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2月01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滌心垢、除習氣 懺悔人物影音 專訪人物

大愛股東 蘇鄭銀編織祥和

E-mail 列印
Next
爐火徐徐燃燒,小花貓伸出前腳玩弄線球,搖椅上的銀髮婆婆不為所動,專心一意編織著毛衣,任窗外大雪紛飛,也吹不散滿屋暖意——這是許多西式賀年卡所傳達的冬天意像。而在亞熱帶的台灣,真正寒冷的日子不多,但八十來歲的蘇鄭銀仍日復一日地編織毛衣,兩根竹針、幾團毛線,幾乎就是她銀髮生活的全部。

走過戰爭更知福惜福

「現在很少人織毛衣了。像我就一邊看大愛台、看上人,一邊織毛衣。」談起織衣技巧,蘇鄭銀自信滿滿,戴著老花眼鏡的她,一針又一針地編經織緯,約莫兩天功夫,一件給三歲到五歲小孩穿的毛線背心就大功告成。

年事已高,她早已不需為生計操勞,但那一雙靈活的手並沒有空下來,持續為人間編織暖意。 編織著小巧可愛的背心,蘇鄭銀回想起烽火年代的青春年華,和許多成長於日治時期的台灣阿公、阿嬤一樣,日本殖民文化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衝擊,都在她的生命史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刻痕。

「這張相片,是我十七、八歲時拍的。」蘇鄭銀翻出一張黑白照片,影中人是六十多年前的自己——眉清目秀、身著白色袍服的少女,手中持著像是證書的紙卷,而披在頭上的護士帽,則透露出幾許古早味。

老家在新竹,蘇鄭銀說,那時想去台北念書,但所費不貲,家人也會擔心,於是去醫院當見習護士,學習一技之長又可以賺錢。只是這單純的想法,卻讓青春年少的她捲入了大戰的洪流。

1940年,中日血戰於中國內陸,蘇鄭銀被派往上海一家小醫院服務,「那時很欠人,醫師欠、護士也欠……我差兩個月就可以拿到證書,院長保證會把證書寄到大陸,所以我就去了上海做護士。」

她在上海與新竹同鄉結為連理,爾後隨著日軍節節敗退,一家人也和在台灣的親友一樣,經歷了「走空襲」的日子。

「回到台灣,母親已經往生,被炸彈炸死了!」日本戰敗一年後,夫妻倆帶著孩子回到新竹,重建殘破家園。數年後,一場車禍奪走丈夫的生命,蘇鄭銀也身受重傷。她在夫家親友幫忙下,拉拔五名子女長大,還利用空檔擔任保母,同時照顧好幾位寶寶。

隨著子女陸續為人父母,善於編織的她,在孫輩們還在娘胎的時候,就為他們織好可愛的小背心;等到孫子們大一點、懂得撒嬌後,這位慈祥阿嬤的手就更忙了。

「孫子們常常對我說:『阿嬤,您要把我的衣服織得漂亮一點喔!』我只能回答:『唉呀,不能只有你的漂亮,大家的都一樣漂亮啦!』」訴說著「含飴弄孫」的歲月,蘇鄭銀笑得很開心。而知福惜福的她,也不忘布施行善,早在1986年就定期捐款給慈濟,算算也當了二十多年會員。

看電視「看」出心病

幾年前,美國慈濟志工義賣「大愛」及「慈悲喜捨」兩款造型別針,蘇鄭銀請購了好幾對;當時和她接觸的慈濟委員張舜華,對蘇鄭銀的用心印象深刻:「她說這就像是香火袋,但是比香火袋更好,因為把『慈悲喜捨』掛在身上,感覺像是師父在身邊,很令人安心。她還為在美國的孫子們都各請一副呢。」

幾年前,最小的孫子進入大學後,蘇鄭銀天天坐在電視前等待家人下班、下課;成天看電視的結果,竟然「看」出病來。

「看到電視上亂成那樣,我會煩惱『相殺(閩南語戰爭之意)』。年輕時我是真的有看到炸彈爆炸呢!」老人「講古」,讓人彷彿回到那戰機嗡嗡作響、爆炸聲此起彼落、難民哭喊哀號的動亂年代。社會大環境不和諧,讓這位善良和藹的長者感到不安。

「回到台灣時,長子才六歲,他什麼都記不得了。」談起與六十多歲大兒子的「代溝」,這個八十多歲的老媽媽仍不免念個兩句:「這個年代的人不怕『相殺』,可是我會怕啊!」

吵架、謾罵、推擠、衝突……螢幕上的負面訊息加深了蘇鄭銀的憂慮,身心失調的症狀逐漸浮現,嚴重時甚至夜不成眠、輾轉反側。念醫科的孫子趕忙翻書找資料,並請師長會診,才發現蘇鄭銀的心理出了問題。「阿嬤,你得的是以前日本人說的『腦神經衰弱』,就是『焦慮症』啦!」孝順的孫子解說道。

「這病若是拖太久,人會失常,不然就是老人失智……」聽過孫子的解說,蘇鄭銀決定藉由做志工、增加與別人的接觸互動來轉換心情。

看到大愛台報導,八、九十歲的阿公、阿嬤仍賣力做環保志工,蘇鄭銀心嚮往之,但因為早年車禍損傷,身體無法負荷勞力工作。做不來「粗活」,蘇鄭銀於是發揮年輕時學到的「一技之長」,做些「幼秀」的活,「早年在學校,日本人對女孩子的教育很嚴喔,所以不論是織毛衣,做台灣衫、日本衫,我都會。」

2003年SARS陰影籠罩,全台口罩供不應求,她便拿起針線縫製口罩,交由慈濟志工送給有需要的人家。

我是大愛台的「股東」

上了年紀的人要穿針引線,還是吃力了些,做完幾批口罩之後,蘇鄭銀就改做「粗線條」的毛衣,請慈濟委員幫她送到各活動場合或環保站義賣。「她有一個目標,就是兩天織一件,如果今天沒時間做,明天一定補回來。每年都捐一百件以上呢!」張舜華說。

除了捐出來任人樂捐義買,蘇鄭銀也經常把毛衣寄給家住高雄的女兒,由她送往六龜山區的育幼院。一批二、三十件的毛背心,溫暖了許多無依失怙的孩子;長年定期的捐助,讓創辦育幼院的楊煦牧師很感動,還寄送感謝狀給她。

「我很想去看看這些孩子,不過聽說要過吊橋才能到育幼院,我就驚驚不敢去,哈哈!」展開六龜育幼院寄來的感謝狀及書信,蘇鄭銀笑瞇了眼。

經歷一甲子先苦後甘、否極泰來的日子,蘇鄭銀比別人更深刻體會幸福得來不易。追憶著年少時的苦與樂,她有感而發:「戰後的人們要重建家園,是一切從頭開始啊!」她感嘆生在福中的新生代,已漸漸失落了進退有節的禮儀,愈來愈不懂得知福惜福,「現在的孩子最好多磨鍊——做志工或者去打工都好。」

張舜華說,蘇鄭銀很支持大愛台,「她說她講的話,『少年仔』不會聽,這些禮儀要靠上人的『德』去教,就要透過大愛台。」蘇鄭銀參加「大愛之友」,她精神振奮地說:「我是大愛台的『股東』耶!當然要用心看大愛的節目啦!」

曾經,光怪陸離、衝突打鬧的媒體報導,成為蘇鄭銀心靈的亂源;而今懂得選擇、取捨之後,好的電視節目宛如滌淨她心靈的清流。
手織著溫暖毛衣,眼睛注視著大愛台的好人好事,儘管年紀大了不方便外出,蘇鄭銀本著一念善心,持續發揮良能。或許在外人看來,兒孫滿堂的她已是幸福滿滿了,但是那分盡己所能、歡喜付出的智慧,才是讓她「好命」的祕訣!

(文:葉子豪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487期)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