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9月27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苗栗 永懷徐爸 化剎那為永恆記錄美善

永懷徐爸 化剎那為永恆記錄美善

E-mail 列印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4月27日下午二點三十分,九十多位慈濟志工,持續不斷的佛號聲,陪伴徐明江人生最後一程,虔誠祝福他心無掛礙,輕安灑脫自在,乘願再來。

徐明江是苗栗人文真善美志工,也 是大家口中暱稱的「徐爸」,太太吳玉金不捨地說:「徐爸以前都是哈哈大笑,聲音響亮。不過從去年(2020年)開始,他的身體就慢慢退化,剛開始是感冒、連續發燒,身體就一直都不大好。」

◎無師自通 盡心付出

「卡嚓」「卡嚓」按下快門,捕捉剎那化為永恆,體格健壯的徐明江,總是有著爽朗的笑聲,高吭的語調,時常「人未到,聲先到。」即使歲月不饒人,年近八十的他仍期許自己在人文真善美崗位上,「繼續努力留下慈濟的歷史」。雖然不若以往的參與度,但二十年無私的付出,盡情揮灑生命的良能,堪稱是人品典範。也讓苗栗區的志工憶起敬重的徐爸,不禁潸然淚下!歷歷往事,彷如昨日,一一浮現在前。

「人文真善美」早期稱文宣組,沒有三合一;九二一地震前半年,臺中分會文宣組「攝影社」成立,有志工江美芳、林昭雄等;徐明江見證了人文真善美的發展史,「過去是用相機做記錄,後來是攝影、文字與錄影的文化三合一,現在叫做『人文真善美』。」

「以前苗栗園區志工人數很少,能出來做訪視沒有幾個人,我除了關懷獨居老人以外,同時還要當真善美志工做拍攝工作。」徐明江曾分享過剛加入慈濟的點點滴滴,人文真善美有許多人才,能寫、能錄、能拍又能拼,他樂當人文真善美志工,做記錄的當下,有機會看個案,見苦知福,感受很不一樣。

因為徐明江對攝影很有興趣,有機會就會買單眼相機,自己摸索。他曾說:「白天外面如何拍照都很美,晚上拍照就知道功夫了!」有一次,他買的閃光燈與相機沒有連線,「奇怪!照起來怎麼黑黑的?」從此埋頭研究攝影專業技術,整整二十年,這期間也摔壞十臺的照相機。

1993年,徐明江買了一部二千二百CC賓士汽車,載著大家四處出勤務。苗栗聯絡處所有的活動,一定有他拍照的身影,只要接到電話,他一定說:「OK、OK,可以,可以……」有時候,夏天汗流浹背,濕透了衣裳,一邊用毛巾擦汗,一邊仍然帥氣拿著相機,拍下菩薩身影,不放棄每一個付出的機會。

不僅如此,九○年代,買相機底片的錢,他都是自己掏腰包,徐爸曾開玩笑地說:「買相機底片的錢,還有好幾百捲洗相片的錢,數量很驚人,已經可以捐好幾個榮董了!」不只是拍,每次洗出來的相片,徐明江都會自己動手做紙本檔案,貼相片、寫圖說,頁次標示得清清楚楚,那些檔案都是慈濟珍貴的歷史。

1991那一年,證嚴上人來到苗栗縣三義鄉中華藝品館,徐明江把拍攝的相片,當面呈給上人,上人很高興說:「你要給我,我就帶回去喔!」看到上人喜歡他拍的相片,徐明江就更積極學習攝影,要拍出更美的相片。後來,他與上人的緣結得很深,上人行腳到臺中分會(現今民權聯絡處),徐爸也是隨身記錄的人文真善美之一。上人曾經對他說:「你拍的相片,一間空房子也擺不下。」他曾經高興地說:「有時候與上人見面話家常,就像見到自己的母親一樣。」

◎譜寫歷史 見證時代

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他負責十幾間慈濟「希望工程」重建學校的拍攝工作,每天凌晨三點鬧鐘叫醒他,清晨五點抵達南投縣埔里鎮,賓士汽車來來回回跑了十幾萬公里。「幸好有這麼一輛車子,不然怎麼能四處照相。」徐明江感恩有這一輛愛車,更感恩擁有健康的身體,才得以奉獻心力。

「慈濟,慈濟,看這邊,笑一個……」因為徐明江幾乎天天報到,跟工地的朋友打成一片。只要看見他來,「徐爸」「徐爸」的叫聲此起彼落,為工地增添幾許歡樂的氛圍。看著希望工程從破土到落成,徐明江內心的激動,難以言喻。因為有參與攝影,感觸特別深刻,他無法忘懷那段刻骨銘心,精采的人生。

走過驚世的災難,徐明江用相機見證慈濟的歷史。他也哀傷地說過:「我們看到地面高起來,房子東倒西歪。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景象,感覺好像電影中的世界末日。」太太吳玉金喚起記憶說:「拍攝『希望工程』,徐爸近乎瘋狂的付出,忘了自我。所以每次他要出勤時,只要家裡沒有重要的事,我都會盡量陪著一起去,適時提醒他喝水、更換濕衣服。」

◎使命必達 終生不渝

還有,臺中慈濟醫院從動土開始,徐明江就背起相機,不定時前往拍攝,有時候要爬到十幾層樓,從上面拍攝下來。因為電梯還沒有正式啟用,他只好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常常走到一半,就要稍微休息一下,再繼續前進。依稀記得,拍第二期工程時,一不小心相機從樓上掉下來,當場摔壞。當時,他心頭一陣酸楚,喃喃自語說:「又要花錢買相機了!」但買了新相機,他又高高興興拍照了。這個大工程記錄,一做就是好幾年,大部分的護理人員及醫療志工都認識他,直到第一院區及第二院區,幾乎建設完成,徐明江拍攝身影,隨處可見。

苗栗聯絡處的點滴足跡,徐爸也一樣用心記錄著。前身是新竹玻璃工廠,因為十多年停工整個都荒廢了,草創之初,雜草比人高,徐明江不但負責接待慈濟基金會人員,也留下了畫面。家中二樓,紙本檔案堆積如小山,整齊擺放,那是慈濟最珍貴的無價之寶。人文真善美志工,很多幕後工作,是大家看不到的,說不會累是騙人。有時候身體不舒服,徐明江總是堅持到底,「走在最前面,做到最後面」,再怎麼辛苦,都要完成社區美善的足跡。

吳玉金記得有一次,她陪著徐明江到臺中慈濟醫院就診,一位資深志工前來關懷說:「徐爸,你所做的已經足夠啦!人生最顛峰的時候,你已經全力付出,現在要好好保養身體喔!每次看到徐媽陪著你來,可以感覺到你們之間濃厚的感情。」志工再三叮嚀他以健康為重。

萬分惋惜,徐明江因造血功能不佳,需要固定回醫院輸血,4月22日住院後,身體每況愈下。4月26日晚上七點多,因多重器官衰竭,在臺中慈濟醫院安詳往生,隨即送回苗栗後龍福祿壽生命藝術園區。

「徐爸,您是我們的寶,有您真好!」恆持捕捉美善鏡頭的身影及精神,將永留苗栗人文真善美團隊,大家會跟著徐爸的腳步走,繼續攜手記錄人間真善美!

圖左 :志工徐明江,手摸著「希望工程學校」牆壁,臉龐充滿歡喜。[攝影者:施教岩]
圖右 :2009年苗栗聯絡處舉行「七月吉祥月祈福會」,徐明江和太太吳玉金參與演繹。[攝影者:顏人鵬]

圖左 :2016年苗栗聯絡處舉行浴佛節,徐明江用心捕捉畫面。[攝影者:張海濤]
圖右 :臺中慈濟醫院從動土開始,徐明江背起相機,不定時前往拍攝,精進不懈怠。(徐明江提供)[攝影者:章麗玉]

圖左 :有時候身體不舒服,徐明江總是堅持到底,「走在最前面,做到最後面。」再怎麼辛苦,都要完成美善的足跡。(徐明江提供)[攝影者:章麗玉]
圖右 :夏天汗流浹背,濕透了衣裳,一邊用毛巾擦汗,一邊仍然帥氣拿著相機,拍下別人的菩薩身影,徐明江不放棄每一個付出的機會。(徐明江提供)[攝影者:章麗玉]

圖左 :徐明江(右一)與太太吳玉金(右三)贈予「清末古董」,與證嚴上人合照,留下彌足珍貴的影像。(徐明江提供)[攝影者:章麗玉]
圖右 :徐明江拍攝「希望工程學校」,學生們高興圍在身旁合影。(徐明江提供)[攝影者:章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