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2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環保志工 杞子的悲歡歲月

E-mail 列印
Next
一路推著,穿過街頭,來到隱密的地方,將回收物卸下,再走入另外一條街。當輪椅輾過路面,有時會傳來左鄰右舍冷嘲熱諷的聲浪:「自己的身體都顧不好了,還要顧回收!」這是臺南十二佃社區,耐人尋味的街頭景象。

手弒萬生靈 做環保得救贖

「直到往生,剛好嫁給他五十年。」午后的風,輕拂過杞子佈滿歲月刻痕的臉龐。七十五歲的杞子坐在輪椅裡,深邃的眼神飄向遠方,回首來時路,這五十年漫長的婚姻所帶給她的,幾乎只有三個字:「好折磨!」

結婚以來,丈夫高天續沒固定工作,嗜酒、賭、檳榔,又夾帶令人無法招架的大男人主義。任勞任怨的杞子,除了一肩挑起扶養五個兒子的重擔外,還必須聽命於丈夫,不能有所違逆。

天續愛電魚,常常裝上電池,半夜驅車至海邊電吳郭魚。電回來的魚,會要求她馬上宰殺。她不敢不從,於是半夜一點抓回來就一點殺,兩點抓回來就兩點殺,沒殺完不能睡覺。如此殺了十幾年的魚,所造罪業令她魂牽夢繫。有人說:「可以念佛回向給這些眾生」,想到成千上萬條枉死的冤魂,杞子說:「我怎麼敢唸?」一顆心始終懸掛著。

1990年證嚴上人發起「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妹妹黃秋香為她帶來這個訊息,讓她倉皇的心找到安定的力量。她開始大街小巷沿途撿回收,清晨四點多撿到七點,上完一天的工後,晚上煮完飯再去撿到八、九點。因為她知道,撿「回收」就是撿「福氣」,除了可以救地球,還可以救人。而積壓在心靈深處,那一股揮之不去的夢魘,也希望透過付出而得到救贖。

杞子虔誠的一念心,感動了天續也加入回收的行列。天續在家附近九樓工地做粗工,每當工作之餘,會去撿拾工地裡隨處丟棄的回收物,從九樓一路撿下來。看著三噸半的卡車上,堆滿了黃金般閃亮的愛心,量多時,一星期兩卡車還載不完,夫妻倆總是相視而笑,這樣的日子,過了十個年頭。

無畏百般撓 矢志行善終不悔

怎奈平地起風雲,天續道心不堅定,聽信旁人不實謠言:「你們這些傻瓜,賺錢給別人享受,給別人拿去吃大魚大肉。」從此,天續不但回收不撿了,還強行阻止杞子也不能撿。「證嚴法師度很多眾,救很多人,師父很偉大。」堅定的信念早已根植在杞子心中,豈是三言兩語所能動搖?於是在天續的威脅恫赫之下,杞子只好化明為暗,開始走入躲躲藏藏撿回收的日子。

杞子提心吊膽地與天續玩起捉迷藏的遊戲,他前腳出門,她後腳拎著袋子也出門。撿到的回收物,小心翼翼地分別藏在三個隱密的地方,才能不被他發現。「有一次出門撿回收,半路上被他抓到了,猛追過來要打我,拖著我要把我丟進大水溝,我大聲呼叫「阿彌佗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他手一鬆,我趁機迅速衝進鄰居家裡躲起來。」

還有一次因為田裡沒工作,杞子大清早就來到安南環保站做分類,忘記了天續交代她要燒開水這件事。十點多,天續帶著一把大木棍,騎著機車,猛然衝進環保站,準備讓杞子飽餐一頓皮肉之痛。還好菩薩保佑,戰戰兢兢做分類的杞子,收到了志工通風報信,迅速躲進佛桌後面隱密處,免去了一場浩劫。

這樣謾罵、追打的日子,熬過了五年的時間,讓杞子心力交瘁。直到2005年,杞子因為血壓上升,引發腦中風。這時,天續追久了,也累了,終於明白無論如何阻撓,也改變不了杞子堅定的心念,只好「隨她去!」

每一件回收物,在杞子心目中,都是無比珍貴的寶物,因為它可以變成黃金去救人。所以中風後的杞子,並沒有因為身體的不適,就放棄了守護大地的弘願。撐著手腳不便的身軀,仍一步一步地彎腰撿拾著掉落在地上的「福氣」。

最佳母子檔 帶動鄰里做回收

老天爺或許洞悉杞子是經得起千錘百鍊的菩薩,於是又出了一個更嚴厲的考題。就在她中風一段時間後,再一次因為血壓飆高,引發二度中風,此時雙腳已不良於行,終至坐上了輪椅。

杞子心中牽掛的,永遠不是自己的身體,而是這些回收的資源,就算已經坐上了輪椅。「怎麼辦呢?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些資源被送進焚化爐。」情急之下,杞子想到身邊的么兒高國豐。國豐於十六歲時,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長年來一直賦閒在家。杞子想盡辦法說動國豐,於是十二佃街頭,開始出現了這對母子輪椅身影,穿梭在大街小巷。

除了刮風下雨之外,就算大過年,母子倆仍把握分分秒秒出門撿回收。杞子坐在輪椅上,雙手各提著一個大塑膠袋,當看到路邊有回收物時,馬上指揮國豐將輪椅停靠路邊,國豐便如獲至寶般地將回收物撿起來。有時沿途也會有人搬出廢棄電腦、電扇等大型回收物,母子倆就通力合作,杞子負責在路邊看顧,國豐則一件一件搬去回收點,成為守護地球的最佳拍檔。

壯碩的體格,俊秀的臉龐,國豐雙手緊握著輪椅的手把,受創的心靈裡醞釀著高人一等的智慧:「做回收很快樂,可以到處跑來跑去,身體較暖和,而且環境比較不會有氣味,可以保護地球。」

鄰居潘先生看到國豐推著母親前來,隨即拿出家中存放的回收物,一邊放進杞子的大塑膠袋,一邊說:「阿桑」(台語伯母之意)常來我家載回收物,所以我家的垃圾量少很多,我本來不知道保麗龍可以回收,是阿桑告訴我的。」潘先生深受這對母子所感動,又說「阿桑就像自己的家人,這條巷子,甚至整個十二佃社區會做資源回收,都是她帶動的。對她,我只有感動與感恩。」【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黃惠珠 臺南報導 2012/03/06)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