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4月10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馬來西亞 雪隆分會 向上人發願 度印裔做好人

向上人發願 度印裔做好人

E-mail 列印
「獲悉可以回去受證時,我楞了一下,頭腦一片空白。反應最大的反而是身邊的師兄姊,對我的道賀聲不斷,連剛從臺灣參加營隊回國下機的瑞珊師姊,也撥電話從機場講到住家。大 家真的很疼惜我,把我當一家人對待。慈濟,是我的家;法親,是我的家人……」從小在大人吵鬧聲中長大,慈濟人對她的愛讓拉潔絲感動地哽咽。

三十九歲的拉潔絲瓦麗(Rajeswari,簡稱拉潔絲)在2013年11月踏上臺灣花蓮土地,接受證嚴上人祝福及受證,成為馬來西亞雪隆區第一批「黑珍珠菩薩群」之一的 慈濟人。

作為馬來西亞雪隆區第一批「黑珍珠菩薩」的慈濟志工,拉潔絲瓦麗心裡充滿無限的感恩。信奉興都教的拉潔絲瓦麗,因為慈濟不分種族、不分宗教的信仰,她一顆想要行善闊愛的 心,在這裡找到了可以付出的平臺。

◎努力讀書 掙脫乖舛命運

1974年,馬來西亞彭亨州加叻某一種植業園丘,拉潔絲誕生了。身為家中第一個小娃兒,她的生活並不見得幸福。姐妹共侍一夫的媽媽及二媽,同住在園丘中非法小木屋。拉潔絲 的到來只是曇花一現的歡樂,汲汲營營的生活還是要繼續。拉潔絲的母親割膠幫補家計,酗酒的父親是羅里(Lorry──卡車)司機,收入有限,生活困苦。

「小時候真的過得很清苦。我尤其不喜歡過年過節,因為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可穿。我的『新衣』來自母親的莎麗裁剪而成;十八歲之前,我都沒有穿過一件正式的新衣,可說是活在 自卑中。十九歲的第一件新衣印度裝(Punjabi)還是我打假期工後自己買的。」拉潔絲說起過往,不勝唏噓。

「還記得非法木屋被拆後,我們一家幾口就窩在小棚(pondok)長達年餘。窄小的空間,父母親的摩擦依舊。在我五歲那年,就跟著父親及二媽離開園丘去彭亨尋找更好的出路 了,但是窮苦的生活依然不變;我在完成高三學業後,就搬到吉隆坡繼續升學,展開新生活。父親也在同時往生。」憶起往事,拉潔絲紅了眼眶。

那段刻苦銘心的回憶,鮮明地刻畫在拉潔絲腦海中。走出園丘,生活也不見得變好,家裡一樣吵吵鬧鬧,她小小的心靈有了一個決定:一定要改變這一切,一定要脫離這樣的生活,不 然生命沒有意義。

她努力讀書,以便考取好成績才可以找到好工作,脫離傳統印度家庭的宿命。拉潔絲力求上進,但經濟壓力也壓得她喘不過氣,她只能用功讀書以好成績來申請獎學金。就讀高中時認 識了一華裔同學,進而成為好朋友,也開啟了她和慈濟的因緣。

「適逢學校假期,我需要找兼職賺取生活費,所以我借住在這位華人朋友的家,而她的母親就是慈濟志工潘桂英。因為投緣,潘桂英並沒有因為我是印度人而看不起我,反而提供我生 活所需,讓我安心地兼職長達三年,也成了我的乾媽。」

◎得遇貴人 時時鞭策自己

生命中總會有貴人浮現,端看有沒有好機緣。拉潔絲跟著潘桂英四處去兼職,也跟在她身後看她做慈濟行善。

「當時純粹看看,因為大家都是說華語,我聽不懂,只是蜻蜓點水般做做停停。直到七年前,潘桂英請英文組的志工來帶動我,促使我對慈濟產生了興趣。至於真正啟發我的,是一本 介紹證嚴上人的書籍《Master Love and Mercy:Cheng Yen》。我非常感動一位這樣年輕的出家眾願意提起全天下的『菜籃』,希望我也能學上人一 樣,協助我的族群走出受助的環境,一起來做人間菩薩。」

不同膚色、不同宗教、不同語言,她無法敞開心懷,不過志工投來關愛的眼神,她有了改變:「剛開始來參加會議或共修,我總是坐在最後面,好像是一個局外人;只是志工們都很 好,一視同仁,我才漸漸地從後面移到前面,也在大家的鼓勵下,拿起麥克風主持活動。」

「活動都在禮拜天,我無法兼職,收入驟減。我拿著銀行發出的警告信,嚇呆了,向著瑞珊訴苦,那時心裡真的很不好受……」無法好好工作導致收入減少,活動中又難免出現摩擦, 拉潔絲的心開始掙扎,慈濟路是否要繼續下去?

「感恩我身邊的善知識,就如我的組長伍麗萍,她講的一句話讓我銘記在心:我們是為自己、為上人做,不是為別人而做,最終受益的是自己。我將這一句,時時警惕自己,也打斷了 我欲退轉的心。至於兼職的工作,將時間調整,最終還是熬了過來。」拉潔絲欣悅的表情,讓人也替她開心。

◎見苦知福 以身作則安人心

身為職工總會行政秘書的她,周遊列國去過二十多個國家,見識到不同的風土人情,也增長了她的慈悲心。「我走訪了很多個案,看到黑暗角落的不幸;自省或許我不是很富有的那 個,但至少我是健全的,還有一口飯吃。我的暴躁脾氣也慢慢改掉,外甥看到我不再避開,而是爬到頭上來了,這都是加入慈濟後的收穫。」

單身的拉潔絲,剛開始邀約周邊朋友加入會員時,得忍受他們的異樣及質問的眼光。家裡的長輩擔心她出家,身邊的印裔朋友怕她脫離興都教,一再給她考驗。但想到證嚴上人的大 愛,照顧戶的需要,她硬著頭皮去迎接冷言冷語,「單身做慈濟不困難,身為印裔來做慈濟,這才是大問題啊!」

拉潔絲不予反駁,反而以身作則做到讓親朋戚友們安心,更在特定的慈濟活動如屠妖節發放邀約朋友們來參與,讓他們可以更認識慈濟這個佛教團體。

「慈善要從家裡做起,尚健在的母親知道我在做好事,給予我高度的支持。」拉潔絲無後顧之憂精進在慈濟菩薩道上。

◎發心立願 接引印裔同付出

「大家知道我不舒服,紛紛主動來慰問。如今不論去到哪裡,都會遇到很多『交通燈』(志工熱情上前慰問),我總是要費一番唇舌解釋,才能順利坐下;這些溫馨感受是我以前都沒 有嚐過的,進入慈濟讓我成了大家疼惜的那位,我找回小時候失去的親情,我很感動。」拉潔絲為此流下歡喜的眼淚。

2013年11月6日,拉潔絲踏上臺灣去會見她慧命的母親——證嚴上人,她發願:「見到上人的第一句話,將是『我要帶更多我的族群回來見上人……』」

「大家都知道,舉凡社區中有打槍或搶劫,大家的第一個念頭升起的就是——印度人做的!為什麼會這樣?所以,我要盡我有限的能力,去邀約更多的印裔來做慈濟。我邀你,你邀 他,大家來參與後的心就會定,不會起心動念,社會自然祥和,這也可以扭轉社會人士對印裔族群的看法。所以,當務之急就是要讓善的漣漪在印裔族群裡擴散。」

身為雪隆巴生第一顆印裔種子及委員,她肩負著更大的責任與使命。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但只要人人伸出一根小指頭,就可以形成一股無法忽視的力量。拉潔絲期待這股力量在印裔族 群裡開枝散葉,一起為淨土努力。

圖左 : 身穿印度傳統沙麗的拉潔絲(中)帶動印裔同胞一起承擔工作。圖為今年10月慈濟巴生支會舉辦一場印裔照顧戶屠妖節發放場合。[攝影者:陳抿錩]
圖右 : 志工培訓自我檢視的“菩薩家譜”冊裡是中文字,拉潔絲在志工一項項的解說下,得以順利在八個月裡完成功課。[攝影者:李偉建]

圖左 : 拉潔絲連同雪隆第一位印裔慈青幹部迪尼斯(左)在一場印裔愛灑活動中承擔司儀。[攝影者:紀文賜]
圖右 : 拉潔絲在慈濟裡找到幫助印裔族群的力量,她發願要追隨上人的精神,協助族群走出受助的環境,邀約他們一起做人間菩薩。[攝影者:紀文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