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誠懺悔  覺察有情

2022-06-06   | 慈濟基金會
土耳其的胡光中居士,本身是穆斯林,卻代表佛教的慈濟基金會遠赴天主教國家的波蘭發放,援助以東正教信仰為主的烏克蘭難民。上人開示:「這種不顧自己,為了眾生有苦難,所以不為自己求安樂,萬里迢迢去幫助那些難民。他要回家了,還要單獨一個人開車。這真的不是菩薩,誰能做得到﹖誰願意誰能踏出這一步?」
【證嚴上人6月6日志工早會開示】
「人類過去一直、一直都很自大,認為人可以克服一切,可以創造一切,太自不量力了﹗其實看看這一波的疫情,是看不到也是摸不著,所以它擋不住,要靠的是我們人要真誠地反省,我們要真誠地虔誠來做懺悔,沒有其他的妙藥。有錯了,趕快自我反省、懺悔,不要往錯的方向再前進,自己要自我挺直,有錯的方向要趕快停止。」
 
證嚴上人在6月6日的志工早會上,提醒大眾要提高警覺,並且虔誠地覺醒懺悔,發現走錯路,就要趕快停、看、聽一下,盤點思考後,再重新調整往對的方向。否則人為惡念帶來的戰爭,總會讓無辜的人民受災,就如目前烏克蘭的狀況。
 
「到底發生什麼事?他們的好好的家園,美好的家庭,溫馨的親人,不知道有幾代、幾十年、上百年都是平安的過,溫馨創造的家園,到底什麼事?把他們的祖先所建設的,很有人文、很美的都會區,那樣地美;(發生)什麼事情?剎那之間,空中丟下來的炸彈或者是槍砲的射(擊),突然間就這樣看著、看著很令人心碎在當地,當事人那一個個大樓,一個個房屋、家園的主人,他們那個時候到底他的感受是什麼?」
 
戰亂之下無完卵  悲悽苦慟不由己
 
俄烏開戰已屆百日,除了外在家園、建築的損毀,更令人難熬的是身心的受創,以及親人之間的生離死別。
 
「那整天轟轟的砲火聲,那樣地驚嚇!到底他們在分秒鐘如何過日啊?畫面所看到的這樣的老婦人,看到她臉部受傷,那身體有沒有受傷?現在我們畫面看不到,但是呢?身體所受傷的是痛啊!相信他們的心裡更痛、更破碎。家園已經破了,身體已經受傷了,身的破、心的碎,不知他的家人有沒有損傷?的確看到了那樣的畫面,悲悽苦難,這是眾生的共業。他們累積的共業、共生存在這樣的國度,因緣會合,時間累積了、業力堆積了,就這樣少數人的起心動念,莫名奇妙地這樣戰爭起來,變成了這樣的境界。」
 
難民中更有許多稚小的孩子,非常可愛,卻在這懵懂無知的階段,面臨了人間如此殘酷的現實。
 
「他們的環境突然變這樣子,本來都是父母、奶奶、爺爺的心肝寶貝,也許他們都時常揹在背後或者是抱在懷裡,突然之間,揹著他的爺爺、父母是否還在?抱著他的媽媽是否跟他在一起?我們都不知,但是畫面所看的長長的道路、孤單的孩子,這麼幼小的孩子,他們這種一步、一步,一步步地哭著臉,可以看見他的苦,可以看到他走路的艱難,每一次看到了,那樣的畫面總是很心疼。」
 
逃難的路上,不斷上演著離別的哀與慟,五十七歲的安東尼娜,因為軟骨發育不全,身高只有一百三十公分,帶著八十四歲的媽媽逃到華沙。
 
「看到了這種殘疾,在這個時代裡,同樣要逃命要活下去,這不知道要走多遠的路?多麼辛苦。看看志工要接近她就要蹲下來,高度差不多,她走路很不方便,已經跑了多遠、多遠的路,八百公里,為的是保命,要活下去。生命之可貴,人人都是貪生怕死,生時的確是人生的一大事,無奈地由不得自己的。」
 
前路茫茫無盡期  人間菩薩會苦地
 
面對自己國家這樣突然間地大變化,而且來得這麼快,他們也不知為什麼?為求生存只能逃難到國外。
 
「這樣的逃除了身體的感受,到底辛苦逃出去,將來的生活呢?前途茫茫,能再回家嗎?回家呢,又是怎麼樣的家?這種到底他們的人生有今天,但整天都能平安活下去嗎?今天整天平安可以活下去,那明天呢?明天人要走到哪裡去?是前途茫茫一直往前走嗎?或者是可以停,可以想一想、看一看,回家的路有多遠?想要回家,多遠的路要如何回去?回去了,家還在嗎?回去親人還在嗎?不知向前或是回頭、往後?這都是不知,此時的下一刻是什麼?這就是現在當地人的感受。」

上人感慨,這就是戰爭亂世,讓他們過著不得安穩的人生,真的是苦不堪。而來自全球各地的慈濟人間菩薩,聞聲救苦,前往波蘭發放,膚慰、關懷難民,讓他們的身心暫時有喘息的機會,思索自己的未來。
 
「時間這樣在過,總是呢,菩薩們這五十多年來,到現在天天都是跟國際的菩薩們對話,我們也看到有十二個國家的慈濟人,四十多位現在大家集合在波蘭華沙。為什麼這麼多的國家慈濟人在那裡集會在做什麼?為了要幫助難民。他們受盡了戰火的破壞,他們為了生命在逃難,所以國際間的人道精神團體,也有不少國家集會在那裡,我們也是人道精神其中的一個團體。」
 
慈濟人不捨眾生苦難,總是風塵僕僕,不辭千萬里前來付出。土耳其的胡光中居士,本身是穆斯林,卻代表佛教的慈濟基金會遠赴天主教國家的波蘭發放,援助以東正教信仰為主的烏克蘭難民。為了回到土耳其處理事務,又獨自一人花四十多小時開車回去。
 
「一個人要開車開那麼遙遠,要在哪裡過夜?隔夜休息,單獨一個人,所以黃思賢居士就說:『自己一個人開車,很沒有伴,你四個小時就打一次電話。』總而言之,這種不顧自己,為了眾生有苦難,所以不為自己求安樂,萬里迢迢去幫助那些難民。他要回家了,還要單獨一個人開車。這真的不是菩薩,誰能做得到﹖誰願意誰能踏出這一步?」
 
覺有情人跨宗教  共一名稱是慈濟
 
為了讓胡光中居士開車時不致於太疲累,上人請他將沿途的美景風光拍攝下來分享。
 
「果然就有拍了好幾張風景,他到多瑙河,多瑙河也是世界很有名的,他經過了,拍了多惱河的風景回來,他的心地風光很美,這就是享受,享受美好人生,但是生命的價值去幫助苦難人。所以說,慈濟人不管信仰什麼名稱的宗教,其實我們共同叫做慈濟人,慈濟人叫做『覺有情人』,所以他是『覺有情人』。」
 
上人慈示,援助烏克蘭難民的過程中有很多故事,期待文史單位能好好把它整理出書,為人間做見證,為時代寫歷史。看待我們要如何利用人生,展現出人生最美的心地風光。
 
「真正地人生的心地風光,真美!能利用它,就是美!不會利用它,就是苦!苦樂參半的人生,我們總是要好好地利用它,所以時時都要多用心,感恩!」
 
Copyright © 2022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