冠宇翻拍,地點:花蓮靜思堂,日期:2021/09/11)
卸下我慢  無我不愛的人
 
熱衷跑道場,轉瞬之間五年了。一天清晨,陽光很好,透過玻璃窗照到心裡,暖暖的。黃幼妹依約到九華山朝山,碰到一位師姊,向她介紹慈濟,她聽了很感動,當下成為慈濟會員。
 
「上人說,普天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普天下沒有我不原諒的人…..」師姊來收善款,也與黃幼妹結緣「渡」的錄音帶和上人的佛典書籍,當她看到「普天三無」這句話時,與上人悲心相契,竟哽咽到說不出話,她低頭自省,「總覺得別人,好像都對我不好,心就會產生一種怨恨的心結,但上人說到普天三無,竟然把我整個人敲醒,我心想要好好來學習。」
 
早期「渡」與「悟」系列錄音帶,影響許多人,內容都是慈濟志工現身說法的真實故事,黃幼妹越聽越震撼,如擊鼓力道越來越強,她乾脆自己去請購來聽,還積極向鄰居介紹慈濟,「師姊要來我家講慈濟的故事,你們要來聽喔。」鄰居每次一來十幾戶,會員也持續增加,一年後,師姊便鼓勵她當委員。
 
黃幼妹有股衝動,但先生剛好要出國工作,她又要照顧輕微中風的婆婆,培訓委員這念頭就此打住。1991年,婆婆往生,告別式採用佛教儀式,有好多慈濟人來祝福結緣,她再次深受感動,不由喚起當初她想當委員的那一念心。
 
歲月如梭,三年後,上人行腳至永安聯絡處,就在她跟著大家頂禮的那一刻,決定要與載她前來的楊美雪一起受證委員。五十歲知命之年她受證,兩年後承擔小組長,人事磨練讓她心境更上層樓,「我個性比較強勢,都要人家聽我的,當了組長才知要跟人家結好緣,我慢心漸漸去除,也較學會尊重別人了。」入人群磨練,她磨掉好多稜稜角角,就如磨著一塊玉石,到最後化為一片,看不見原來的她。
 
輾轉又過兩年,她也兼慈青幹事。「聽到上人說,要給小孩種下善種子,父母就要用菩薩的智慧來帶自己的小孩,用媽媽的心來帶別人孩子,我就很想要學習。」她陪伴慈青一起成長,也盼教導自己的孩子能更有善根。
 
然而,就在黃幼妹五十八歲那年,先生適逢退休之時,他卻面臨洗腎的日子。那時候,黃幼妹每星期一、三、五,早上五點半起床,就要陪先生去洗腎,回到家已經是下午一兩、點,加上自己兩隻腳膝關節退化,走路會痛,以致整天感到渾渾噩噩,「這是我一中最痛苦的時候,還好每星期二、四,先生不用洗腎,就請他載我去環保站煮飯,星期日載到靜思堂帶培訓。」苦中不忘做慈濟的她,讓鬱卒的心,敞入滴滴善水,稍獲得喘息機會。
 
2003年慈濟志工黃幼妹參與興建桃園靜思堂。(攝影者:黃幼妹提供,趙冠宇翻拍,地點:桃囻靜思堂,日期:2021/09/11)
珍惜付出 活出真價值
 
這樣日子走過十三年,有客家人堅毅頑強個性的黃幼妹,2015年,已近七旬的年紀,她把握因緣轉換跑道,接了諮詢窗口,「組長一直要我做,我心裡在想,年紀大了,電腦也不是很會,會有些擔心害怕,後來師姊鼓勵我,自己也想想,就邊走邊學,認真一點,當有開會就去,有諮詢訊息就要看。」忍著雙腳帶來的疼痛,她依然面不改色,勇於承擔。
 
有承擔就有考驗,組裡的諮詢勤務,要讓每一個人有參與學習的機會,但大家參差不齊,黃幼妹一時心生困擾,到最後她還是克服,想發設法對較無經驗的諮詢師姊常叮嚀,「我們說話態度要柔軟、桌面要擺整齊,會眾過來,我們要歡喜接引……」諮詢是靜思堂的門面,她深怕一個不好表現,影響到慈濟形象,總是盡心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做好諮詢接待,黃幼妹透過服務會眾,不僅累積經驗,增加了智慧,當下次碰到同樣問題時,她會知道用什麼方法來互動,「會眾來,有的是心理問題,那我們就儘量傾聽,不給予很多意見,當他說出他的苦,我們會以上人的法來跟他輔導,最後心結有點解開,露出歡喜表情,我們自己也會很歡喜。」
 
心開運轉的黃幼妹,感恩有福可以付出,她記得有次在做諮詢時,碰到一位師姊,從臺中走了好幾天的路,精神恍惚地來到靜思堂。聊了一下後,得知師姊患有精神分裂症,當場氣氛陷入緊張,她趕緊向她要了電話,打電話給家屬。
 
聽到家屬要來,這位師姊開始樓上樓下跑,想盡辦法要鑽出去,不得已將大門關起,黃幼妹與三位師姊緊緊看顧著她,拿水給她喝、拿飯給她吃。但還是一個不留神,在家屬到來之前,這個師姊還是跑了出去。
 
「是受了什麼刺激?為什麼會這樣?」黃幼妹心生不捨喃喃自語,隨後轉念想,「自己好幸福,我身心都很健康,只是腳走路比較不方便。」
 
今年七十五歲的慈濟志工黃幼妹(左),與志工們在八德靜思堂擔任香積志工。(攝影者:邱泓宸,地點:八德靜思堂,日期:2021/09/22)
承擔淬鍊  從原石到寶石
 
「靜思堂好大,那麼大的福田,我也要來參與,我決定要去開刀。」2018年5月,這天腳痛了二十幾年的黃幼妹,參加八德靜思堂上梁儀式,看到偌大的靜思堂,有感於承擔使命,卻心有餘力不足,最後她給自己下足動手術的勇氣。三個月後,她於七十一歲這年,果真去動膝關節手術。
 
受證二十五年,黃幼妹感恩這個好因緣,讓她開刀順利,換得更健康的身體,個性也因做慈濟大逆轉,變得更圓融,「懺悔以前的個性很自大、我慢,別人講話都不對,自己也沒有耐心聽,別人話還沒講完,我就說我知道。」承擔協力組長八年,她剛開始懵懵懂懂,跌跌撞撞,講話會傷人,但卻讓她磨練很多,「人群裡才有機會磨練,把自己稜稜角角磨掉,才會懂得尊重別人,跟人家結好緣,這真的很重要。」從強勢、急性子,到低頭、彎腰,她如獲至寶。
 
「運命」掌握在自己手裡,黃幼妹趁身體還可以動,一心堅持走菩薩道,老來聞法更是讓她擁有一把智慧鑰匙,「能夠做慈濟和聞法是累生的福報,若沒進來我會變成惡婆,所以來世我還要再做慈濟,不能斷線,走對的方向,就是生生世世跟著上人。」
 
個性定了,生活也逐步踏實,黃幼妹覺得人生很圓滿,「聽到是是非非,我會分辨,也不再去追問,我覺得我的改變,讓我很安然自在。」因轉變她一直進步,因自謙她說她還有進步空間。
 
不做惡婆做菩薩,年老的黃幼妹自我生命盤點,跨越層層關卡,展開軟實力,人生越加自在與圓融。【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李明霂、曾慶安 桃園報導 202110/11)
 
Copyright © 2021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