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2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入經藏-法入心 法譬如水偈頌MV

大嗓門是天生 但我改變了

E-mail 列印
Next
從大陸遠嫁臺灣,大嗓門媳婦遇上語言不通的婆婆,從「日常摩擦」到「離家出走」,是什麼原因,讓她不再理直氣壯、斤斤計較?

六月的第一天,綿綿細雨飄落在北臺灣的瑞芳小鎮上。皮膚白淨、個頭嬌小的李立,笑盈盈佇立路口,領我穿過喧鬧不堪的市場,拐進一條巷內——她在臺灣的家。

來自大陸山東的她,話匣一開,笑著形容自己是個吃「百家飯」長大的孩子——誕生於1978年,正值文化大革命結束,李立的母親婚前是個人人敬畏的紅衛兵;或許受母親影響,年紀小小的她,也有著剛烈的性情。

家中三姊妹,李立排行老二,她常覺得母親偏袒大姊。姊姊學業成績優秀,有好吃的食物、漂亮的衣裳,母親總是先留給她,硬脾氣的自己卻常和母親嘔氣、起爭執,讓母親抓著棍子追著打。漸漸的,李立愈來愈不愛回家,幸好鄰居與同學常熱情留她吃飯、過夜。

小小年紀的她,經常在放學後揹著書包,怯零零的徘徊在巷口,想著今晚可以到哪個同學家寫作業、玩耍,非要磨到幾近深夜才肯回家。

說話不拐彎抹角 三字經成口頭禪

即將升上初中三年級前夕,李立因家中經濟而放棄學業。經由任職軍樂隊的小姨丈介紹,她進軍隊食堂打雜、掙錢。

一次,愛乾淨的她見食堂牆上黑烏烏,順手抓了條抹布、頂著小凳子打掃起來;一位高階幹部正巧走進,看著李立細心擦擦抹抹,驚訝的說:「原來這間屋子的牆壁也可以白到發亮!」他心裏對這個認真負責的小女孩起了肯定,便將她調至櫃檯服務,也開啟了李立爾後一連串的工作契機。

「機會,永遠是給準備好的人。」李立不無驕傲的說著。的確,雖然李立僅有初中學歷,卻因個性聰穎、反應靈敏,讓她從基層待起,又自山東一路輾轉廣東直至上海任職。

初到上海,進入一家臺資電子工廠,李立因為英文不好吃了一頓苦頭,然而愛讀書的她,下苦心努力研讀,終於如願升上主管職位,開始管理起工廠內的作業人員。

外表嬌柔的她,訓起人來毫不客氣。她坦承,當時為了管理方便,總認為要比別人更兇才壓得過人;再加上直腸脾氣,說話不愛拐彎抹角,很快的,三字經變成她的口頭禪。

每當見到作業員操作設備失當,她劈頭就是髒字;同事見狀總是對她搖頭嘆息:「你不說話,還有一百分的氣質;一開口,連三十分都沒有。」

多年孤身在外闖天下,看來意氣風發,但李立仍有女孩子敏感纖細的一面,期望能夠走入婚姻,彌補童年時期所缺乏的家庭溫暖。此時,公司內一位來自臺灣的男同事,因為長期和李立相處,看見她強悍背後那顆善良柔軟的心,對她產生好感;李立感受到對方的真誠,兩人一點一滴建立感情。

2009年底完成終生大事,李立跟隨丈夫返鄉,展開在臺灣的新生活。

只是說話大聲 婆婆以為我罵她

丈夫的故鄉瑞芳,位於臺灣東北角,是個靠海、環境潮溼的小鎮。初到婆家,李立面對思想傳統的婆婆,總是有很多意見。

婆婆曾在一天內花費萬元購買大量家禽肉類食用,逢年過節更是鋪張,卻往往因為吃不完,放任食物發臭、腐敗;家中三天的廚餘,便能裝滿一個大水桶,這讓自幼勤儉的李立十分不悅。

最讓她受不了的,是婆婆亂丟菸蒂的壞習慣,家裏經常瀰漫著菸霧,地上滿是菸蒂、菸灰;婆婆炒菜時仍是菸不離手,曾有菸灰掉進菜內端上桌的經驗。每當李立叨叨絮絮抱怨著婆婆,先生總替婆婆說話,讓她情緒激動,卻又無可奈何。

直性子的李立有一副大嗓門,由於語言隔閡,婆媳經常出現「雞同鴨講」的情況,甚至得靠比手畫腳來表達,「有時候我只是說話大聲一點,婆婆就以為我在罵她!」李立縱使滿腹委屈也無處可說。

為了儘快融入婆家以及臺灣的生活,李立曾到住家附近的便利商店應徵工作,希望藉由接觸人群學習閩南語。

然而,雇主知道她的身分後,卻為難的說:「我們這裏都是使用繁體字,你看得懂嗎?」又窘又急的她當下翻臉回嗆:「就一份工作,有什麼了不起!」

因身分問題,李立經常招致鄰居側目。婆婆更常四處串門子,將家中大小事情傳播給街坊鄰居知曉。曾經,有鄰居當面追問她:「聽說你不能生育?」這一切都讓李立陷入痛苦和怨忿中:「我到底哪裏對她不好?為什麼要這樣跟別人說……」

婆媳問題難解,盛怒之下,李立收拾行李,毅然決然返回山東老家。怎知回家後,母親卻告訴她:「丈夫是你自己選的,既然結了婚,就要想辦法去適應對方的家庭生活。」幾經思量,又念及丈夫平日對自己的疼愛、呵護,李立再度搭機來臺團聚。

罵人無法解決事情 還有損形象

婆媳間的爭執,先生其實都看在眼裏,只是希望李立能夠多多包容,不要計較老人家的生活習慣。他擔心李立生活沒有目標,終日渾渾噩噩,開始搜尋電視上的宗教頻道,希望為她找到心靈的依靠。

某天,先生收看到大愛電視「人間菩提」節目,覺得很受用,便開始領著妻子一起聆聽上人開示。為了調解妻子與母親的摩擦,他也陪伴母親觀看大愛新聞,以全球天災人禍四起,許多人正在餓肚子,向母親傳達證嚴上人「八分飽」的理念:「東西夠吃就好了,吃不完丟掉都是浪費。」

收看大愛電視一段時間後,李立與同為陸籍配偶的劉娜,一起來到位於臺北東區的慈濟會所,表達加入志工的意願。

「剛開始連衣服要怎麼穿?髮型要怎麼梳?通通不知道!傻呼呼的『做就對了』。」李立在旁觀察,跟著師兄、師姊依樣畫葫蘆,不知不覺中,漸漸修正了自己的心,也收斂了過往衝動、暴躁的習氣。

以往,李立常因雞毛蒜皮小事和先生鬧得不可開交,甚至以自殺威脅;如今,先生只要見她怒氣沖沖,就會以靜思語提醒她:「師姊,生氣是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喔。」一聽到「師姊」兩字,李立便慢慢冷靜下來,也比較容易放下沮喪或生氣的負面情緒,先生因此開玩笑說:「感恩慈濟,幫我找回了溫柔的妻子。」

改變對方不容易 唯有自己先改變

過去,因為個性好強,李立與母親情感不睦,認為只要寄錢回家就是孝順;出社會後,與人激烈辯駁、口出惡言也是家常便飯;婚後,又因為控制不了脾氣而家庭不和諧,沈淪苦海,在顛倒慌亂中備受折磨……

「想要改變對方不容易,唯有先改變自己。」是李立加入慈濟後最大的體悟,她坦言:「過去若對方說出傷人的話語,我一定馬上反擊;現在不會了,因為罵人並不能解決事情,還會破壞自己的形象。」

善良又有愛心的李立十分喜愛孩子,經過培訓成為「大愛媽媽」後,經常到小學裏與孩子們互動;她的個性活潑,每一場說故事活動總是深受小朋友歡迎。

上人曾說:「父母是孩子的模。」李立印象中,有位乖巧又柔順的小女孩,原本禮儀、規矩都非常好,卻因環境改變,受其他大人影響,不僅脾氣變差、開始說謊,還會用髒話辱罵人。李立因此警惕自己要更謹言慎行,唯恐不良的習性影響周圍的每個人。

口說好話心念正 盡心呵護老小孩

今(2012)年五月中旬,結婚近三年的李立因意外導致流產;歡喜迎新生變成淚眼相對,她選擇擦乾眼淚,堅強勇敢面對:「也許和這個孩子緣分不夠吧!」

她說,懷孕後逐漸理解身為母親,時時刻刻為孩子、為家庭設想、付出的那顆心,也更能從母親與婆婆的立場來思考;觀賞「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更讓她能體會「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心情。

如今,只要時間允許,她一定撥電話和大陸的家人聊天,放下二十年前的怨懟,以愛填補彼此間的裂痕。

她將婆婆當成「老小孩」,給予溫柔照護,並試著輕聲細語、柔和聲色與她溝通;現在婆婆出門買菜時,還會主動詢問她想吃點什麼,婆媳間的嫌隙正一點一滴地釋放、融解。

李立時時提醒自己要「口說好話、心想好意、身行好事」,她不再理會旁人說長道短,總是把握時間投入志工行列,專心一志要為家庭、為社會做更多好事。

(文:陳思穎、黃詩雯 摘自:《慈濟月刊》第547期)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