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社區網

03月07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全球新聞、活動 亞洲 馬來西亞 吉打分會 以愛縫補缺憾 找回為師初心

以愛縫補缺憾 找回為師初心

E-mail 列印
在六零年代從事教職的陳白娟(慈淨),是校內出了名的嚴師,她不苟言笑,以鞭打來督促學生向上,雖是一番苦心,卻讓學生心生畏懼。若干年後師生重逢,學生對她避之不及,為人師表的榮耀,頓時被重重擊落,餘下一身悵 然落寞。

直到走入慈濟人文教育,陳白娟重新以愛縫補遺憾,才放下愧疚,用心呵護每棵幼苗,也找回了久違的為師初心。

◎封建祖父阻讀書 求學道路多波折

馬來西亞的六零年代,才剛脫離殖民宿命,正是獨立後政經文教重新建設的時期;而走上教師講臺的這代人,既承載著過去生活的部分苦難,又忐忑地迎來了體系改制的動盪;在他們身上有著深深的時代烙印與沉重的樹人大任。

而陳白娟生長的四零年代,正是動亂的二戰時代。早期祖籍福建安溪的祖父遠渡南洋打工,落腳於吉打後就從事售賣柴皮和租房的生意。祖父是個封建守舊、重男輕女、無後為大的老一代人,在兒子十七歲時就安排與十五歲的女孩結婚,先後誕下了陳白娟和弟弟兩人。

父母少不更事,凡事皆由祖父做主,長大後的陳白娟被視為「潑出去的水」,不被允許上學,只能留在家幫頭幫尾,甚至隨祖父做些劈柴、填補石路的粗活。雖她渴望上學讀書,但年輕又愛賭的父親被祖父趕走後沒敢再回來,而人輕言微的媽媽也無法為她做主。

也許是上天聽到了她的祈求,七歲的弟弟要上學時,祖父就安排年已十二歲的陳白娟去陪讀。這宛如天上掉下的大餡餅,她非常珍惜這難得的求學機會,在照顧弟弟的同時,也認真學習。舊時的學堂沒正規年齡制度,年幼或超齡學生同班就讀的現象很普遍;作為班上最年長的學生,她負責幫老師照看孩子和維持秩序,她的乖巧懂事很得老師歡心。

詎料三個月後,祖父要陳白娟停學,她聽後絕望得猶如掉入谷底,還偷偷地哭了好幾夜。期盼她讀書的媽媽後來想了個辦法,即每天凌晨四點起床炸香蕉糕給她帶去學校銷售,並藉機遊說祖父是為了幫補家用。幾經爭取,祖父才終於點頭讓她重回校園。

◎超齡學生逐出校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二年級時,祖父決定帶全家遷回中國老家,惟她與媽媽不願隨行,氣惱了他。最後祖父賣掉了房子,不留一分就帶走了弟弟。幸好媽媽平時幫人洗衣有點儲蓄,有能力租房子住,母女倆才不至於流落街頭。

家庭發生驟變後,與媽媽相依為命的陳白娟為賺點零用錢,也到咖啡店幫老闆出外兜售糕點,在艱苦中唯一感慶幸的是,她得以繼續上學,並在刻苦學習下常拿班上第一名。

1957年國家獨立後,開始制定教育政策和施行學齡管制,當時十七歲的陳白娟還差幾個月就完成六年級課程,但在嚴緊的制度下,超齡的她只能面對被逐出校的命運。

當陳白娟心酸地收拾書包準備離開時,疼愛她的級任老師符氣湖卻要她暫時留下,他再想想辦法。果不久後,老師通知她可跳級到中學念初中二,她當時激動得眼淚奪眶而出。此外,體恤她的符老師為讓她順利應付入學考試,還找了老師免費幫她補習。對於老師的安排和不放棄,陳白娟心中滿溢無限的感恩。

◎嚴師形象太深刻 師生重逢不相認

陳白娟進入中學後,好心的同學也犧牲休息時間為她補習課業,讓她漸上軌道。儘管求學之路佈滿考驗,但她慶幸貴人之緣不斷,格外珍惜。念高一時,師訓學院來招生,清楚家裡狀況的她知道這是唯一的出路;含淚告別了心中的大學夢,改道投奔師訓。

師訓三年結束,陳白娟順理成章成為了老師;走過四、五零年代的艱辛,她明白一切來得不容易。因此身為過來人的她,每當發現學生不用心學習時,就嚴厲指導,希望他們珍惜上學的機會,以後謀好出路,為自己的人生做主。

愛之深,責之切,碰上學生未做功課,她二話不說就是鞭打罰站,久而久之豎立了嚴師的形象,連來考察的督學也覺得她矯枉過正,恐適得其反,惟當時的她不以為意。另一方面,對於用功的學生,她也不吝於給鼓勵,希望他們繼續力爭上游。

1995年,五十五歲的她從杏壇退休;忙碌了大半輩子,陳白娟決定放慢腳步、享受生活,平時除了含飴弄孫,她也與先生學跳交際舞、打外丹功、見見朋友,日子可說是多樣又充實。多年來她也定時去吉隆坡,探望當年扭轉她命運的恩師符氣湖和師母。

如此感恩老師的陳白娟,卻在多年後,偶遇自己的兩個學生時碰了灰,一個不上前相認,一個轉身躲開;看著他們遠去,她猶如當頭棒喝,不禁自責自己過去太過嚴苛,造成如此局面。

「以前我常罵學生說,不用功讀書長大後只能當粗工。結果多年後遇到從事這種工作的學生,他們都避我不及。這不是我要的結果,其實孩子也有尊嚴,我當時應該以鼓勵代替責罵,顧及他們的心靈。」心懷內疚的她如是說道。

原以為嚴師出高徒,不料卻弄巧反措,為此而耿耿於懷的她直到走入慈濟人文學校,在愛的環境洗禮後,她才慢慢地縫補了心裡缺憾。

◎人文教育大洗禮 在愛中縫補缺憾

1997年由女兒牽線,陳白娟認識了慈濟,但因先前聽人家說在慈濟「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超人用」,她擔心自己年紀大承擔不了事,所以只在義賣會時幫忙,當個來去自如的「快樂」志工。

十年後(2007年),她陪孫子上慈濟人文學校,在課程中逐漸了解慈濟的原則和理念後,才終於釐清慈濟要人做得「累死」的傳言。「傳言不可盡信,慈濟是很辛苦,但也沒苛求大家,凡事盡本分就好;志工們很合和互協,大家都會互相幫忙。」她開心地說出親眼看到的慈濟。

在志工翁瑞燕(慈均)老師的鼓勵下,陳白娟加入人文學校志工行列,並於2011年回臺受證。了解「尊重生命、肯定人性」全人教育理念後,重新接觸學生的她,心態已大不同;她找到了教育新方向,不再以課業分辨學生優劣,樹人眼光放遠,以愛為進,讓學生在善的環境中快樂又自信地學習。

已年屆七十八歲的她,患有重聽,體力也不如前,但有活動時志工都不會落下她,讓她覺得被惦記得很有尊嚴。此外,陳白娟多年來關懷和陪伴慈青慈少,累積了不少愛的存款,年輕人見到慈祥的她都親切地暱稱「婆婆」,叫得她心花怒放,感動滿滿。

目前只有她與老伴在家,在外工作,無法陪在身邊的兒女難免掛心,對此她每次都回應說自己有很多「子孫」陪伴,沒空寂寞,要他們放心。笑得眼睛瞇成一線的她樂呵呵地說道:「慈濟的世界充滿愛和快樂,讓我的生活很充實,沒空憂思太多。」

慶幸走對人生方向的陳白娟,學會了放下自己,換位思考;以愛裡縫合過往缺憾之時,也豐富了晚年時光。在大愛屋簷下,她以善出發,踏實地踩著每一步;而身後的每個腳印,都見證了她內心無悔的歡喜。

圖左 :舊時代的「嚴師」形象讓陳白娟留下了遺憾,走入慈濟教育天地後,她換位思考,終於尋回了初心與愛。[攝影者:蔡振加]
圖右 :陳白娟鼓勵學生勇敢追尋夢,去年(2017)慈青營結束後,陳白娟用心地在卡片上留下隻字片語和祝福。[攝影者:王素月]

圖左 :陳白娟(左)一顆心定在慈濟,凡吉打分會舉辦活動,她都會積極介紹慈濟理念,為菩薩大招生。(攝影者:洪光勵)[攝影者:許薇盈]
圖右 :2018年6月教師節,陳白娟接受當年學生王素月(明淯)敬奉的感恩茶。[攝影者:李慶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