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22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過眼繁華 捨得才是真擁有

E-mail 列印
Next
「不行了!妳這個笨女人又幫不了我,接下來就等著工廠破產……」陳綉玉還記得四十年前的那一夜,婚後不斷外遇的先生突然跑回家,毫無羞愧且氣急敗壞地告訴她這個消息;她淡然的看著他,內心沒有太多波瀾。

從那一天起,瘦弱的她,母兼父職扛起家中的經濟重擔;四十年過去了,她胼手胝足地養大自己跟先生前妻留下來的孩子。年逾八十歲的她,雖然已經不用為家中經濟操心,但是她依然堅持靠自己的勞力做清潔工賺取薪資,且將一半的收入捐出行善;滿頭華髮的她笑笑地說:「現在錢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用在對的地方才重要。」會讓她有這樣的體會,是過去那一段大起大落的過往……

千挑百選 竟遇多舛人生

「他家是做磚窯場的,雖然是嫁過去做繼母,但是經濟不錯喔,妳就不要考慮太多……」媒人婆口沫橫飛的說著,疼愛陳綉玉的養母,不時回頭用眼神詢問她的意思;站在一旁的她只低著頭,不表達任何意見。其實綉玉很清楚,養父母非常疼愛她,雖然她是抱回來的養女,但是二十幾年來養母視她為己出;所以對她的婚姻大事特別重視,只希望她能有個好歸宿,一輩子吃穿不愁。

這些年來,不斷有人上門提親,但都沒有讓養父母覺得滿意。「你們家姑娘都二十四歲了,你還要留到什麼時候?人家好命的都生了好幾孩子了?要不是對方死了老婆要續弦,人家條件那麼好,還怕……」媒人婆努力地勸說著。養父母斟酌了好一會兒,最後點頭答應了;本以為幫她找了個好歸宿,誰知多舛的人生正等著她。

陳綉玉嫁進夫家,馬上接手照顧起前妻的兩個孩子,剛過新婚期,先生就常夜不歸營,剛開始她還以為他忙於事業;幾個月過後,綉玉從別人的耳語中,知道先生在外另結新歡。為此,夫妻倆常起爭執,婆婆總會勸她說:「男人嘛!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玩累了,就會回來!」幾年過去了,三個孩子也陸續出生,但是她的先生依然故我,甚至不顧她的感受,將外面的女人帶回家中同住。

認命守份 難敵造化弄人

雖然錦衣玉食,但是她一點也不快樂;為了不想吵吵鬧鬧過日子,她將這一切隱忍了下來。直到有一次,先生的外遇女子對她言語挑釁,綉玉終於壓不住心中的怒氣,罵了句:「妳不要臉!搶人丈夫!」沒想到「啪」一聲,對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巴掌重重地打了過來,突來力道讓她跌坐在地,情緒崩潰的她爬起來衝了過去,對著先生拳打腳踢,她的先生更是毫不在意地反擊過去;夫妻倆第一次的全武行,最後在孩子聲嘶力竭的哭喊聲中停了下來。

「妳就不能認命嗎?在這個家妳又不愁吃穿,妳還想怎樣?把孩子照顧好才是妳的本份!」婆婆冷冷的說完,轉身走出房間;綉玉淚眼糢糊看著哭累睡著的孩子,來回摸著身上青瘀的傷痕,她告訴自己「隨他去吧!」

從那之後,她把全副精神放在照顧孩子,不再過問他的行蹤,對於他帶任何女人進家門也學著視若無睹。隨後的幾年,公婆先後離世,外遇不斷的先生,索性離家在外與人同居。

感情生活令人徹底失望,唯一可茲安慰的是家中的經濟還不虞匱乏,只是好景不常。

有一天,先生氣急敗壞的回家,對著她吼:「不行了!已經想盡各種辦法,還是週轉不過來;妳這個笨女人又幫不了我,接下來就等著工廠破產!往後妳跟孩子就自己看著辦……」

陳綉玉淡然地看著先生,心裡想著「該來的還是來了。」雖說不在意先生的所做所為,但是他整天花天酒地無心工作,她知道總有一天,事業會毀在他手上,只是沒想到來得這麼快。事業的挫敗,並沒有讓先生回心轉意,只讓他急於逃離這個家;綉玉看著嗷嗷待哺的孩子,不敢多想,只知道從現在起她要母兼父職的扛起家中的經濟重擔。

之後的二十年間,陳綉玉常常身兼多份工作,舉凡擺攤做生意,還是到建築工地做臨時工,甚至幫人家做打掃或是清洗衣物的工作……每當午夜夢迴,她常自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老天要如此對待我?」直到有一次,她跟朋友參加了寺院的法會共修,在法師所開示的「因緣果報」之中找到了答案;回憶過往,她雲淡風輕地說:「也許是我上輩子欠他的。」

歡喜面對 付出讓生命轉彎

生活的不安全感,讓綉玉在孩子漸長獨立後,還不肯放棄工作機會,她依然幫人家做著清潔的工作。除了工作,她每天晚上都會到位於鼓山區內惟市場旁的彌陀院參加禮佛共修;也因如此,讓她認識前來彌陀院收回收物的慈濟志工。學佛幾年,她想除了禮佛拜懺外,自己應該還可以做些什麼?當她知道做環保除了減少垃圾量,還可以將回收物賣錢用來行善,當下她就決定跟著志工一起做環保。

十幾年前,環保觀念還不普遍,陳綉玉開始從自家鄰居的回收工作做起,在做的過程中,她無意間觀察到社區中的小型工廠及市場的攤商,常常將大量的紙箱當垃圾棄置。為此,她幾度毛遂自薦地跑去跟商家及廠方說:「我可以來幫忙處理這些紙箱嗎?這些東西回收後,都是要捐給慈濟救人的!」廠家看在她再三造訪,同時也感受到她的誠意及用心,最後都樂於配合;當時她一個人一天的所收的回收量,可以達到兩卡車的量。

做環保讓陳綉玉找到人生的價值與自信,對於婚姻帶給她的傷痛,她不再自艾自憐,反而覺得是老天給她的試煉。

幾年前的夜晚,一位不知名的人從醫院打來電話「妳的先生已經因病過世了,麻煩你們過來醫院一趟……」名份上身為妻子的她,跟著孩子急忙趕往醫院,沒有二話的將先生的大體接回家中,並將他的後事安頓好。在外人的眼中,大家都覺得她不需要再為他做任何事,但是她心中想的是「就讓他們夫妻倆好聚好散,將此生圓滿。」

體悟人生 健康做歡喜學習

陳綉玉回顧與先生大起大落的人生,感慨地說:「以前曾經有的,不管是人,還是金錢,到現在一樣也留不住;我現在的生活雖不寬裕,但是每一分付出,卻是很踏實的擁有。」所以這些年來,她都堅持靠自己的勞力做清潔工賺取薪資;省吃儉用、生活簡單的她,並將一半的收入捐出行善。

午後,臺灣的豔陽高高掛著,綉玉剛忙完早上的清潔工作踏進家門,電話鈴聲就響起,她拿起電話應諾了幾聲「好!我馬上過去!」隨後騎著她的小三輪車,到附近巷弄鄰家收回收;不一會兒功夫,即看到她又騎又牽的將堆得比人還高的回收物拖回家。看著她辛苦大半輩子的兒女,總會擔心地勸說:「有做就好,不要將自己累著了。」但越做越歡喜的她,總是喜孜孜地回說:「活動、活動,要活就要動,我就是做環保,身體才會這麼硬朗,你們別擔心!」

去年(2011)當大家參加《法譬如水》經藏演繹時,陳綉玉用羨慕的心在旁看著;今年社區再度延續《水懺》讀書會共修,雖然她只受過幾年日文教育,看不懂國字,也聽不懂國語,但是她不想錯過。

每星期二下午,人聲雜沓的黃昏市場,身形瘦小的她一如往常的出現水果攤的後場裡,動作快速的將成堆的紙箱拆解回收;而這份環保回收的工作,每每要做到晚上八、九點才能結束。今年二月份開始,她為了能趕上讀書會共修,總會提早一個小時來到市場收回收,再於七點半前趕往鼓山聯絡處參與共修;日子雖然忙碌卻也輕安自在,因為她說:「這是我這一輩子過得最踏實的日子,每天健康做,歡喜學習。」【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胡青青 高雄市報導 2012/10/17)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