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職教師孤苦生活 志工落實關懷

2020-10-25   | 洪素養
老師退休的鄭阿伯,三十多年來遭受病痛折磨,感嘆比領有殘障手冊的人病症更嚴重,卻無法享有同等的社會資源。(攝影者:洪素養,地點:臺中南區,日期:2020/10/07)
「孩子都多久回來?」慈濟志工李燕麗關心地問。「差不多一個月。」親情分離,阿伯眼神顯得落寞。
 
退職老師 暗室獨居
 
秋高氣爽的10月7日早上,九十位的慈濟志工齊聚在臺中南區福興里活動中心,針對慈濟慈善所推動的「安穩家園 美善社區」(簡稱安美專案)的
施作工程,進行四十戶的家庭訪視會勘評估。
 
在鄰長李玉香的陪同,志工來到鄭阿伯家裡,這是一棟舊式三樓透天厝,屋身
深長,空間很大,卻被物品、雜物佔滿,顯得雜亂。一夥人與阿伯坐在客廳閒聊中,聽到阿伯是從教職退休。
 
「阿伯!您自己一個人住嗎?」志工先是關心鄭阿伯的生活狀況。鄭阿伯說:「孩子成家立業,都在外工作。」他也不諱言自己的身體狀況。
 
鄭阿伯今年八十二歲,有貧血,手腳麻、容易抽筋等狀況,罹患過 食道癌,五年前又檢驗出大腸癌,多種病痛纏身,身體消瘦無力。「阿伯!您有長照居服員來照護嗎?」「之前有,可是要花錢,不想增加負擔。」阿伯談及錢的問題,不免想到孫子所讀的是名校,費用不斐,所以能省錢則省。
 
「阿伯!我有申請居服員,一天兩小時,只負擔百分之十六的費用。」李燕麗覺得納悶?居家照護的費用大都由政府吸收,一般戶只是部分負擔。慈濟志工洪素養也問:「是不是服務項目勾選太多。」李燕麗進一步了解。「有煮飯、打掃屋子等等。」「對!選項愈多,費用增加。」李燕麗告知阿伯,也解除阿伯對長照的疑惑。
 
「阿伯!您在樓下睡覺嗎?」「對!膝蓋退化,昨天才去打玻尿酸。」三十多年來遭受病痛折磨的鄭阿伯,感嘆比領有殘障手冊的人病症更嚴重,卻無法享有同等的社會資源。
 
「我是老師退休,教過很多所學校……」阿伯侃侃談起自己教育無數莘莘學子,春風化雨數十載,直到被檢驗出食道癌,才結束教職生涯。大家聽著鄭阿伯奉獻教育大半生,因為生病而退休,不禁令人唏噓。他的老伴兩年前往生後,日子更加孤單。

 
昏暗的臥房,唯有的一盞小燈亮著。慈濟志工要為鄭阿伯安裝燈管,並落實社區獨老關懷,繼續協助安全起居問題。(攝影者:洪素養,地點:臺中南區,日期:2020/10/07)


改善居安 落實關懷
 
鄭阿伯在志工攙扶下,走進他的房間,裡頭很昏暗,唯有樓梯的一盞小燈亮著。「阿伯!電燈怎麼點不亮?」洪素養問著。「早就壞掉了」「這樣好危險!」李燕麗與社工林昱琦異口同聲說。大家仰頭看著兩座燈都點不亮,慈濟志工余振創對水電比較熟悉,他看一看說:「燈管換一換就好。」並量好燈管尺寸,改日再拿來更換。
 
鄭阿伯沐浴是在二樓,因為二樓有浴缸,他怕冷喜歡泡澡,但一樓沒有,希望買一個浴缸。志工擔心,「您腳不好,身邊又沒人攙扶,上二樓很危險。況且跨過浴缸是容易跌倒,我們覺得您坐著洗,是最安全的。」
 
阿伯的環境和他平日的起居習慣都讓志工覺得隱藏危機,很擔憂。「阿伯!您知道社會福利,給獨居老人帶上『跌倒自動求救的項鍊嗎?』」李燕麗覺得阿伯很需要這樣的隨身感應項鍊。
 
為了阿伯的居家安全設想,曾素馨又問:「阿伯!您吃飯自己煮嗎?」「吃外面的。」「您知道有送餐服務嗎?」「吃不習慣,送來都是冷飯。」曾素馨推薦有煮餐據點的餐食還不錯,是熱食也有粥。青年志工洪宇雯查了詳細資料。「阿伯!這是臺中東區家庭服務中心電話,以及臺中靜思堂的電話,我們有C級據點長照。」曾素馨拿著一張斗大字體電話號碼給阿伯。一再叮嚀一通電話,就會有人來家裡服務,包括長照居家評估也是。
 
「高齡化社會」之後,有豐富的社會資源,卻還有很多的獨居老人無法被照護到。慈濟志工與社工深感心疼。李燕麗與大家取得共識,鄭阿伯需要落實獨居關懷,志工按時來看老人家的身體狀況,以及協助居家安全的設備。
 
走出鄭阿伯的家,湛藍的天空灑下耀眼陽光,大家多麼希望一縷陽光也能灑進暗室。【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七十八歲林阿伯(中)也是獨居,住在附近的女兒常回來關照爸爸。當天會勘通過安裝扶手的條件,為其丈量兩支扶手的尺寸。(攝影者:洪素養,地點:臺中南區,日期:2020/10/07)
 

(文:洪素養 臺中報導 2020/10/12) 
 
Copyright © 2022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