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9月23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生難求死難料 我是勇媽媽

E-mail 列印
Next
「以後的日子,一分一秒我要怎麼過啊?」生活以兒子為重心的黃秀丹,去(2011)年4月底痛失親兒,讓黃秀丹頓失心靈的依靠,淚水是她唯一的伙伴。然而,參與入經藏以來,她為了跟上進度勤加練習,忙著記住演繹的歌詞和動作,沒時間多想那段令人心酸的喪子之哀,也忘了帕金森氏症帶來的病痛與不適,淚水少了,笑容明顯多了。

無常衝擊 生命來去不由己

宜蘭區《水懺》演繹團隊於2月17日接受第三階段的驗收,為了這次的驗收,種子團隊從去年12月底就開始密集排練,無不希望在短短的二個半月中達到合和互協之美,這540位入經藏菩薩包含了社區會眾、環保志工、曾接受關懷的照顧戶等,他們沒有手語的基礎,一切從零開始學起,但是他們所投入的努力可不比志工們遜色。

黃秀丹是其中入經藏的一員,以前常往寺廟誦經但對經文不求甚解,自從入經藏之後,每一次由〈開經偈〉到終場,黃秀丹描述自己彷彿又從生命的歷程中走過一回,每當唱著「緣起緣滅無常」時,她總會回首一次又一次衝擊生命的無常,漸漸了悟生命來去由不得自己的緣由。

母親四十七歲時才生下黃秀丹,自然集百千寵愛於一身,長大後具有醫護專業知識的黃秀丹,在醫院擔任護士時又受到同事們的讚譽,尤其注射技術專精,病人要打針常常指定由她代勞。

結婚後公婆和先生同樣疼愛有加,唯一的缺憾久婚未生育,深具傳統觀念的她,對於生兒育女有著深切的期待,雖然篤信佛教的婆婆安慰她說:「沒生就表示妳上輩子修得好,這一世人沒欠債,所以不需還債。」但是她仍四處求神問卜,尋求醫療援助,直到婚後第八年女兒出生,再三年後兒子來報到時黃秀丹已經三十七歲了,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兒子的乖巧、懂事,常黃秀丹感到相當窩心。兒子體恤到父母買房子,又要負擔他和姊姊的學費,國中畢業那年的暑假就到菜攤打工,每天清晨三點多摸黑出門,大專時仍利用假日在便利商店、速食店打工,但他從不喊苦,還將他多年儲蓄的錢交給媽媽繳房貸,知道媽媽受帕金森氏症所苦,處處貼心、事事為媽媽著想,這樣一個孩子誰不庝惜?

連串車禍考驗 人生難周全

一連串無常的車禍,讓成長順遂的黃秀丹感受到人生的無奈。最初是公婆由大伯載出遊撞上護攔,婆婆往生,公公的健康從此每況欲下,長期需靠旁人照料;幾年後,黃秀丹自己接連二次的車禍,動了五次大手術,命雖保住了,卻傷及腦部,同時飽受帕金森氏症的折騰;去年4月底的另一場車禍,更狠狠的將黃秀丹從生命懸崖向下推,徹底撕碎了她的心。

十八歲正是生命旺盛的年紀,黃秀丹婚後好不容易求得的兒子,遭意外車禍往生了,任她嘶聲力竭的哭喊,也喚不回貼心的兒子,割心頭肉的殘酷事實令她痛不欲生,即使到現在,兒子房間的擺設仍未更動,床上放著兒子喜歡穿的衣服和學校追發的學士服,床頭放著的是兒子最愛的棒球衣,連出生後的第一雙嬰兒鞋也保存著,書籍、第一次打工的薪水買下的球鞋等等都一一擺放在房內。

黃秀丹的畫室就在兒子房間隔壁,想去過去在這一個房間內,兒子作功課時,她就在一旁作畫、練琴,那種幸福的景像已成過去,刻意保留兒子房間原貌,無非是想要留住有兒子作伴時的幸福,因為她仍抗拒承認兒子離世的事實。

入經藏 了悟緣起緣滅無常

黃秀丹是一位勇敢的母親,了解朋友和慈濟志工的關心與擔憂,她努力地以忙碌生活來換取哀慟的時間和空間,除了重新拾起畫筆外,還參加社區大學課程,對志工邀約慈濟的活動也積極參與。

適逢2012年《水懺》演繹,她受邀成為宜蘭區540位入經藏的一員,兒子往生時,黃秀丹曾發願茹素為兒子祈福,後來因家人顧慮她的病情反對而中斷,但是當聽聞入經藏需齋戒時,黃秀丹毫不遲疑堅定齋戒茹素,她相信因為自己一分不殺生的善念必能啟發十分善的循環,尤其在入經藏的過程中,得到的啟發是她在入經藏前始料未及的收獲。

黃秀丹的先生表示:「以前兒子是她的全部,有兒子她才有快樂可言,自從兒子往生後,她除了哭,生活完全沒了重心,所以常發脾氣,但是現在就不會了。」

雖然排練時間密集,每天在家裡練習就佔去了大部份休息時間,尤其是每次社區練習、採排、驗收,她都必需服下加倍的鎮定劑才能舒緩顫動、僵硬的肢體,但是她仍堅毅的不向病苦妥協、不怕困難的要完成演繹。忙,讓她忘了病痛,也暫時忘了兒子離開的心痛,

以前念經文不求甚解,現在參與經藏演繹,每天背誦反而更能深入體解經文,「經者道也,道者路也。」《水懺》法水讓黃秀丹內心了解佛陀也需受業啊!更何況自己和兒子都是乘業而來、無明蔽障的凡夫,無常隨侍,是每一個人難跳脫的業力,入水懺經藏後,她接受了無常,她,是一個勇敢的媽媽。【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廖月鳳 宜蘭羅東報導2012/02/19)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