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3月06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彰化 走出灰暗喜重生 明心見性安樂行

走出灰暗喜重生 明心見性安樂行

E-mail 列印
喀喀……喀喀……彰化市鬧區的天祥路,慈濟環保教育站一隅,每天總可看到一個戴著鴨舌帽的老人,專注且熟練地操作機器,一個接一個切壓著寶特瓶蓋環條。這裡回收的寶特瓶幾乎都經過他的手,最多的時候一星期大約處理 七千到一萬個,從切環條到踩扁、裝袋,一手包辦。他就是大家都叫他阿輝的林延輝。

阿輝年少時勤快加上好學,總能無師自通,一路走來倒也順遂。四十年前大約三十歲的阿輝月入已近六萬,於當時而言屬高薪階級,然而人生的際遇總令人難以預料,怎麼也料想不到,年輕時的輝煌,到年老時會陷入一無所有的困境,乃至流落街頭。

問起過去,阿輝眼睛瞪得大大的,搖搖手說:「都忘了,過去那些不值得,現在過的才是正確的。」對於過去阿輝顯然不願多提 ,只想好好過好現在,他形容自己:「少年不會想,呷老就不成樣!」

阿輝人生最低潮時,志工的出現讓他的生命重現曙光。志工幫他重新安頓生活,也幫他申請政府低收入補助,生活從此有了安全感,阿輝也在環保站找到生命的價值,心也愈來愈清明。他眼眶泛淚,娓娓道出自己的人生歷程,緬懷過去,也後悔自己過去的荒唐,卻也感恩現在重新開始的人生,感恩志工給予的一切。

◎身為長子擔家計 手足情短卻失聯

1952年出生於高雄的阿輝,父親在他十一歲時往生,母親扶養他及兩個弟弟、一個妹妹,由於是家中長子,父親交代他要幫忙家裡,阿輝每天清晨五點就起床,到山上撿柴回家給母親燒水煮飯。國小畢業後即在叔叔安排下到臺南工作。

叔叔幫阿輝找了鐵工廠車床的工作,希望他能習得一技之長。因此阿輝白天在鐵工廠工作,下班後就在叔叔開的理髮店幫忙洗頭,久而久之也學會了理髮的技能。而這項理髮技藝,在日後慈濟義剪中發揮了良能。

到臺南後阿輝每個月帶著賺來的錢回去給母親,母親偶而會去臺南找他,直到母親往生後,阿輝再也沒有回過故鄉,日子一久,與手足斷了連繫。

◎勤學換得一技之長建立自信

鐵工廠做滿三年四個月後,阿輝輾轉到了臺北一家鐵工廠,專門製作打造金飾的工具,因而認識了同行的友人,晚上就睡在友人的工廠。聰明靈活且眼尖的他從旁看著,竟也學了會製作金飾。在朋友的介紹下,又轉換到金飾工廠工作,天賦加上興趣,阿輝的設計得到老闆的賞識,便推派他參加銀樓公會金飾設計比賽。

「在上百個員工中,只兩個人去參加,我設計了一隻會動的蝴蝶。」

說到比賽時設計的金飾,阿輝眼睛霎時亮了起來,臉上散發著光彩,聲音鏗鏘有力,比比手勢形容著自己所設計的蝴蝶是會動的,彷彿時光倒轉,帶他回到當時的設計金飾時的自信,這個設計還得了獎呢!

四十幾歲時,朋友到大陸開工廠,他還受聘前往大陸南京當金飾設計指導師傅,教導一百多個員工。可惜因不習慣大陸生活,加上水土不服,在傳授員工技術後,僅一年半就回來臺灣。

◎屋漏偏逢連夜雨 無常來臨雪上霜

回臺後阿輝,在臺南找了他最熟悉的金飾工廠工作,工廠老闆讓他兼差跑單幫。阿輝就拎著工廠生產的首飾,到臺北跑單幫賺取外快。

有了外快阿輝賺的錢多了,單身的他,一人吃全家飽,卻不懂理財。賺來的錢拿來請客,任意揮霍。「卡早都買最好的打火機,出去吃東西,我不讓別人請,都是我請朋友,一桌都七八千。」阿輝說起自己花起錢的闊綽,與現在的生活相比,回想起來覺得那樣的人生雖然快樂,但不是真正的快樂。

正當社會投資股票風氣盛行,阿輝也搭上這股風潮,將積蓄拿去買股票,沒想到沒多久卻遇到金融海嘯,股票變壁紙,血本無歸,緊隨而來的是金飾市場日漸沒落,工廠關門阿輝只得另謀生計。輾轉來到彰化一家腳踏車零件製造工廠,兩個月後工廠也關門了。此時阿輝的年紀大約也五十歲了。

日子過一天算一天,阿輝賃屋居住,一則打零工生活。豈料屋漏偏逢連夜雨,一場車禍造成腦震盪,致無力打掃住處,任蟑螂、老鼠亂竄。志工接獲通報後進行關懷,也通過濟助補助,但等不到志工第二次的訪視,阿輝因為身上的錢所剩無幾,便悄然離開了租處。由於舉目無親,帶著所剩無幾的纏盤,阿輝唯一能去的只有公園了。此時的他,前面的路看不到希望,心裡想著若錢花完了,人就任它結束吧!

◎巧遇貴人 多舛際遇終轉機

公園長廊上的水泥椅是晚上睡覺的床。白天漫無目的地晃,更多時間是窩在公園一角。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身體虛弱,直到有一位陳小姐注意到他。身體虛弱的他還問陳小姐有沒有工作讓他做,但是陳小姐也無能為力,於是提報給慈濟,希望慈濟能幫忙。

志工於第一次關懷之後,再度訪視時,阿輝已離開租屋處。茫茫人海中,正愁著不知如何找他時,此時社工接獲善心人士通報,表示有人睡在公園已經二十天都快生病了,訪視志工鍾富美接獲通報後,一組人馬上到公園找,一看正是苦尋不著的阿輝。

「那時四月天還有些涼意,看到他時眼睛睜得大大的,但是就是憨神憨神的,缺兩顆門牙,穿著拖鞋,身上也僅薄薄的衣服,鼻子上掛著兩條鼻涕,拎著一個袋子,裡面大概就是兩三件衣服吧。」鍾富美形容當時找到阿輝的情形,看了真是不捨,於是趕緊幫他找一處落腳處。

阿輝得到安頓後,試著去找工作,但是因為車禍的後遺症反應遲鈍,工作中常常呆呆的,被老闆嫌棄,很快就失去工作機會,鍾富美於是詢問他願不願意到環保站,他一口就應允了。

◎做環保找到生命的春天

五年前,剛到天祥環保站的阿輝已經六十四歲。那時的他穿著拖鞋,駝著背,十足遊民的模樣,也不太搭理人。默默地守著一臺機器切壓寶特瓶蓋環,別人要幫忙還不許別人亂動,因為他有一套處理的順序。因此在環保站,大家都知道寶特瓶是他的專屬,從拆瓶蓋、切割瓶環、分色、踩扁到裝袋,一手包辦,而且處理得妥妥當當。

阿輝嚴以律己,做事有原則,一件事定要做到好,不到休息時間時絕對不輕易休息,即便吃飯時間剩下十分鐘,其他人都在收拾準備用餐,他還是繼續工作,非要時間到才肯停手。

阿輝對環保站的環境及工作,越來越熟悉,做完寶特瓶也會幫忙做其他工作,認真的態度,志工看在眼裡,人人稱讚。環保站裡做環保的志工知道他的情況,總會多一分關心,怕他沒吃早餐就蒸個饅頭給他吃,當他因為踩寶特瓶閃到腰,有人拿止痛藥,有人煮地瓜偏方給他吃。

◎善意與關愛 換得真心與信任

感受到志工的善意與關愛,漸漸地阿輝開始願意與人互動,現在只要招呼他,會時而揮手報以燦爛的笑,也願意與人開懷聊天。

但是工作中阿輝是不太講話的,因為他覺得工作時就是要工作,不是聊天的時間,他太愛工作了,「我常在想,工作如果多一點,可以一直做下去,做到天亮不知有多好!」

「他剛來的時候還不了解他,有一次我幫他將籃子裡的寶特瓶集中到一籃,他就很大聲說不要亂動,他眼睛又大大的,我就嚇一跳,到後來較熟悉了,他還會體貼別人,環保站的垃圾很多,都要整理到臺車上,垃圾車來了再推出去,有一次我在整理,就說他來整理就好。」

天祥環保站環保幹事江慈瑜,肯定阿輝的認真負責,也會特別照顧他,而阿輝也以信任回饋,開始願意與她聊自己的往事。

◎生命有依止 快樂不必擁有多

「免啦,沒關係,這樣就好!」是阿輝的口頭禪。每天五點鐘就起床,吃完早餐就看大愛臺《靜思晨語》,接著就到環保站,每天過著規律的生活,過得很充實。他的欲望不高,每天三餐能吃飽就很滿足,別人要多給他的一律拒絕。小小三坪大的房間,還隔著一間小小僅能容身的衛浴,屋裡擺放著一臺回收的電視,一張床,一個衣櫥,志工看他穿得單薄要送衣服給他,看他需要個煮水壺……甚至環保站的午餐有剩,志工讓阿輝帶回去當晚餐,阿輝一律婉拒。

僅靠著政府補助生活,過著簡約的生活更讓志工敬佩,「阿輝六十五歲領到政府補助,就自動停掉慈濟的補助,領三倍券時還急著捐出來,缺的門牙也一直等到六十五歲時,政府有補助才去做,不願意花慈濟來自十方的錢。」鍾富美對於阿輝湧泉以報由衷敬佩。

「有一次做夢,夢見保特瓶不見了,很煩惱沒有保特瓶可以做。」述說著自己的夢境,慶幸有環保可做,阿輝107年受證環保志工,回收站已經是他心靈安定的地方了。

「若沒有你們我早就爛了 ! 」與一路陪伴的志工鍾富美閒聊中,阿輝說出藏在心中的話。「人講人生七十才開始,我覺得現在對社會的現象看得比較清楚。」「生活正常不會胡思亂想,會想工作要如何做更快。」「有一天我問師兄,你有沒有覺得,做這沒錢的,比做有錢的擱卡歡喜?」阿輝侃侃而談,臉上多了自信,他很珍惜這次重新開始的機會,也以報恩的心努力付出,回饋眾人對他的疼惜之情。

圖左 :有愛不孤,環保站如一個大家庭,林延輝在這裡感受無盡的愛,眾人愛的包圍下笑開懷。[攝影者:黃宗保]
圖右 :志工一路的陪伴,林延輝人生路不再孤單,他堅定地走向正確的人生方向。[攝影者:黃宗保]

圖左 :擔心林延輝天黑騎自行車危險,志工邱明志(左)為其裝上探照燈筒,確保行車安全無虞。[攝影者:黃宗保]
圖右 :邱明志(右)與鍾富美(左),經常關心林延輝的衣食起居,一路看著他的轉變。[攝影者:黃宗保]

圖左 :曾經舉目無親無所依,以公園為家,志工的出現,並給予即時的濟助,改變了林延輝的人生。[攝影者:黃宗保]
圖右 :訪視志工每月仍然會去看看林延輝,關心他的近況,林延輝感受無以回報的溫暖。[攝影者:簡淑絲]

圖左 :林延輝從做環保中找到了人生的目標,當他知道回收的寶特瓶是要做成毛毯救人,做得更起勁。[攝影者:黃宗保]
圖右 :林延輝年輕時在叔叔的理髮店幫忙洗頭,無意間,習得理髮技能,在日後慈濟義剪中發揮了良能。[攝影者:簡淑絲]
圖左 :2018年林延輝(右二)受證環保志工,於彰化靜堂接受精舍師父的祝福。[攝影者:鄭春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