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陷囹圄 才知誰真的不離不棄

2019-12-24   | 李明霂、李相岱
由慈濟志工許世直演出阿耀帶著手銬腳鐐回去探望生病的父親(簡清萬飾)媽媽(謝昭惠飾)鼓勵他要好好重新做人。(攝影者:謝炳順 地點:臺北監獄 日期:2019/12/19)
「阿耀,你怎麼都跟人家不一樣?為何不服長官的命令?」連長生氣說著。
「我是來當兩年兵,又不是來做苦力。」阿耀強詞奪理,連長生氣地訓斥,卻就被血氣方剛的阿耀痛打一頓。
 
12月19日慈濟走入臺北監獄舉辦歲末祝福,志工與受刑人共同演繹《父母恩重難報經》。搭配演繹,幾位志工演出的〈子過〉戲劇,正是臺下阿耀同學的親身故事。
 
劇情進入最後一幕,「為什麼要判三十年?我現在要怎麼面對接下來的日子,我沒辦法接受……」阿耀搥地痛哭、懺悔:「媽媽,我對不起您……」然而,懊悔已經太遲,這一幕讓臺下觀眾的心,也全都揪了起來……
  
誤交損友 一步差步步錯
  
阿耀出生於彰化鄉下,童年生活快樂無憂。他是家中獨子,上小學前,父母親為了要給他更好的環境,全家搬遷至臺北,而身無一技的父母,為了生活,在菜市場付出勞力養家。
 
不料,國中時他誤交損友,開始在校園內收保護費。國二,受到某大哥的賞識,安排到夜市收清潔費,每個夜晚光收攤的清潔費就有十幾、二十萬;遇到有人不配合,就成群結黨去施壓逼迫……

 
扮演吸毒者的慈濟志工簡清萬(左二)說,年輕人做事比較衝動,凡事要忍耐,不要造成一輩子的痛苦。(攝影者:謝炳順 地點:臺北監獄 日期:2019/12/19)
這樣的生活,讓他深陷五光十色,紙醉金迷中,日漸目中無人。這種荒唐的日子直到入伍才稍有停頓,但身上沾染的習氣已經很難改變,成了長官頭痛的人物。
 
有次他與連長發生衝突,桀傲不遜、血氣方剛的他,二話不說起手痛扁連長,這衝動換來七年半軍法刑期。
 
疼愛他的父母沒有放棄他,時常前來探望。有次父親來探望,下樓時不慎摔到,導致腦部積血病危;尚在服刑的他,得知噩耗只能整日以淚洗面。父親臨終前,他帶著枷具回去探望,才發現家人永遠惦念著他。
 
習氣無改 誘惑現前又迷失
 
服完刑退伍後,阿耀在朋友的店裡認識了結髮妻子;他身兼數職,早上送羊奶後又到工地上班,晚上更到夜市擺攤,一心只想賺更多的錢。妻子懷孕後,就專心在夜市擺攤;有一天在朋友的勸說下,到大陸當起批發商,為了生意免不了交際應酬,又開始與人稱兄道弟,甚至有人找他販毒。
 
「做還是不做?」面對高利誘惑,阿耀內心掙扎著。父親臨終前的畫面,浮現腦海,他竟然妄想快點賺到錢,孝順母親,不要再有遺憾。
 
在販毒的叢林世界只能比狠,曾經有客戶只差了五千元,他就弄斷對方的手指。靠著狠勁,阿耀一步一步蠶食鯨吞別人的地盤,販毒事業也越做越大。但是,再忙他也不曾沒有忘記陪伴母親,時常在兩岸奔波。
 
最後,阿耀被以槍砲及毒品案件判刑三十年,服刑的日子裡,阿耀心思雜亂,憤慨、不甘的負面能量,不斷衝擊著他的心──曾經以為的風光,竟要以三十年的人生來支付。

 
阿耀懺悔分享,他以此鼓勵不管任何宗教朋友,只要心念向善皆有福報,他希望他的故事能給予還在搖擺不定的人,一些正確方向,翻轉人生,加油!(攝影者:李昭田 地點:臺北監獄 日期:2019/12/19)
親情長情 喚回赤子清淨心
 
啷噹入獄後,以前稱兄道弟的朋友都不見蹤影,只有老母親不間斷透過書信與會客的機會來開導他、鼓舞他;和慈濟志工一次又一次的關懷。
 
「每當我聽完志工的分享,不知不覺就能將心沉靜下來。」終於拋開憤恨,阿耀常利用晨間念佛經、抄佛經,甚至畫佛像,審視自己的內心,從中體悟慈悲心及予樂拔苦,因此懂得知足進而有所轉變。
 
在獄中,阿耀報名參加學生隊,充實以前未完成的學業,「就像上人言:『做對的事情就要一直持續做下去。』」他也希望出獄後能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我會帶著謙卑的心及懺悔的身來洗滌自身的罪過。」
 
「佛云:種如是因,得如是果,一切唯心造。我已下定決心痛改前非,這就是我現在的心境。」阿耀在臺上懺悔,鼓勵臺下獄友,不管信奉任何宗教,只要心念向善皆有福報,他希望他的故事能給予搖擺不定的人,一些正確方向。【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李明霂、李相岱  臺北監獄報導 2019/12/20) 
 
 

 

Copyright © 2020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