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國難民:慈濟一直找到我

2015-10-27   | 陳秋華
慈濟志工阿爾比探望剖腹生產的女嬰。(照片提供:慈濟約旦分會)
每個月關懷南薩地區的敘利亞難民,是約旦慈濟志工固定的行程,為難民發放生活補助金每戶一百約旦幣(約合臺幣四千五百多元)與兩包奶粉。在關懷過程中,也與敘利亞難民照顧戶產生許多感人的故事。

搶救女嬰 做到最後

約旦慈濟志工於10月11日下午接獲南薩地區有敘利亞孕婦懷孕九個月,胎兒出了點問題需要緊急手術,但卻找不到贊助的費用,而且也沒有醫院願意冒風險手術,最後只有一家伊斯蘭醫院願意收留該孕婦,為她動手術。

醫院原本估計嬰兒活不到兩小時,沒想到卻度過一天,於是緊急請求慈濟援助。這其間雖然有敘利亞難民醫生自信能為此嬰兒動手術,但法律規定必須要有約旦醫師執照才能執行手術,因此無法進行,於是約旦慈濟志工陳秋華告訴對方,基於尊重生命的原則,慈濟將會提供援助,希望能挽救這個嬰兒的生命。

由於北部邊境城市醫院無法為這位嬰兒動手術,慈濟志工阿布湯瑪斯的醫生女婿為他安排到首都的安曼特別醫院,在慈濟志工阿比爾、漢娜用心溝通下,醫院特別派出醫生及護士,搭乘救護車前往伊爾比爾將嬰兒接到安曼特別醫院動手術。

陳秋華代表家人前往醫院確認後,醫療人員開始進行注射。陳秋華詢問嬰兒的狀况,醫師告訴他,嬰兒的體重一點六公斤,心臟跳動不規律,身體弱小,不宜動手術。依醫生的經驗並不樂觀,慈濟志工盡人事、聽天命,給予祈禱與祝福。

10月15日下午,志工下午再次抵達醫院探望這位早產女嬰,不到五分鐘,醫生就宣布嬰兒心臟停止,結束僅有三天的短短生命。

由於敘利亞難民不准離開南薩地區,父母無法前來領回嬰兒大體,慈濟志工阿比爾、漢娜盡力協調。經過兩個小時與醫院和警察部門溝通,終於同意讓慈濟志工代表嬰兒的父母協助領回大體。

當陳秋華、阿比爾、漢娜三人專程送女嬰回到南薩交給父母親時,阿比爾代表證嚴上人慰問女嬰的雙親,整個場面悲凄哀傷,家人感恩慈濟人的協助與付出。
約旦志工定期前往關懷住在約旦爪哇區(Jawa)附近的敘利亞難民,圖為慈濟志工探訪敘利亞難民Sader一家人。(照片提供:慈濟約旦分會,地點:約旦,時間:2015/10/19)

我要回鄉 不要移民

約旦志工亦前往關懷住在約旦爪哇區(Jawa)附近的敘利亞難民Sader,每月的定期關懷並發放物資──米、糖、馬豆、茶、食油、芝士、洗衣粉、消毒用品及補助金。

全家看到慈濟志工的到來格外興奮,Sader說,兩個星期前聽朋友說,有一個慈善組織完成一件不可思議的善事。之後,他就從許多親戚朋友傳來的訊息中,看到慈濟志工為換人工骨盤的阿汗穆德舉行重生的聚會。Sader非常高興地告訴親友,這個團體是慈濟,慈濟志工還舉辦牙科義診,幫助敘利亞人。

在與志工的互動中,Sader分享從敘利亞城市霍姆斯(Hams)逃過來約旦的情況。當時房子被政府軍炸毁,母親往生,大兒子在手術臺上往生,他決定帶著太太、四位殘障兒子、一對正常的小兒女,全家逃到約旦。

在沙漠逃亡的十天裡,没水、没食物。每走一公里,他就走回頭抱殘障的老二,這樣反覆的、一步一步地前往約旦邊境,結果另一個殘障的兒子往生了,就地將兒子埋葬後,他哭不出來,因為還要再往安全的約旦前進。

在繼續的逃亡的過程中,他們喝髒水、吃乾燥的大餅。Sader和太太非常感恩最後因為約旦軍人的慈悲,救了他們一家人。在安曼,雖得到聯合國的購物卷及醫療,卻付不出房租,這個時候慈濟人出現了,幫助他全家。

為了節省房租,Sader一家人搬到安曼爪哇區(Jawa)的帳篷區,慈濟志工又跟上了,在那裏設學校,讓他的兒子及女兒能夠上學。尤其兒子在逃亡中心靈受傷,不願離開母親去上學,到那邊幾個月後才回復正常。

遺憾的是,不到一年,約旦政府就將帳篷區剷平,東西被拿光,連慈濟贈送的暖爐及瓦斯筒都掉了,Sader全家因此被送到阿紮克難民營,幸好承辦單位不忍心,特准他們遷出難民營。這個時候,慈濟志工又找到了他們。對於這兩年半來慈濟志工的援助及陪伴,讓Sader及太太不知如何來形容感恩之意。

前幾天,當聯合國救災人員問起要不要移民到國外?Sader回答:「我們要回敘利亞故鄉!」因為以前在敘利亞有工作,孩子有書讀,醫療都免費……

(文:陳秋華 約旦報導 2015/10/27)
推薦閱讀

 

Copyright © 2021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