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2月0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看大愛電視 謝慧玲走出神話

E-mail 列印
Next
謝慧玲在家中是個乖巧、孝順的女兒。幼時的慧玲,常看父親捐錢、鋪橋、造路以及母親對阿嬤的孝順,為小姑、小叔無所求的付出,家庭凝聚的快樂,至今仍深深烙在她心中。

1987年結婚後,慧玲要照顧躁鬱症的婆婆及三個稚子,還要承受暴力傾向的小叔,只因先生擔任軍職,經常不在家。

「神話」連篇 迷惘受縛無所往

公婆經營「宮廟」,婆婆是住持。1993年公公因病往生後,長媳慧玲接手與婆婆「乩童」與「桌頭」(台語)的搭檔,婆婆為人排解困惑,慧玲要從旁將「神話」協助翻譯及附和著。

當時的社會正彌漫著大家樂的睹風。整天一群人就守在神壇前等著「乩童起乩」,想發財的求明牌、睹輸的改家運……

「神明應該是要我們行善,只要改變我們的心,就能改變家庭,而不是靠改運。」「桌頭」慧玲內心交戰:「賭博是違法的,宮廟應該是精神的信仰,不能賭博,不能做壞事。」

當時罹患躁鬱症的婆婆,將心中的瞋、恨、懷疑以慧玲為出口。日復一日,將近四年的時間,慧玲在對與錯、孝與不孝間,慌亂得無所適從。

「明明這樣是不對的,為什麼要我這麼做?」數不清多少個寒夜,慧玲外套一拿,走到附近的公園痛哭失聲。白天孩子上學,她在住家附近的佛寺前,外套包著頭,一哭就是二、三個小時。

身心煎熬 法水清流心安定

「夜晚孩子在家裡,我常跑出去也不是辦法。有一次無意中,電視轉呀轉,看到了上人在開示,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止不住,足足沒聲音地哭了一個多鐘頭,哭到不能自已,從此,幾乎每天時間一到,就等著看上人。」

有一天,同時段頻道怎麼找都找不到,慧玲不死心再找,原來換頻道了,找到後又是大哭一場,「真的!好像找到了媽媽,找到心靈的依靠。」

那是深夜裡,區區一個小時,在友臺播出的大愛節目,卻是她那段日子最企盼的事。有時為了怕吵醒閙累了的婆婆,慧玲轉成「靜音」收看。

也曾內心煎熬,多次在關渡橋上徘徊,真想一躍而下結束生命。「我這樣跳下去對嗎?這樣只是害父母傷心。有一次,想到上人的臉和聲音,那個念頭霎時就打消了,又騎著機車回家。」

1996年後,慧玲的婆婆因身體不適多次住院,在各大醫院流轉就醫,也剛好就此中斷了她的「宮廟事業」。

偶然機緣,慧玲在北投國小的街道上,巧遇慈濟志工陳碧霞,便主動趨前繳交善款,從此接上了慈濟因緣。讀書會、大愛媽媽班等活動,她都積極地參與。

正信正念 家庭和諧業力解

「不用去求神問卜,那都是假的,不如把錢捐給需要的人。」自從接觸慈濟,慧玲會適時告訴他人:「做善事就是在改命,轉運。菩薩在我們的心裏,心要靜下來、定下來,就會感應到。做對的事,堅持做下去就對了。」

一度想了斷世間緣的慧玲,和先生的關係,也因2009年夫妻同行慈濟菩薩道而露出曙光。「還好有慈濟救了我,否則現在家庭、孩子、我都不知道在哪裡。」慧玲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走進關渡園區的環保站,她體會出上人說的「付出勞力又歡喜,便叫做喜捨」。受證後的慧玲更用心在環保。

過去的慧玲無力改變長輩的想法,現在的她,在參與經藏演繹中,她深刻體會到,「願佛法興顯弘大乘,不令邪法惑眾生,願菩提道心能相續,菩薩廣行無量義」。

「懺悔法門如淨水,能洗一切眾生罪,今以誠懇懺悔心,運此慈悲三昧水,洗淨諸惡眾垢穢……」有幸今年夫妻倆以妙手、妙音進入懺悔法門,慧玲的感觸自然也特別多。【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黃蕙貞、吳瑞清 臺北關渡報導 2011/07/28)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