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雙寫福道別 更留福人間

2022-01-07   | 彭慧美
新竹歲末祝福中,與會眾結緣的福慧米包裝上的「福」字,是潘金雙早在2021年6月往生前就寫好的。(攝影者:黃敏祥,地點:潘金雙家,日期:2021/12/06) 
拿起一包福慧米,雙手大姆指緩緩移動到包裝上的「福」字,先是輕撫、再是漸漸加大力道,蔡圓惠雙眼不禁迷濛了起來⋯⋯
 
賭物思人 蔡圓惠淚眼婆娑
 
貼有「福」字的福慧米,是新竹慈濟志工為前來參加歲末祝福的會眾準備的結緣品。而包裝上的「福」字是志工潘金雙一個字一個字用毛筆寫的。
 
「他很喜歡寫書法,常常在家裡寫佛經。是屬於沉默寡言的,大活動他會參加,但他不喜歡講話,都是默默在做。」潘金雙是蔡圓惠的先生,兩個
人五十年來形影不離。
 
然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2021年7月潘金雙圓滿此生,再也無法與蔡圓惠一起在慈濟付出。福慧米包裝上的「福」字,也是他最後一次與來參加歲末祝福的會眾結緣。
 
「會不捨,但是看到他這麼聚精會神地在寫,真的很感動。」淚珠自蔡圓惠模糊的眼眸滑落,原來「福」字,是潘金雙圓滿此生前,忍著身體的病痛,虔誠地寫一字「福」一句「阿彌陀佛」完成的。
 
說著說著,蔡圓惠手滑著平板上的小視窗,繼續分享:「他不喜歡照相,我們平時照相,他也不喜歡入鏡。」隨後指著一張照片說:「最後寫的那一次,我在背後偷照,被他發現了。他說,你可以靠近一點,把我那個福字也照進去。」
 
照片裡的潘金雙,頭上戴著毛帽,鼻樑上架著眼鏡,端坐桌前,手持毛筆專注地在紅紙上,寫著一個又一個「福」。蔡圓惠說:「這是潘金雙此生唯二的兩張寫毛筆的照片。
  
921地震時,潘金雙(左一)即是慈濟的見習志工,參與希望工程志工。(攝影者:黃敏祥,地點:臺中東勢幼教工地,日期:2022/05/11)

忍病痛揮毫 留下祝福

蔡圓惠繼續滑著相簿裡一張一張的照片,回憶排山倒海而來⋯⋯
 
「2019交大骨捐驗血,孫子來參加抽血建檔,這是我師兄最後一次出勤。因為孫子的關係,所以我們就拍得特別多照片,孫子帶三個朋友來。」、「師兄在包裝區,不知道孫子來,但是阿公看到孫子就很高興。」蔡圓惠說兩人承擔勸髓志工,「有人配對到了,我們帶他去健檢。」2019年之前,兩人每一年都會回花蓮靜思精舍朝山。
 
「2020年,他還能出來,勉強地出來。」乍然停了幾秒,蔡圓惠接著說:「他很喜歡寫福字,可是當他身體最不好的時候,他就沒有再寫,因為手沒有力了。」
 
2018年潘金雙的身體出狀況就不太好,甚至無法出門當志工,手也幾近於無法持筆。游淑慧告訴他,「沒有出班沒有關係,可以在家裡多寫幾個福字,也可以淨心養身體,福字好好寫,能寫多少就寫多少。」受到了肯定與鼓勵的潘金雙,為了盡己力所及去付出,每每身體許可,精神尚好的時,就拿起毛筆寫「福」字。
 
回想先生寫「福」字那一段時期,蔡圓惠恍然明白,潘金雙似乎早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他本來是一年寫差不多夠了,就好了。三年前(2018年),他突然問我說,要不要多寫啊?我說如果你身體好就多寫一些。」

 
2021年3月4日,潘金雙主動讓妻子蔡圓惠拍下寫「福」字的身影。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寫,因為之後,他的手已經不自主的顫抖,無法再寫。(攝影者:蔡員惠,地點:潘金雙家 日期:2021/03/04)

 
福慧米是善心人結緣的,在袋上貼了「福」,是歲末年終給會眾的祝福。蔡圓惠感恩接待組的慈濟家人,給了先生可以付出的機會,讓先生能夠在生病時,靠著寫「福」字來支撐。也是因為潘金雙事先多寫起來,2021年的歲末祝福與會眾結緣的福慧米,袋上才有「福」字可以貼。
 
做好準備灑脫離開,有形的「福」字,再找不到潘金雙執筆,但他留給大家的祝福和懷念,卻是亙久而綿長⋯⋯【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彭慧美 新竹報導 2022/01/05)
Copyright © 2022 Open Source Matters.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