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5月0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馬來西亞 吉打分會 烹煮素便當 照顧腎友健康

烹煮素便當 照顧腎友健康

E-mail 列印
每星期六天,慈濟香積志工準時出現在馬來西亞吉打分會靜思堂的廚房,為腎友、家屬及志業體同仁準備素食便當。彼此打招呼後,大夥兒都很有默契地穿上圍裙、戴上頭套、口罩、便開始執行各自的任務。挑菜、洗菜、切菜、 削馬鈴薯、洗米煮飯,每一位志工都是帶著歡喜心來完成。

◎照顧腎友健康 齊心推素食

志工汆燙青菜、瀝乾、再大火快炒,廚房瀰漫著飯菜香。環境雖然悶熱,大家依舊用心在當下,只希望每一位用餐者都能吃得歡喜。

「我們香積小組就勇於承擔這個任務,每個小組輪值一個星期兩天,煮出不同的菜色給腎友們。」總協調林育芝(明芝)表示,證嚴上人的聲聲呼籲「非素不可」,身為弟子就要盡心盡力去執行。

新冠肺炎重創全球,上人呼籲,唯有發心懺悔、齋戒茹素,才能消弭疫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響應上人的呼籲,提出想要向腎友及家屬推素的計劃,鼓勵大家齋戒護生。

因疫情馬來西亞在3月18日實施行管令,宗教場所不宜開放及聚會,因此於4月5日開始,由腎友陳南鸞接受補助,為腎友及家屬提供素食便當。直到5月10日,政府宣布落實有條件復甦行管令,在遵守社交距離的準則下,少數幾位香積志工開始於17日回到靜思堂,接手素食便當的任務,分會將此推素運動正式命名為「速速推素」。

◎色香味都俱全 無肉也歡喜

「我們就上網找有什麼素食,才知道有一些菜腎友是不能吃的。對我們來講,我們也是學習了很多東西。」喜歡下廚的小組長蕭美綢,剛開始千頭萬緒,唯有經過不斷嘗試後,才摸索出適合腎友的菜單。

總協調林育芝直言,最大的挑戰就是怎樣為腎友,烹煮出美味又無負擔的食物。「少油、少鹽、少素料」是志工燒菜時的最大準則。因為腎友過度攝取鈉、鉀、磷,會容易造成心律不整、骨骼病變、皮膚瘙癢、水腫等症狀。比如在處理高鉀類的蔬菜時,都會事先汆燙,才能下鍋烹飪。

每一天熱騰騰的三樣菜盛餐完畢,負責烹飪的小組都會拍照上傳到群組,這並不是為了模仿網友打卡求關注,而是告知其他小組當日菜單,避免「撞菜」,也能互相勉勵,在相同的食材上變出新花樣。排列整齊且色香味俱全的便當,就算隔著螢幕也能讓人垂涎三尺。

◎愛己更愛環境 願茹素護生

即使飲食上有所限制,志工也能變出不一樣的味道。這一分用心翻轉了腎友陳武雄(化名)對素食的刻板印象:「只是一個豆腐,就可以變成很多種菜餚出來,感覺到跟普通的肉菜都一樣,只是把肉換成豆腐來煮,也是很好吃。」陳武雄曾經任職海鮮餐館廚師的經驗,他覺得素食就是「青草」的味道。

陳武雄患有遺傳性糖尿病,這也是導致他腎臟衰竭及失明的主要原因。在洗腎中心洗腎的日子,他多少也瞭解素食的好處,他顧慮到生病後的生活起居都得仰賴家人幫忙,不想再增加家人負擔,他默默將茹素的心願放在心裡。

直到分會開始提供素食便當,才開啟他的素食因緣。每當洗腎日時,他都會自備飯盒將菜餚帶回家。沒有洗腎的日子,則由同住的姊姊負責料理。

葷食也好,素食也罷,對陳武雄而言「吃」只不過是為了填飽肚子。然而讓他堅定信念的是出自於一顆尊重生命的心:「上人說一秒鐘殺死兩千多條生命給人做食物,要殺死這樣多雞牛羊,真有一點嚇到,也為了健康,改成吃素吃菜。」血液報告一直都處於赤字邊緣的陳武雄,也開始期待見證茹素的改變。

每一位慈濟志工如同須彌山下的小螞蟻,只要合心,就有轉動須彌山的力量。用行動起頭,發心茹素推素,喚醒人人一念悲心,戒除口欲,一起蔬醒護生護大地。

圖左 :志工提供腎友素食便當,要格外用心,高鉀類的蔬菜都必須事先汆燙,才能下鍋炒。[攝影者:尤靜蓓]
圖右 :馬來西亞吉打慈濟志工,持續用心推廣素食,從四月份開始為腎友及家屬提供素食便當,鼓勵大家齋戒護生。[攝影者:尤靜蓓]

圖左 :在防疫守則下,只有少數幾位志工回到靜思堂,承擔為腎友烹飪素食便當的任務。從挑菜、洗菜、切菜到烹飪,大家都是帶著歡喜心來成就。[攝影者:尤靜蓓]
圖右 :腎友陳武雄(化名)在洗腎中心聽聞證嚴上人開示,一秒鐘就有兩千多隻動物被宰殺,只為了成為人類的食物,更堅定了他想茹素的心念。[攝影者:尤靜蓓]

圖左 :香積志工分成幾個小組輪流承擔,讓人人都有機會付出,用美味蔬食與腎友及家屬廣結善緣。[攝影者:尤靜蓓]
圖右 :香積志工各司其職,大家合和互協為「速速推素」運動而努力。[攝影者:尤靜蓓]

圖左 :「速速推素」總協調林育芝(明芝),每一天都會用心記錄及規劃菜單。[攝影者:尤靜蓓]
圖右 :陳武雄患有遺傳性糖尿病,這也是導致他腎臟衰竭及失明的主要原因。在洗腎中心洗腎的日子,他多少也瞭解素食的好處。[攝影者:尤靜蓓]
圖左 :每當洗腎日,陳武漢會自備環保盒打包菜餚回家,而同住的姊姊則負責煮飯。[攝影者:尤靜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