懺14歲翹家 年輕媽修補愛

2013/11/03 | ◎蕭麗娟/馬來西亞報導
列印
十四歲那年,無知的許玲玲傷了父母心;如今為人母,方知雙親的苦心,長子和二女兒在少年叛逆期給她考驗。女兒反駁媽媽:「你以前也是這樣,為什麼你可以,我不可以?」許玲 玲深知因果循環,在慈濟裡勤修親子之愛。

◎深恐孩子步入後塵

「媽媽,你為什麼要告訴他們我的過去,叫我怎樣教孩子?他們怎會再聽我的話呢?」許玲玲紅著臉氣急敗壞地對著母親大吼,責怪母親掀開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令她在孩子面前擡 不起頭,不待母親加以解釋,她氣急匆匆轉身離開。

三十四歲的年輕媽媽許玲玲,面對兩個叛逆期的兒女,覺得很迷茫、很空虛,一點辦法也沒有;內心的憂慮、加上年少的陰影在腦裡烙印著,如一道深而有色的瘡疤,揮之不去,愛子 心切的她,最怕的是看著孩子重蹈覆轍,步上自己的後塵。

尤其是友人的那句話如針扎:「有一天你的孩子也像你這樣,妳怎麼辦?」常常浮現在腦海,也是她一直警惕、提醒自己的。

2009年,十四歲的大兒子迷上了網咖,逃學被校方記過,隨後再犯錯被開除。許玲玲好言相勸,軟硬兼施,想盡方法,還是無法和兒子溝通取得平衡,兩人關係猶如蹺蹺板,一上 一下,一高一低,常在水火不容的處境。看著已輟學的兒子天天待在家,又未到合法工作年齡,該如何是好?

小時品學兼優的兒子怎麼變了?年輕媽媽遇上叛逆的兒子,無計可施,許玲玲猶如斷線的風箏、汪洋大海的小舟,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走?

◎往事不堪回首

難道我的命運就是這樣?這是報應嗎?

「我在十三歲時傷透了父母親的心。」許玲玲語音哽咽,眼角泛紅,滿懷悔意回憶:「那時是因為年輕、無知、不懂事。」

1993年,許玲玲遇到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不懼家人的反對,師長的勸告,她放下白衣藍裙,隨著男友離開當時覺得不溫暖的家。對父母愛的呼喚猶如馬耳東風,不與理會。

許玲玲離家一年,母親日夜思女成疾。在家人勸導下,她與男友斷絕交往,回家重投父母懷抱。情竇初開的她在短時間內開始了另一段感情,十五歲就嫁給大她十六歲的先生;婚後的 她,帶著三個年幼的小孩,在父親的咖啡店幫忙。一次,巧遇小學老師林麗珍,對方力邀她到幼教中心協助。初中學業未完成的許玲玲,抱著戰戰兢兢的心來到幼兒園上班,她認真服 務的態度,深獲老師的疼愛器重。

◎重返慈濟懷抱

當年因有貴人引領,幼兒園院長林麗珍,也就是她的小學老師,希望幼教中心實行靜思語教學,許玲玲就一直和靜思語教學接軌,因此有機會前往臺灣參加靜思語研習。「我第一次出 國就是在2000年,隨慈濟的教育組到臺灣花蓮;這是我的小學老師成就我的。」第一次見到證嚴上人,她發願:「等我退休了才來做慈濟。」許玲玲也因此成為慈濟教聯會老師。

奔波在工作、家庭,加上必須照顧孩子,令許玲玲喘不過氣,只好選擇暫時離開慈濟。

直到大兒子的考驗出現,她內心常常在尋找一個解救親子關係的方法。2007年偶然之際看到慈濟月刊報導種子老師課程,她即報名參加;再次穿著慈濟教聯會制服參與上課,歡喜 之心溢於言表,「我感覺很久沒回家似的。」

自此許玲玲參加了慈濟親子班,了解原來親子互動可以很簡單,自己在慈濟教育裡找到許多妙方。隔年她勇於承擔親子班的課務組長,浸潤在靜思語教學,不斷的薰陶。

「兒子,對不起,以前因為不會處理事情,又不相信你,讓你被學校開除了。」許玲玲漸漸學會轉念,尤其是大兒子給予的「功課」。她學會走進兒子的世界傾聽他的心聲。

「媽媽,你有苦衷,你不想我受傷。」這話聽在許玲玲耳中是那麼的柔軟,以往亢奮的音調,兒子不屑的眼神也因自己的改變而柔化了。

◎解開母女心結

與兒子相差四歲的二女兒在成長期不斷地給許玲玲出考題。去年獲知十三歲的女兒談戀愛,許玲玲開始抓狂,不停地追踪女兒外出的去向,甚至致電男方的父母,請對方勿再騷擾女 兒。

許玲玲種種的舉動讓女兒看在眼裡氣在心裡,終冒出一句話:「你以前還不是這樣,你可以做,我為什麼不可以?」許玲玲萬萬沒想到原來女兒對她的年少事了解得一清二楚,原來是 母親把她的經歷告訴孩子。

許玲玲氣得一個人躲起來哭了,她想起大愛劇場《春風伴我行》女主角方美倫老師叛逆的女兒,又想想自己的女兒,心裡不甘心地直問,「為什麼要我改變?我又沒錯?」可是回首來 時路,許玲玲不願女兒步上曾經走過的路。

於是,她鼓起勇氣和女兒慢慢溝通,嘗試把藏在心裡的話坦誠向她透露。

「女兒,媽媽不要你的生命中有後悔,不要像媽媽這樣後悔,我已沒得挽救。」她耐心地分析年輕戀愛的甘苦讓女兒知道,自己亦不再干涉女兒的交友對象,讓她自己想清楚後自作決 定;許玲玲學會放下媽媽的身段,不再緊盯著女兒,不再抓狂,反而以朋友身份相伴。

「那一刻,我深深地體會原來不是慈濟需要我,而是我需要慈濟。」許玲玲邀約女兒一起參與慈少班,驚訝地收到女兒寫給她的懺悔信,母女倆的關係得以破冰。「兩個孩子的問題, 要不是在慈濟裡找到解決的方法,我早就崩潰了。只是,我很遺憾來不及盡大孝,把爸爸媽媽帶進慈濟。」許玲玲歡喜地拭去臉上的淚水。

◎下跪懺悔年少愚癡

想起2008年第一次亦是她最後一次帶著父親參與浴佛,了解慈濟的浴佛節是三節合一,即母親節、慈濟日和佛誕日;許玲玲回到家馬上向行動不便的媽媽下跪,懺悔以往年少無 知,對不起媽媽。為了祈願媽媽的病早日痊癒,許玲玲發願茹素。

媽媽的病情惡化,就在2011年往生。子欲養而親不在,失去母親,許玲玲把愛轉移到爸爸身上,但無常總是愛作弄人;一個健健康康五十多歲的父親,卻忽然患了老人癡呆症。

爸爸於2013年3月往生,許玲玲發願要做慈濟把功德迴向給爸爸。經過培訓委員三年,前兩年是因為父母生病需要她和兄弟輪替照顧,無法圓滿培訓的功課。雙親往生令她警惕著 無常觀,她要把握當下,要以父母所賜的身體行善,許玲玲於2013年底,前往臺灣接受證嚴上人祝福,受證成為慈濟委員。

「人生宛如一首歌,鹹酸苦澀著輕輕彈,悲歡離合天註定;坎坷的路途,有你的愛,如今我才了解,你的教示是關懷,想欲返頭看你,已經不在……」閩南語的這一首〈把愛找回來〉 貼切地描述許玲玲三十四歲的人生。

「如果能重來,我一定要把父母帶進慈濟這大家庭。我也希望自己有個慈濟家庭,孩子先生全進入慈濟。」因為慈濟,許玲玲把孩子愛回來;因為慈濟,許玲玲有了迴轉的人生。

圖左 : 失去了媽媽,玲玲把愛轉移到爸爸身上。患老人癡呆症的父親於2013年3月往生,她發願把做行善功德迴向給父親。[攝影者:許玲玲提供]
圖右 : 玲玲母女一同參與慈少班,今年收到女兒寫給她的懺悔信,讓她深知教育需要用心經營。[攝影者:劉美賢(劉慈梵)]

圖左 : 少年的玲玲離家一年,母親日夜思女。經家人的勸導,她重返家園。圖為返家後的女兒與父母及大哥合影。[攝影者:許玲玲提供]
圖右 : 無常觀警惕玲玲把握當下,以父母所賜的身體行善。玲玲會更投入慈濟教聯會付出。[攝影者:王秀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