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9月1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臺南 王黃玉美堅守 延長塑膠袋物命

王黃玉美堅守 延長塑膠袋物命

E-mail 列印
寧靜的午後,王黃玉美利用每天下午來到臺南西橋環保站做環保,自己安靜的享受將塑膠袋一一清潔乾淨,再依材質分類並裝袋,只要塑膠袋有髒污,她一定要洗掉,堅持不讓髒污的當垃圾被拿去燒掉。

多年來她投入環保行 動,體會到的一句句智慧語樂與人分享,讓人難以體會曾經失去笑容的記憶。

◎1999初見心靈故鄉 開啟心契機

1997年,王黃玉美的大兒子罹患憂鬱症,在女兒要出嫁前兒子把死亡當成解脫喝下鹽酸,雖然生命救回來,但食道燒壞了。後來由成大醫院手術造了人工食道,讓兒子能再恢復進食,面對孩子的苦讓她失去了笑容。

當時她和先生王界文要照顧兒子,頻繁的進出成大醫院,後來公公生病又住進空軍醫院,兩夫妻更忙更累了,全家陷入一片愁雲慘霧中,當時成大醫院的志工邱素練不斷鼓勵她,也通報給成大社工把他們一家列入關懷的個案。

二年後,全家人終究還是走過來了,但都極需要心靈食糧來補充養分。

1999年土耳其大地震,許多還未長大的小孩因地震離開世間,很多殤慟以失親者心靈為家,慈濟人同步啟動愛心行動,也同時打動了王黃玉美的心。

同年,王黃玉美的二女兒王慧芝剛好到花蓮靜思精舍的慈濟基金會上班,女兒為媽媽和大弟報名參加「大專親子尋根營」。在營隊幾十位慈青,凡事樣樣自己來,處處服務別人,讓她很感動,雖然那幾天還是常流淚,但卻是感動的淚水。

本身就是佛教徒,王黃玉美常在家裡誦經做早晚課,或到道場去拜佛。參加營隊讓她大開眼界,原來佛法是可以化成行動去利益人群的。

營隊結束的那天,她看到證嚴上人,直覺得上人不像是凡間的人,而像是集觀世音慈悲,地藏王悲願的大菩薩,所以哭得淚流難止,這又是不一樣的淚水。當時上人安慰她,二女兒王慧芝在精舍有人照顧她不用擔心,至於其他事境,要用佛法來轉。

這一年雖然令人畏懼與傷悲,卻也是開創王黃玉美快樂心靈契機的一年……

◎母子同行環保 生命終點無憾

回到臺南不久,王黃玉美開始投入環保,那時候成大醫院地下一樓有個環保點,每星期五都有很多志工投入,她也跟著很多志工一起做。她隱約記得,當時環保點是由志工蔡阿芒負責,資深的環保志工林勇也一起做環保,那一段時間讓王黃玉美好快樂,她自己形容:「我每天都在期待星期五趕快到來。」

有了環保相伴,加上兒子的心比較能打開,參加康復之友協會交了一些朋友,更能夠積極生活了,也會找工作賺錢。2010年他覺察到自己的憂鬱症狀好像有復發的現象,於是再度提出要去住嘉南療養院修護心靈。就在那一段住院期間的某天晚上八點多,因為心律不整,兒子心臟病發作往生了。

「兒子是解脫了﹗」王黃玉美說服自己,及回想起兒子在二十歲時喝下鹽酸的救治過程中,曾和他的父親談過,如果身體救不起來,生命不再了,他願意把大體捐出來,所以夫妻倆想為兒子做最後一件好事。

當時聯絡成大,成大醫學院表示沒有空位放大體了,所以再聯絡花蓮慈濟醫學院,剛好還剩一個位置,於是那個位置成為兒子往生後身體暫時的家。一年後因為耳鼻喉科的模擬手術需要而啟用,五天的模擬手術結束,兒子圓滿了短暫的一生。

◎無私悲心願起 同修菩薩共行

2005年見習結束後,王黃玉美沒有繼續培訓,後來因為女兒想培訓為委員,她便主動為女兒募心募愛。募到的功德款與愛心比女兒更多,女兒鼓勵她一起培訓,但是她沒有意願,所以提出一個條件來阻卻自己的培訓之路:「除非我募到一百戶會員。」

沒想到當時從事看護工作的先生王界文為她募到不少愛心,她的會員已經一百二十多戶,王黃玉美隨意說的話,後來在她的一念悲心中成真。當時一直希望她培訓的資深志工陳水栁得甲狀腺腫瘤,卻還一直為她是否培訓而煩惱。為了不讓陳水栁煩惱,她決定培訓了,還邀先生雙雙一同培訓。

受證為委員之後,夫妻兩在臺南北區和緯環保教育站做環保,王界文也承擔了幾年的環保幹事,那幾年志工們相處融洽真的好快樂。後來社區鄰居覺得一整天做環保吵到居民了,要求他們只能選擇時段做,所以王界文卸任環保幹事後,王黃玉美為了做得更多,到處尋尋覓覓……

◎塑膠分類藏事理 體悟佛法喻

曾經在和緯環保站投入塑膠袋分類工作,對塑膠袋情有獨鍾。2013年,王黃玉美像一位偵探似的踏進西橋環保站,因為在當時做塑膠袋分類的只有志工許元芳夫婦二人,她敏銳的察覺到這環保站需要她。

西橋環保站主責塑膠袋的志工體恤黃王玉美不年輕,請她做最簡單的工作。而她一步一步慢慢地讓大家看到她對塑膠有一套連慣性的專門作法,因此愈來愈受志工肯定,於是付出的更多了。

「這是回收雨水的水塔,有下雨收集到水時,雨水就是洗塑膠袋的黃金水。」黃王玉美指著左手邊的水塔提醒著,塑膠袋如果有髒污,回收商不收,那這些塑膠袋最後就會被當成垃圾燒掉。她想到塑膠袋被燒掉,除了浪費資源,還污染空氣就不忍心。

塑膠袋的材質不同,PP材質比較硬,磨擦聲音很大,容易破又容易割傷人,但是賣到回收商那裡,是最便宜比較不值錢的。PE的材質則聲音小不易破碎,價格又好,她說:「把這個體會引申到做人方面,聲音大、意見多、又容易傷人的,是不是如同比較硬的塑膠袋,反而沒有效果呢!」她從中體驗到「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好」的道理。

她還舉了一個透明和雜色塑膠袋的譬喻,也喻出了真空妙有的道理。她說透明的塑膠袋比雜色的更好賣,也能賣出更好的價格,表示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價值高,若是透明代表清淨,則清淨才能再生妙有,雜色融化後還是會有殘餘顏色,代表煩惱不易去除。所以這也令人想到,做人要清清白白才會受到歡迎,道理是一樣的。

「做環保,長智慧」王黃玉美深覺塑膠袋每天都在說法,所以她愛惜著,不忍塑膠袋被當成垃圾燒掉的心念,護持著她繼續守在環保的崗位上付出。

圖左 :下午到環保站的志工比較少,雖然沒有上午熱鬧,但安靜的環保站讓人感受到安詳平和,感覺好美。[攝影者:楊添麟]
圖右 :王黃玉美備了二桶水,一桶加肥皂一桶沒有,塑膠袋經過二桶水清洗,價值提升,在這個地球能產生良用,而不是只有污染。[攝影者:楊添麟]

圖左 :王界文過去承擔環保幹事他能教做、見做歡喜,現在卸下幹事依然能身體力行自做歡喜,但也依然保持著見做歡喜的心情。[攝影者:楊添麟]
圖右 :上午的西橋環保站總是保持著二十幾個志工,不停的在盡本分貢獻良能。[攝影者:楊添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