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5月0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志業體活動報導 新芽課輔班 最暖心的晉煒哥哥

新芽課輔班 最暖心的晉煒哥哥

E-mail 列印
晚上,臺北市街頭的霓虹燈閃爍著華麗光彩。

位於南昌路的警政署保六總隊大樓,也透出溫暖的燈光。在這裡當「人民保母」的陳晉煒,看看腕錶已晚上八點了,他趕緊下班,快步走到中正紀念堂捷運站,要趕去三重新芽課 輔班。

這天因加班而「遲到」的陳晉煒,趕到時,課輔班正準備下課。「趕過來,就想跟孩子哈囉一下,說拜拜也好!」陳晉煒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他就是這麼「暖心」的人,因此他是課輔班孩子們最喜歡的「晉煒哥哥」。

◎南部來的出外囝仔

生於1987年的陳晉煒是南部來的「出外囝仔」,樸實無華。2009年警察大學畢業後,就在臺北保六總隊工作至今。目前在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攻讀。

「家人在南部,輪休時很想做點事情。」對佛法有興趣、茹素的陳晉煒,從網路找到「慈濟」。他笑著說:「我發現慈濟除了學佛,還可以做好事,就自己找去慈濟臺北分會(現稱臺北舊分會)。」

經慈濟志工章呂芬香接引,陳晉煒於2013年1月受證慈誠。同年11月,在一次證嚴上人和慈濟志工溫馨座談時,聽到志工陳婉婷和王靜慧分享帶「新芽課輔班」的心得,讓喜歡小朋友的陳晉煒很感動,於是就加入三重新芽課輔班的志工「大哥哥」。

「晉煒來課輔班,讓我很安心。」提供自家房子當課輔班教室的江柑,笑瞇瞇說起陳晉煒的「好」:「他很貼心,做事很謹慎。課輔班小朋友若在外發生打架鬧事,或課輔班有什麼事,我第一個就是找晉煒。」

多才多藝的陳晉煒,平時課輔班大小活動的主持、記錄、給社工的檔案製作,或每年暑期的戶外教學活動的場勘、規劃等,他都樂於承擔和負責。

陳晉煒感恩道:「江柑媽若是太陽,我就是圍繞著太陽的月亮,陪著她一起做事,為課輔班付出。」

◎吃到家裡的飯菜味

陳晉煒和江柑情同母子。「我人生中有三位重要的媽媽,第一位是生我的媽媽,第二位是帶我走入慈濟的章媽媽(章呂芬香,已往生),第三位就是江柑媽。」陳晉煒感恩離鄉背井在外,還有兩位「媽媽」關懷,讓他的人生比別人更「幸福」!

2014年3月,臺北發生「太陽花學運」,震驚全臺,各個警察機關嚴陣以待,不敢鬆懈。陳晉煒也因任務關係,要和同仁輪流服勤及延長服勤時間,因而無法來課輔班。

那時,陳晉煒剛加入課輔班不久,江柑心疼茹素的他會不方便外出買吃的,於是就在家準備飯菜,請課輔志工楊麗鳳(在保六總隊當會計)下課後送便當給他。

「總隊伙食團沒有素食,平時我只能吃外面的便當。很久沒吃到『家裡的飯菜味』了,第一次吃江柑媽的便當,我感動得掉淚,並激動地大叫起來……」回憶往事,陳晉煒忍不住又紅了眼眶。

之後,江柑常常煮好素湯頭、麵、飯、素菜、菇類等,一份一份放冷凍,等陳晉煒來課輔班,再給他帶回去。

「江柑媽好偏心,為何對晉煒特別好?」有志工跟江柑開玩笑說。

江柑解釋:「其他志工在臺北都有家,而晉煒是一個人出門在外啊!」

離家在外、單身的陳晉煒,由於過年勤務要平均分擔,若遇同事需排休除夕和大年初一,他則配合調班。幾乎年年「初二回娘家」的陳晉煒,江柑總不忘邀他來家裡吃年夜飯,這分特別的「母子情」,陳晉煒一直感恩在心。

「未認識江柑媽之前,我的年夜飯是很難處理的,因為店家不一定有開店,只好到超商買『年夜飯』,是有點孤單。」說到這,陳晉煒也啞然失笑了。

◎給孩子的第一堂課

2013年12月30日晚上,是陳晉煒在課輔班為孩子們上的第一堂課。

那天,他以自己讀書和工作的經驗,和小朋友分享「為什麼要讀書?」和「讀書的好處。」並帶領小朋友從觀賞《已知的宇宙》影片,一起探討宇宙的奧妙和人類的渺小;示範教學柔道防身術、分享可豐富心靈的佛法等。精彩活潑的課程,小朋友都回響熱烈。

這堂課,牽起陳晉煒和課輔班孩子的「緣」。 很喜歡和孩子互動的陳晉煒,每次在課輔班看到調皮的小孩,總讓他發出會心的微笑。「小朋友的笑容,就是給我最大的動力!」

「若有孩子苦著一張臉,我最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就是:『來,笑一個嘛!對啊!你看,你笑起來多好看。』」陳晉煒哈哈笑著道:「國中生多數板著一張臉,來幫大家擦上『新芽版的慈濟面霜』(微笑),是我去課輔班最常做的事情之一。」

除了「逗」孩子開心笑和陪伴孩子學習,每學期開學的第一堂人文課,陳晉煒會為孩子講解「慈濟十戒」、「學佛行儀」等。陳晉煒表示:「希望這『慈濟十戒』種在孩子的心田裡,可以為孩子樹立良好的品德規範。」

再說,很多孩子對陳晉煒的警察工作很好奇,有一年,陳晉煒請擔任過維安特勤的同事鄭志江,來為孩子上一堂讓大家「耳目一新」的人文課。

透過播放維安特勤訓練影片,大家看到警察訓練的過程驚險又刺激;有射擊、煙霧彈、伏地挺身、高空垂降……小朋友看得目瞪口呆,「爬那麼高會不會掉下來啊?」「子彈是真的嗎?」「伏地挺身可以做幾下啊?」

鄭志江一一回答說:「你們看到的垂降都要做好保護措施,不會掉下來啦!訓練用的子彈用假的……維安特勤平常訓練體能很重要……」

這堂課,也讓孩子明白「歹路不可走」!

◎一位叛逆的國中生

2014年6月,某天,江柑對陳晉煒說:「有一位隔代教養、讀國中的孩子,他媽媽死了,爸爸坐牢。他不愛念書,你來陪伴他。」

他是李啟明(化名),他有一位雙胞胎兄弟被美國人收養,有好的家庭和教育,而李啟明(化名)則和阿嬤相依為命。兄弟兩人同一娘胎出生,命運卻像王子和乞丐。

李啟明小學六年級時,右眼被劃傷,他因不在意而延誤就醫,造成右眼視力受損,看人時,右眼是歪斜的。為了掩飾內心的自卑,每次他和人講話或拍照時,會刻意側著身體,讓好的眼睛向著大家。

「第一次見到啟明,是他國一將結束要放暑假的時候,他矮小瘦弱的身子裡,卻有著倔強的脾氣。」陳晉煒說:「他常和一些不良少年廝混,學會抽煙、喝酒、駡三字經。」

李啟明對「課輔」沒興趣,常常愛來不來地「翹課」。但他有一位要好的同儕同學,也是課輔班孩子巫燕(化名),常「緊緊抓住」他一起來課輔班;不然,江柑就要千方百計邀他來。

「晉煒哥哥有來喔!趕快來課輔班。」陳晉煒來課輔班後,江柑刻意將他們二人「配對」,讓「警察哥哥」來輔導這位「特殊」的國中生。

對人有防衛心,全身如「刺蝟」般的李啟明,當陳晉煒以大哥哥般對他關懷時,他卸下心防,讓陳晉煒走進他的內心世界。

「啟明不是輔導功課對象,他根本不喜歡讀書,來課輔班就是陪他聊天。聊天也很重要,從聊天、傾聽中,知道他有哪些朋友,最近發生什麼事?了解他的想法,再慢慢去引導他。所以我每次到課輔班,都希望可以看到他。」

◎愛的陪伴浪子回頭

有一天,李啟明向陳晉煒坦白:「朋友會找我抽煙、喝酒,也會拿毒品給我,但我絶不碰毒品。」他的父親因毒品案入獄,而他也在課輔班上過「無毒有我」人文課;這些都讓李啟明深深記住「毒品」不能碰。

陳晉煒諄諄告誡他:「菸裡面的尼古丁和焦油會傷害身體;喝酒的酒精會影響大腦,容易發生意外……」

「我沒辦法戒煙酒。」抽煙影響李啟明的體力,學業成績也退步了。體型瘦弱的他不在乎地說:「反正人生就是吃、喝、拉撒、睡,無聊就打球,功課不太差就好。」

平時表現堅強不認輸的李啟明,有次在聊天時,他突然向陳晉煒說:「誰招惹了我,我會殺了他……」

當下,陳晉煒感受到衝擊,但還是安撫他的情緒:「你不能有這念頭,不要把人想得那麼壞,更不要每次生氣就要用暴力來解決。」

曾經有次課輔班下課了,大家都回家了,江柑突然接到一位課輔班孩子被李啟明打傷的消息,讓江柑又驚慌又無助,「我趕快通知晉煒來!」陳晉煒就像江柑的「救火隊」,火速趕來關心和了解情況,終讓江柑放下一顆不安的心。

「得知啟明打人,我的心像是被刺了一針,很難過。」陳晉煒嘆了一口氣說。為了不讓血氣方剛的李啟明再犯錯、走入歧途,陳晉煒常在假日陪伴他打球、運動,並和他探討人生的意義,引導他去挖掘隱埋在內心深處的「善良種子」。

有一年暑假,喜歡田徑的陳晉煒,約李啟明到三重的集美國小操場跑步。在休息聊天時,李啟明突然露出很羨慕的表情說:「哇!哥哥你的肌肉好壯,還有線條呢,你的力氣應該很大!」

「我們男子漢要鍛練肌肉來保護弱小。」陳晉煒再秀出手臂肌肉給他看,鼓勵他一定要戒煙酒和好好鍛鍊身體。

「在課輔班我陪伴他二年多,感到比較挫折的,是啟明喜歡駡髒話,但我會讓他知道,有我在就不許說這些。」

五年前,李啟明國中畢業讀高職就離開課輔班,但江柑仍常常關懷他,若發覺他有什麼狀況時,江柑會通知陳晉煒去鼓勵、關心他。

現在,李啟明很認真在7―11超商工作,下班就回家陪伴阿嬤,也不和過去那群「狐群狗黨」來往了。「浪子回頭」的李啟明,讓江柑和陳晉煒感到非常安慰。

這用愛澆灌的新芽,終於茁壯長成了大樹。

◎掛念被寄養的女孩

另外,讓江柑和陳晉煒很心疼的莫幼芊(化名),是一位可愛的小女生,她爸爸吸毒,媽媽有病常躺臥床上。

莫幼芊的家,是在一處陰暗的閣樓裡。閣樓裡有一條長長走道,二邊隔成小小一間間的租房,租住的是社會低層的人。附近常有流浪漢和行為怪異的吸毒犯出沒,每到晚上,那裡顯得陰森可怕。

有次,莫幼芊的爸爸因毒品案入獄二個月,無法來課輔班接女兒下課。這期間,江柑為了「壯膽」,請有警察身分的陳晉煒和也是課輔志工的同事,一起護送莫幼芊回家。

「第一次到幼芊的家,看到髒亂的屋內堆滿衣服、雜物和慈善機構送的泡麵、餅乾。雖然生長環境如此惡劣,但幼芊始終展露出天真純潔的笑容。」陳晉煒說。

2019年,莫幼芊小學五年級。她爸爸又因吸毒再度入獄,媽媽也因病安置到安養院,因此莫幼芊和弟弟被社會局安排到寄養家庭。

「幼芊是一位很貼心、懂事的女孩,她被送寄養家庭,我們無法得知她在哪裡,就這樣消失了。」看不到孩子,江柑心裡又掛念又難過。

陳晉煒安慰江柑:「妳放心,幼芊很聰明,她知道我們很愛她,她長大一定會再回來找妳的。」聽了這句話,江柑對莫幼芊的牽掛,轉化為祝福,期待有再見面的一天。

◎孩子最可貴的回饋

「希望每一位新芽孩子都能長成一棵大樹,是要用很多心力在孩子身上。課輔班都是弱勢家庭孩子,需要更多關懷,因此我把自己當成他們的哥哥,給他們有家人的感覺。」

每到教師節或警察節,陳晉煒收到孩子們給他滿滿的感恩和回饋――

「謝謝哥哥平時對我們無私的付出。當警察很辛苦,感謝你不辭辛勞地來陪我們。」

「晉煒哥哥,謝謝你陪伴我們念書,我們都知道你要上班,有時候不能來,但有時候一下班,你還是會趕過來。」

「晉煒哥哥,我愛你,祝教師節快樂!」

「祝哥哥警察節快樂……」

陳晉煒看著孩子們送給他的卡片,卡片裡除了寫上感恩和祝福的話,也有生動有趣的創意畫,他們「天真浪漫」的孺慕之情,讓陳晉煒被感動得又哭又笑。

「這是給我最可貴的回饋。」陳晉煒露出陽光的笑容,並期待每一位新芽孩子,都長成一棵給人遮蔭蔽雨的大樹。

圖左 :為了不讓血氣方剛的李啟明(化名)走入歧途,陳晉煒常在假日陪伴他打球、跑步運動,並和他探討人生的意義,引導他去挖掘隱埋在內心深處的「善良種子」。[攝影者:陳晉煒]
圖右 :2019年在慈濟三重志業園區的社區歲末祝福中,志工陳晉煒(中)、江柑(右)、黃至毅(左)三人,一起分享2008年開始的三重新芽課輔班,因為善和愛,為弱勢家庭孩子做課業輔導的歡喜和感恩。[攝影者:陳忠華]

圖左 :暖心的陳晉煒,陪伴小小孩塗鴨畫畫時,貼心為小女孩擦鼻涕。[攝影者:江柑]
圖右 :陳晉煒在課輔班指導國小學童數學題目,小朋友認真聆聽學習。[攝影者:江柑]

圖左 :隨時當機動補位的陳晉煒,平時課輔班大小活動主持、活動紀錄、課業教學、課程分享等都難不倒他,更是江柑的左右手。[攝影者:江柑]
圖右 :陳晉煒(中)和教孩子英文的外籍課輔志工布蘭德(扮聖誕老公公)、羅莎(左),在課輔班的聖誕節活動時,一起帶給孩子們歡樂和驚喜。[攝影者:江柑]
圖左 :陳晉煒(右)和富有愛心、熱忱的年青人一起為弱勢家庭孩子輔導課業。[攝影者:江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