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12月06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臺灣 花蓮 林月華用生命做環保 活出精采

林月華用生命做環保 活出精采

E-mail 列印
秋冬,鳳林鄉間的田野,開滿一片白花的赤查某,在霧氣茫茫的深秋早晨,顯得格外美麗動人。

每天,太陽從東邊的海岸山脈昇起,林月華就已全身裝扮包裹好,露出一雙眼睛,騎著她的「機車聯結車」,開始一天的環保回 收工作。

患有紅斑性狼瘡的林月華,病痛常讓她全身疼痛不已,但她強韌的性格和意志力,就像隨地生長的「赤查某」,透著不凡的生命力,迎向每一天。

她常說:「痛痛的做,痛痛的過,不要讓我沒機會做,若大限來到,就讓我趕快再回來做慈濟。」

這一做,就是二十年;她是用生命在做環保!

◎阿美族的阿信

笑稱自己是臺灣鳳林阿美族版「阿信」的林月華,一生命運坎坷,因為她的「信、願、行」及不願向命運低頭的「硬頸」精神,而活出不一樣的精彩人生。

1952年,出生臺東池上的林月華,是阿美族人。她三歲喪父,七歲就必須為了分擔家計,去做「長工」幫人帶小孩、放牛來換取米糧。小小年紀嚐盡生活的辛酸,沒有快樂的童年,也沒機會上學讀書。

當年在主人家做小長工,早上四點就要起床起火、煮十幾個人吃的稀飯。才七歲小小的林月華要站在小凳子上,才能將飯鍋端到大灶上煮。有一天,因睡太晚很緊張,在掀開灶火上熱氣蒸騰的飯鍋木蓋時,不小心手被蒸氣燙傷,她痛徹心屝,而偷偷跑回家向母親哭訴。

「穀子都拿了,還偷跑!」第二天老闆娘很生氣找來了,為了生活,林月華只好乖乖回去照常工作。燙傷處,林月華以母親給她用搗碎的菸葉加蛋清敷著,包了五天,很癢她拆開,菸葉還黏在手的肉上面……

白天,林月華背著主人小孩,要牽兩頭水牛、一頭黃牛去河邊放牛。有一天,林月華累得走不動了,正好一頭母牛靠著河邊的石堤休息,於是她爬上石堤跨到牛背上,這頭母牛就載著林月華走到很遠的地方吃草。天色漸漸晚了,個子矮小的林月華卻不知該如何從牛背上下來而急得哭了;背上的小孩也因肚子餓而哇哇大哭起來。

「說也奇怪,母牛似懂人意,牠突然將頭垂下,前腳也跪下來,讓我可以慢慢轉身從牛脖子爬下來。」林月華回憶兒時,幽幽說著:「每當被主人打,或有委屈時,我就跑到牛棚,爬到牛背上跟母牛說話:『牛母啊!牛母啊!……』主人聽到牛叫聲,還追到牛棚再打我。」

◎失學的日子

一年後,林月華八歲,繼父入贅到他們家,生活獲得改善,林月華也回家和哥哥、妹妹一起去上學。「女孩子不用讀書,以後也在『灶頭』,讀書做什麼?」重男輕女的媽媽說,但繼父仍堅持讓林月華和妹妹去讀書。

「母親身體不好,農忙時,我和妹妺必須請假在家幫忙。禮拜天割足牛吃兩天的草,星期一、星期二可以和妹妹一起上學,其他時間要和妹妹輪流去學校,妹妹上學,我就在家割草養牛,餵雞、鴨。」林月華說著說著苦笑起來:「每次考試都遇農忙要請假,所以沒參加過考試。這樣哪讀有書啊?」

艱苦的童年,在繼父的照顧下,也曾有過一段幸福的日子。那時繼父做乩童為人收驚,也懂藥理,常常要上山採藥。因為林月華從小聰明、乖巧,所以繼父每次上山一定帶她,順便教她認識草藥。

「不要怕!」到山上免不了會遇到蛇,開始林月華很害怕,繼父教她抓蛇方法。沒想到日後只要誰家有蛇入侵,一定請林月華來為他們去除大患,抓到的蛇,林月華就將牠們帶去森林或河邊放生。

在林月華要升小學四年級時,因為種種因素,繼父被迫和母親離婚,搬出了這個家,從此林月華和妹妹再也無法上學讀書。林月華很感傷:「我連自己的名字和地址都不會寫,做慈濟後,才慢慢學認字。」

因為繼父的離開,讓林月華很難過而性情大變,她怨恨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會這樣?她開始偷竊別人的衣服和食物,來滿足心中的不平。母親知道了,很生氣打她:「再窮,也不能拿別人的東西啊!」林月華哭喊:「為什麼要把叔叔趕走?」這時,母女倆抱頭痛哭……

那時的林月華,每天永遠有做不完的家事和農地粗活,讓她感到很疲憊,她決定離開家,去小吃麵攤打雜賺錢,希望有機會可以再讀書。但每次要領工資之前,母親就來先把錢領走了,想再讀書的夢想,也成了泡影……

◎擔起生活重擔

春去秋來,林月華二十歲時,迫於家裏需要拿聘金還債,十五天就定終身嫁來鳳林,然而困苦的日子依然。

「那時除了農事,還要照顧小姑的四個孩子(小姑的先生往生後,孩子就送回娘家)。不久婆婆中風癱瘓在床,加上自己連續生了五個孩子,一家十幾口人要吃飯……」林月華有往事不堪回首的辛酸。

為了生活,林月華向人借土地種菜賣。「說也奇怪,一大片的菜園沒施多少肥料,都長得又肥又嫩,好像『菜』也知我心呢!」當時愛漂亮的林月華,將賣菜節餘的錢拿去買黃金金飾。

1989年,先生因採石礦發生意外身受重傷無法工作。那時林月華的五個孩子都還在小學、中學、高中就學,全家的經濟重擔,一下子全部落在林月華的肩上。

她去做水泥工,挑砂子、扛水泥、開水泥攪拌機; 後來,婆婆和公公相繼往生,公公又留有債務,為了賺較多錢,林月華白天到鳳林榮民醫院做看護照顧病人,晚上做蘿蔔糕、發糕來賣;1990年秋,她轉來花蓮慈濟醫院做二十四小時的看護工作。

◎當看護啓善緣

做看護很辛苦,個中有很多的辛酸。她每天想念孩子,但殘酷的現實生活,逼著她必須咬牙撐下去。「我那時為了不讓人看不起,我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燙蓬蓬捲髮還抹油、擦口紅、掛雙耳環、戴兩條項鍊,除了姆指、食指外,六隻手指都戴滿戒指來『顯貴氣』。」

早期,慈濟醫院啟業那幾年,證嚴上人常到醫院關懷醫護人員及探視病人。有一天,聽說上人要來醫院了,林月華和其他人在走廊等候。當看到上人時,林月華高興得跪在地上流淚而忘了起身。

「這麼莊嚴的臉,怎麼蓋頭蓋臉的?」上人牽起林月華的手,並將林月華額前濃密的瀏海撥向耳後時摸到耳環,「戴這很麻煩,不要把身體當聖誕樹。」上人微笑說:「你會越來越好的。」

上人離開後,林月華很開心衝到浴室照鏡子,將身上的黃金手飾全部拿下來,也把頭髮攏到腦後綁一個馬尾:「這樣好看嗎?」那時她開始煩惱黃金手飾不知要放哪裡?深怕弄丟了。

過了幾天,林月華遇到來病房當志工的吳蓮英,她問:「師姊,我這些黃金可以幫我捐給慈濟嗎?」

「你先收著,我請一位林慧美師姊帶你去師父那裡,你再親自交給師父。」當年林慧美和吳蓮英陪伴林月華去精舍見了法師,法師很高興對林月華說:「真好,真好,我等你回來喔!」

「我那時不知上人的意思,一方面我要工作賺錢,這一等就過了十二年,直到2003年才受證委員。」林月華說,她很感恩林慧美和吳蓮英一路地陪伴和鼓勵,她才能走到今天。

而林月華在醫院照顧病人時,因為她很有愛心又有耐心,受到病人家屬的肯定。當病人出院時,有些家屬因感激林月華,會送紅包給她,林月華就用患者名字把紅包都捐出去。

「你這麼辛苦照顧病人,妳自己經濟不好,這錢自己留著用吧。」吳蓮英說。

「我沒有錢可捐,就這樣捐沒關係,讓我的病人平安就好!」林月華的一念善心,讓吳蓮英很感動,吳蓮英也常常煮一些食物帶去醫院給林月華吃。此後,林月華就開始跟其他看護、病人和病人家屬,說慈濟來募心募款,當吳蓮英的「小雞」。

◎病魔找上了她

而過去的林月華,常怨母親、怨家人、怨天怨地,怨自己的命運為何如此?當她聽了證嚴上人講述「十二因緣」,知道凡事都有因緣和業力,她的心不再打結了;尤其聽到上人說「入我門不貧 ,出我門不富」,林月華擦乾眼淚對自己許下一個心願:「我一定要做慈濟!」

2002年,當她發願要做慈濟時,病魔卻找上了她。她的紅斑性狼瘡,讓她全身骨頭、飢肉都痛,手腳關結也變形,連吃飯拿筷子都成問題。她痛不欲生向老天爺吶喊:「我要做的事都還沒做到,我想給上人授證,求菩薩給我機會!」

林月華因為紅斑性狼瘡疾病離開看護工作。因為在醫院當看護時,看盡了人生的無常,也瞭解紅斑性狼瘡的可怕,所以她決定不管自己病情如何、以後如何過生活?她要把握當下做慈濟,她一面參加委員見習和培訓,一面努力做環保。

◎用心做環保

開始做環保時,她一個人撐著「五百萬」大傘在家旁邊的空地做回收分類,街坊鄰居曾說:「慈濟那麼有錢,還要和人爭撿資源?」但是林月華堅定信心,她不理會別人的批評,繼續天天做環保。

那時林月華的手都潰爛了,她不敢讓人知道,心想:「我得到的是絶症,我可以做多少,就算多少,再沒辦法還是要把握機會做。」

林月華的先生非常反對她將又髒又臭的回收物帶回家,常常駡她,甚至把她的回收物丟出去。她懇求先生:「我若不做環保,很快會病倒床上,不要讓我有遺憾和怨嘆!」因為擔心林月華累倒,先生只好幫忙,這一幫也做出興趣來,讓林月華很高興。

在鳳林地區,林月華是第一位推動環保的人,她帶動了很多社區朋友到她家一起做環保。當人漸漸多了,就改搭簡單帳蓬,但無法抵擋烈日和大雨,志工賴麗真的先生發心出資,請人用鐵架、鐵皮搭建,鳳林才有一個像樣的慈濟環保站。

每次回收已過期發酵、發臭、長蛆的豆奶時,身為環保站長的林月華都偷偷留下來自己清洗,讓社區志工非常感動。每星期日下午的環保分類工作,若回收的資源太少,林月華會再出門尋「寶」回來。她說:「人家發心要來做環保,若沒什麼事可做,容易讓人有退轉心。」

◎穿街走巷菩薩行

2012年,慈濟鳳林共修處落成啓用,環保志工改到共修處的一個空間來做環保分類,林月華家的環保站就功能身退。而林月華載資源回收的環保車,也從「機車聯結車」,換開志工林翠雲的舊廂型車;之後花蓮環保站提供一噸半貨車,到現在的2.7噸貨車――這些環保車,不分天氣寒冷、暑熱或下雨天,天天陪著林月華穿街走巷、爬山過橋,繞過一個村落又一個村落。

「哈囉!我來了。」

「月華姊,你來了。」

「今天的回收量很多,感恩喔!」每到一個回收點,林月華先取下整包滿滿的回收物,再掛上綁好帶來洗乾淨的環保網袋,並將袋口拉開,方便住戶放回收。

去載回收時,林月華感恩大家一起來淨化大地,當地球的醫生;她常跟大家說:「善念增,濁氣少,天災就會減少。把可以回收的東西一個一個累積起來,也就是善念。」許多人因為林月華的誠意,而加入慈濟會員捐款助人。

如今在鳳林地區和萬榮鄉,林月華帶岀一百三十幾個環保回收點,雖然有莊連成和張振倉兩位男眾志工每星期來幫忙載回收兩趟,因幅員遼闊及回收量多,林月華還是天天開她的環保車出門載回收。

但見她,一個人將沈甸甸的回收物一一拋上貨車,再爬上車將回收物疊放整齊,然後下車以繩索在車子四邊固定綁好,才繼續下一個回收點。一整天下來,汗早溼了衣衫,她不喊累,也忘記身上的病痛,只因為要讓「環境更美好」。她的身影,就如「女中大丈夫」,讓人敬佩!

◎感恩的人生

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林月華,常笑說:「年輕時可以手提五十公斤兩包水泥,現在身體的『四兩病』就挑不起。」

每天晚上,林月華常常因為紅斑性狼瘡全身抽痛無法入眠,因此,每晚沐浴後要睡前,她都跟「夥伴」(她稱自己的身體為「夥伴」)說話――

「夥伴啊!夥伴啊!感謝你,今天陪我一天,做了很多很多善事,感謝你,我們的人生很精彩喔!」倘若身體又痛起來,她就懺悔說:「夥伴啊!真歹勢!你跟到我就是要做,不過做也沒損失啊!我們賺到很多呢,我們再繼繼打拚。你要乖乖睡,不要吵,不然你明天沒力氣,我會沒精神……」

不可思議,林月華每天和「夥伴」感恩對話後,竟然沒吃安眠藥也睡得很好;而身體的痛因為可以忍受,所以類固醇藥也停了。林月華很感恩老天爺讓她「痛痛的做,痛痛的過」,可以繼續做慈濟。

「在慈濟世界,要感恩的人很多,而最感恩的人就是林慧美,我是她一路『帶大』的。她帶我做訪視,教我讀《靜思語》學認字,也教我如何菩薩招生;我有心事煩惱時,她就當我的『垃圾桶』,讓我傾吐;我遇到困難時,是她給我支持的力量……」

這時,林月華的臉上漾出幸福的笑容,就如燦爛的陽光,一掃過去的陰霾。雖然人生路坎坷不平,因為做環保,讓她活出生命的精彩。

圖左 :在鳳林北林里社區辦浴佛時,林月華關懷長者,並送康乃馨花,提早為長者過母親節。[攝影者:徐政裕]
圖右 :在慈濟的路上,林慧美(右)一路陪伴林月華(左),帶她參加讀書會,讓她做環保也有證嚴上人的法。因為讀書會,也讓林月華學習認字,彌補童年失學的遺憾。[攝影者:沈淑女]

圖左 :民眾來參訪鳳林共修環保教育站,林月華為大家解說環保回收的重要,和少用一次性餐盒,並要做到清淨在源頭。[攝影者:沈淑女]
圖右 :不分天氣寒冷、暑熱或下雨天,林月華天天開著環保車穿街走巷、爬山過橋,繞過一個村落又一個村落去載回收物。[攝影者:王鳳娥]

圖左 :林月華一個人將沈甸甸的回收物一一拋上貨車,不怕苦不怕累,汗早溼了衣衫,她堅毅的身影,猶如「女中大丈夫」。[攝影者:王鳳娥]
圖右 :林月華認為做環保是一種使命,為了讓「環境更美好」,她忘記身上的病痛,天天歡喜在付出。[攝影者:王鳳娥]

圖左 :去社區載回收物時,林月華和發心做環保的住戶話家常,並感恩和關懷她們,許多人因林月華的用心,而成為她的慈濟會員。[攝影者:王鳳娥]
圖右 :林月華到每一個回收點,要將貨車回收物壘放整齊,然後下車以繩索在車子四邊固定綁好,才繼續下一個回收點。[攝影者:王鳳娥]
圖左 :慈濟照顧戶來參加浴佛並獻竹筒,林月華感恩她翻轉掌心,做一位手心向下的人。[攝影者:邱繼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