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1月2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臺北 PE磚的下一站 為它找到新歸處

PE磚的下一站 為它找到新歸處

E-mail 列印
體積大,質地輕,回收蓬鬆的大量PE磚、PE材料,經過環保志工的切切剪剪,裝成一袋袋後,它的下一站,何處去?人文真善美充當特派員的進行記錄,如何回收和回收後的再利用。

汐止區的環保站,地處工業區內,舉 凡工廠、公司、商店或社區大樓,都是環保志工想要的回收資源出處,為了落實證嚴上人呼籲的「清淨在源頭」和與地球共生息,讓地球健康又美麗,志工大力宣導,所以回收回來的資源都不臭,都可再利用。這是環保志工們數十年,一直做下去的心念「救地球、愛地球、護持大愛臺」。

◎支持做下去的力量

全年無休的汐止環保站,每周每天,志工都安排環保車前往各處已約好的公司、工廠、社區大樓、社區環保點等地去載回收回來,緯創公司、仁祥電子、友通公司、頂好超市、東方麗池大樓、大山圓大樓、航電公司……環保車載回一車車的可回收資源回汐止聯絡處,志工開始分工做分類的切、撕、剪、敲、綁、拆……

2020年10月20日人文真善美志工與環保志工魏麗蘭,前往樹林區回收加工廠玉梃公司了解紀錄。PE材質經志工切、剪、撕等等作業的後續蹤跡的環保志工魏麗蘭說:「大家一直都在說要減塑、要減塑,為甚麼要介紹減塑呢?」我們把回收回來的塑膠材質,分為二大類,PE填充物和PE塑膠袋。PE是取代以前的保麗龍,保麗龍現在在臺灣的使用率不多,而PE的使用相當的多,從國外進口的,如大型家具、洗衣機、電視、科技公司包裝材料等等,都需要PE填充物來保護它們的穩定性。

十多年來,如果要我們放棄不去收,會造成塑膠袋、PE填充物的氾濫,而去回收一噸多的PE包裝材質回到環保站,花費的油錢、各方面都要損失很多;但想到可再回收資源,和我們捨不得那麼好的品質被丟棄,所以支持我們做下去的力量,不是金錢的多寡在衡量,而是精神理念和真的愛護地球的那分「無價」。

臺灣現在還沒有明文規定,禁止使用塑膠袋之前,慈濟環保站仍會持續的做回收塑膠袋,會一直做下去,不要再重新以新的石油、原物料再去做新的塑膠袋。魏麗蘭說:「到公司、工廠回收可再利用的資源和一次有二至五臺環保車來回載運量的多寡,這些回收再利用的作業,才是愛護地球。」

魏麗蘭要大家看她手上的東西,她說:「這個就是PE,是紙箱的填充物,它保護機器跟電子零件不受損,這個很輕啊!拎在手上這一大袋還不到兩公斤,很輕很蓬鬆。」

◎不做會睡不著

開著環保車載收資源回收的志工潘春生說:「汐止聯絡處剛好位於樟樹灣福德一路工業區,周邊都是工廠。所以每星期每天都會派環保車到工廠收資源回收材料,起先收四、五間公司,現在越來越增加了。因為環保志工都很熱心護持,不願放棄可回資源被丟棄。」

潘春生表示,PE磚不能不收,因為外面的廠商都不收,原因是PE材料很蓬鬆很大,對他們的收益而言,不划算,會虧錢。」PE磚回收回來,志工就開始做切一小塊一小塊的處理,切完後再裝成一袋一袋的,有切塊,加工的回收商才能再做後續加工作業。

看到要回收的PE材質、塑膠材質東西這麼多,若不去回收,晚上都會睡不著覺。上人說:「別人不做的,我們慈濟一定要做」;所以環保站就安排每周每天到每家公司、工廠去載。上人說:「要保護地球」。若這些東西被成當垃圾到焚化爐、被丟棄,除了會汙染空氣,若遇到下雨,就會排放到水庫,最後是我們人類去喝掉它,多可怕呀!會危害身體健康。

任職臺北市公車司機,六十三歲退休,隔天就到汐止環保站做環保的黃國良說:「憨憨做,做環保將近九年。我不做三等公民,等吃、等死、等兒女,我要做我自己,把握當下做,做有益於人生、地球的好事。」

開著環保車到科技公司、工廠載回收的黃國良接著又說:「我們去載是將廢物變成可回收物再利用,若沒幫忙處理,他們公司就要請人處理,就需要花一大筆處理費用,這也是幫忙他們做回收處理。我們做資源回收再利用,可以減少地球污染,是廢物再利用,是愛護地球最具體的行動。」

人家要給我們PE磚、塑膠材料,我們就要趕快去載回來做分類處理,將PE磚切成一塊塊的裝袋,回收加工的工廠來收,裝上車載回去,才不會在運輸途中飛來飛去。志工在分類PE磚,切塊時,要分紅的、黑的、白的,各裝成袋,不要混裝,好讓回收加工的工廠再做加工處理。

承擔PE磚切塊的環保志工六十八歲曹榮華是五金行老闆說:「每天抽出半天時間做環保,除了護地球,也是回饋社會和有益身心。看到這一大堆PE磚沒切沒處理,會睡不著覺,因為我已把它視為最重要的事要做。」曹榮華表示,手上的切刀是鉅齒刀去磨出來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六十八歲的許維溜也是切PE磚裝袋的環保志工,他說:「這一區塊是我和曹榮華承擔的,是基本腳喔!已做二年多了,很熟手。」多單純可愛的環保志工,視每日做環保是他們的本分事,不能有停滯。

◎延續物命 不計成本

環保志工收回來的PE何處去呢?經與再回收加工廠的玉梃公司聯繫,他們告訴志工,收集載回工廠後,以機器將PE磚粉碎,熱化溶解成泥狀,再輸出成一條一條的細絲條狀,經冷卻,接著機器切成塑膠粒,打包裝袋給做塑膠袋的工廠,再做成大塑膠袋,就可以不用再取石油做塑膠袋。

載回收加工廠的玉梃公司老闆鄭敬朧說:「從樹林到汐止,開十七噸卡車,載約一噸的PE回收料,很不划算,對收益而言,都是負多的,但我認為沒關係,我們能做就多做。」

鄭敬朧到各地載回收料,其中一站是汐止環保站,他說:「我把慈濟這一站當作是我的家人,當作來搬東西,把你們的問題解決掉,大家都歡喜。你們就可以繼續再回收做切割,繼續把人家不要的塑膠材料載回環保站,而我也繼續再做載回去再加工利用,這就是一個回收再利用的循環,有這樣的循環,社會環境就比較不會有垃圾,地球的負擔也會日漸減少,變健康。」

鄭敬朧接著再表示,其實這些回收料,可以變賣多少?如果你們不是大愛,誰願意做,若是讓企業經營這一塊,其實都是虧錢的。做這些回收分類,是要投入多少人力,做這些都是虧錢的,其實做的都是在回饋社會。

這些塑膠料若進焚化爐,一公斤是八塊錢,是給垃圾場處理;若給玉梃,就把它買回去,再把它變成塑膠袋,變成塑膠粒給大家,才有辦法把它的物命再延續,這對環境地球是有幫助的;若把這些塑膠材料隨意丟棄到路邊,會造成環境髒亂和汙染。

與汐止環保站配合已十多年的鄭敬朧感悟地說:「加減做,我們的力量有限,只要我能做就盡量做。就如外面有人在丟可回收的資源,書啦!塑膠袋等等,慈濟就去收,把它的物命延續,這就是一個回收再利用的循環。」鄭敬朧跟志工表示,他會繼續做下去,以行動護地球。

鄭敬朧的媽媽李麗純說:「做回收再加工,真的是不賺錢,我們是本著維護地球才做回收加工,不是向『錢』看齊。收回來的材料,參差不齊,有含水的、髒的等等,機器要吃這些料,吃不下去,很輕,一天二十四小時,有時候做不到五噸。」愛地球理念與慈濟契合的李麗純表示,會繼續做到不能做。

出車、出人,每天運行,環保志工開著環保車前往科技公司載運維護包裝電子材料的PE塑膠袋、PE磚、PE墊、PE膜和打包帶,這些PE經開箱拆卸後,原本就該功成身退,因為環保志工的一念「不忍」地球受毀傷,讓它回到環保站,再由環保志工的切、剪、撕等等作業,延續它的物命循環。

圖左 :全年無休的汐止環保志工,每周每天,志工都安排環保車前往約好的公司載運。他們到公司地下室五樓載運回收資源,若量大,要來回載運五臺,才能載完。[攝影者:鄧建中]
圖右 :環保志工魏麗蘭要大家看她手上的東西和後面堆積的PE磚,她說:「這個就是PE,是紙箱的填充物,它保護機器跟電子零件不受損,這個很輕啊!拎在手上一大袋還不到兩公斤,很輕很蓬鬆。」[攝影者:鄧建中]

圖左 :環保志工潘春生表示,PE磚不能不收,因為外面的廠商都不收,原因是PE材料很蓬鬆很大,對他們的收益而言,不划算,會虧錢。看到要回收的東西這麼多,若不去回收,晚上都會睡不著覺。[攝影者:鄧建中]
圖右 :任職臺北市公車司機,六十三歲退休,隔天就到汐止環保站做環保的黃國良說:「憨憨做,做環保將近九年。我不做三等公民,等吃、等死、等兒女,我要做我自己,把握當下做,做有益於人生、地球的好事。」[攝影者:鄧建中]

圖左 :玉梃公司老闆鄭敬朧說:「從樹林到汐止,開十七噸卡車,載約一噸的PE回收料,很不划算,對收益而言,都是負多的,但我認為沒關係,我們能做就多做。」這些回收料,可以變賣多少?如果你們不是大愛,誰願意做,若是讓企業經營這一塊,其實都是虧錢的。[攝影者:鄧建中]
圖右 :承擔PE磚切塊的環保志工六十八歲曹榮華(右)說:「看到這一大堆PE磚沒切沒處理,會睡不著覺,因為我已把它視為最重要的事要做。」也是六十八歲的許維溜(左)說:「這一區塊是我和曹榮華承擔的,是基本腳喔!已做二年多了,很熟手。」[攝影者:鄧建中]

圖左 :每周都來載回收資源的玉梃公司老闆鄭敬朧,輕輕鬆鬆就將一大袋PE磚丟進十七噸的大卡車上。[攝影者:鄧建中]
圖右 :收回來的PE何處去呢?收集載回工廠後,以機器將PE磚粉碎,熱化溶解成泥狀。[攝影者:吳珍香]
圖左 :熱化溶解成泥狀,再輸出成一條一條的細絲條狀,經冷卻,接著機器切成塑膠粒,打包裝袋給做塑膠袋的工廠。[攝影者:吳珍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