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1月28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齋戒素食 環保蔬食

踏上父親不想談及的土地

E-mail 列印
Next
時空之下,人類多麼渺小;正因如此,我們更須以善緣扭轉現況。在這塊被海水浸蝕的傷心土地上,這不只是賑災,更是願行……

代父解冤釋結

我的父親是1949年從中國大陸撤退來臺的老兵。在八年抗戰期間,湖南長沙歷經五次對日大會戰,我的奶奶及爺爺先後無辜葬身在日軍的砲火下。我記得小時候爸爸禁絕我們欣賞一切有關日本的戲劇及歌曲;他不說仇恨,但我隱約可以了解他心中的悲苦。

「我們是生錯年代的人,怨不得誰;如果可以選擇,誰要這麼辛苦來這世上走一遭。」父親熱心善良,但不到六十歲就因病往生,年輕的我當時不懂他這段話背後深沈意味,也曾抱怨老天為什麼讓這樣的好人離世,讓做子女的連孝養他的機會都沒有。

進入佛門後,我才逐漸領會大時代下人們身不由己的因緣果報。而今,我踏上父親最不想談及的這塊土地,用他給我的身體去做他最不想碰觸的事,我不斷告訴自己就當做幫父親「解冤釋結」吧!

面對無常的示現,真的沒有什麼值得罣礙與執著的,只能把握因緣扭轉業力的牽引,轉惡緣為善緣。

讓櫻花重新綻放

出發前,網路搜尋了氣仙沼市的資料,幾乎所有商業媒體不再青睞這則四個月前的世紀災難,偶有提到也是蜻蜓點水式的報導。

當親眼所見,才知道什麼是毀滅式的災難。腐敗的氣味瀰漫空氣間,烈燄燒灼過的鋼梁、撕扯破碎的房舍殘骸交錯堆疊著;地層嚴重下陷,臭味薰人的黑水四處漫流著。

這幾天細雨霏霏地下著,厚重的雲層遮擋住天光,就如受災鄉親沈重的心情。

在氣仙沼市,小野寺及齊藤為兩大姓氏,幾乎是世代居住在此的大宗族。齊藤慧子老家的社區,只剩下折損的電線桿及水塘,「我不想回來。因為什麼都沒了,回來只是更難過。」即使如此,她感動於慈濟發放的效率,樂意陪同我們進入重災區回家看看、採訪。

幾位當地鄉親對我們也感好奇,特別是對於「法號」這件事情難以理解;原來在日本人的觀念裏,只有往生者在告別式中由僧人皈依及鎮魂後才有戒名。我們解釋,慈濟是落實人間佛教理念的團體,而佛教教義也不是往生後超度而成佛,而是要把握人身,救拔苦難眾生,也是我們災難後此行的目的。

日本民眾對宗教不太熱衷,尤其是十幾年前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後,對宗教活動更敬而遠之;但多位鄉親很認同慈濟力行實踐的精神,願意投入日後的志工活動。

一千兩百年前,唐朝鑑真大和尚東渡日本傳法,六次渡海、五次失敗。「皎月知我願,傳燈去他鄉,波折不能阻,心淨灑馨香……就讓風把消息隨意送,在這櫻花綻放的異鄉,心無罣礙了,依然要圓這個多年的夢……」這首「圓夢」的音律,在我們賑災前夕播放著,也在我腦海不斷迴盪。我體認到此行不只是見舞金發放,更是慈濟法船「行願」的啟航。

而在這塊被海水浸蝕的土地上,我也看到石縫中竄出的一抹新綠,那昂揚神態告訴我們,生命正在努力的找出口!

(文:胡青青 摘自慈濟月刊第537期)

※延伸閱讀
踏出第一步 不讓悲傷停留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