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1月29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曾經滄海甘為水 湯阿根改錯人生

E-mail 列印
文章索引
曾經滄海甘為水 湯阿根改錯人生
走入慈濟天地寬
所有頁面
Next
「我這一雙手,銬過手銬;也是拿『法槌』的手。」是一位校長守護的心,讓他勇敢走出成長中的缺陷與苦悲勇;是一分善念與同理,成為法官的他護持著曾經犯錯人;是慈濟的溫暖與力量,讓他重新找回心靈的無限寬廣與寧靜。有故事的人最美;能說出來故事最動人,湯阿根師兄的故事,是一則美麗的故事。

童年流離 難解家事

從小就沒有了母親,父親又被徵去當兵,1936年出生於上海的湯阿根是由奶奶帶大的,他的童年歲月在戰火裡輾轉著。烽火漫天的日子,大多數的人都吃不飽、穿不暖,如果生病了,也只能掐掐自己的人中,殘喘地拖著。活下來,是幸運;活不下來,是宿命,湯阿根形容自己幾乎是在流浪、乞討中成長的。

今年(2012)已經七十六歲的湯阿根,總在夜深人靜、夢醒時分,悄悄起身走到書房,默默地凝視著書桌上奶奶的畫像,那是他託人畫的,他依然十分思念奶奶,奶奶給他的愛,是他唯一擁有過的親情。

1948年隨著父親隸屬空軍部隊提前進駐到臺灣,父親也續絃了,固執的他始終無法從嘴裡叫後母一聲「媽媽」,即使是被父親打到皮綻肉開也總是堅持吞忍,就在奶奶的心疼勸說下,湯阿根強忍著無奈,終於叫後母一聲「媽」……他隨即奪門而出,發狂地跑著,最後抱著村頭的大樹,傷心地哭喊著:「我為什麼要叫她媽媽?為什麼?」從那一刻起,他封閉了自己的心。

叛逆年少 校長信任

得不到愛的日子,他變得愈來愈叛逆,開始在學校裡耍太保;長得瘦小的他,為了保護自己,他比一般的孩子更逞兇鬥狠,行為更殘暴。他不停地轉學,高中一年級時就面臨快沒有學校可讀的窘境,他仍然止不住暴烈的性子,竟用小刀捅了人,後來以殺人未遂被起訴,最後法官看他年紀小,給予機會,以傷害罪判緩刑三年。

犯了案的湯阿根,想要繼續在台南市立中學就讀非常困難,謝新周校長隨即就找他去談話,校長聽著他的自白,也只要他好好唸書,他沒想到竟然有人願意相信他、接納他,湯阿根感動得向校長保證:「我答應您,我一定要……」

話還沒講完,校長連忙用手摀住他的嘴說著:「你照著你的意願去做,你的意願不用告訴我,回去繼續讀書。」年紀輕輕的湯阿根只能含著淚看著校長。

更生人生 努力翻轉

湯阿根再也不混太保了!他努力地用功讀書,考上了軍法學校法律系;畢業後擔任過十年軍法官、三十年律師、二十多年民意代表……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回報那位被他視為恩人的校長。

「我這一雙手,銬過手銬,也是拿『法槌』的手。」是一分同理心的堅持,擔任過法官的湯阿根,對於犯罪的情景,他總是再三地斟酌,盡力給犯錯的人一個自新的機會。擔任高雄市議員期間,曾經為過一位即將被開除的國中生和學校說情,讓這個少不更事的年輕人能有繼續求學的機會。

八年後,一對父子來到他的議員服務處,這位年輕人穿著一身筆挺的軍服,向他行了一個帥氣的軍禮時,湯阿根愣住了,他問:「你是誰呢?」那位軍官拿出一枝老舊的鋼筆,說著:「湯伯伯,這是您當年送我的鋼筆啊!我當年就是用這枝鋼筆寫過悔過書的啊!」

「湯議員,當年要不是有您,我的兒子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老父親激動地說著,湯阿根頓時才回憶起這件塵封的往事,看著眼前 有著大好前程的年輕人,湯阿根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

湯阿根走過了風華的歲月、奔騰的年代,也曾歷經競選高雄市市長的大風大浪。退休後,他把家中全部的書捐給了高雄市立圖書館,為的是拋開造就出擁有世俗名利的劇本;自廢武功式地主動撤銷律師登錄,並退出律師公會,為的是求「自在無憂」。


絢麗輝煌 尋找寧靜

無官一身輕的他其實有著淡淡的愁懷,經常開車經過高雄靜思堂,心想:「這是什麼地方?感覺好寧靜。」

某一天,他終於耐不住好奇心駐足下來,進去一探究竟……進入靜思堂看見映入眼簾的一段經文──「靜寂清澄,志玄虛漠,守之不動,億百千劫。」在那個時候,頓時心中感覺到平靜與清涼,也開啟了他與慈濟的因緣。

進入了靜思堂的那天,正好被在大愛電視臺服務的王振裕認了出來,王振裕為湯阿根導覽介紹慈濟和靜思堂。

「我要怎麼跟慈濟建立一點關係?」湯阿根問著。

王振裕告訴他說:「你什麼時候都可以來啊!來慈濟,不需要靠什麼關係。」王振裕邀他參加每星期一晚上的合唱團活動。湯阿根也在合唱團裡,藉由唱著慈濟歌選,一步步了解慈濟。有無數上台演講經驗的他,第一次和合唱團登台展演時,很驚訝地發現那時的心情是靦腆、興奮、喜悅、開心、懺悔雜揉著,這全新的體驗讓他回味良久。

排隊捐款 前所未見

目前獨居臺灣的湯阿根,四個兒女各有不同宗教信仰,有時看見女兒,他會雙手合十說著:「哈里路亞」;女兒也會對應說著:「阿彌陀佛」。女兒們知道父親總算找到慈濟這樣的團體,都很開心也很放心。

2009年,南臺灣發生莫拉克水災時,嫁在蘇州和上海的女兒各自打電話請他幫忙捐款給慈濟,湯阿根也從電視上看到災難的悲苦和慈濟人的付出,所以他很高興地來到靜思堂幫女兒捐款,一連捐了三次。

那時靜思堂湧入大量人潮捐款的「盛況」,讓他印象深刻,他逢人就說:「我只看過領錢要排隊,我活到七十三歲,只有在慈濟靜思堂看到—-捐款,竟然要排隊呢!」

他加入了鼓山區讀書會,也重拾了對讀書的興趣,2010年他完成培訓課程,受證成為慈濟「慈誠」。他做環保、當醫院志工,更喜歡「訪視」。他重新省思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他在一次公開的分享中說道:「當一個『法官』,發現真實,做公正的裁判,這是執行著 『人間法』;佛法,則是提升人性,如果大家都遵從佛法,其實可以不要『人間法』啊!」

真情陪伴 天地寬廣

「湯師兄,因為您具有法律背景,想邀請您一同參與『更生人』及少年監獄的關懷好嗎?」慈濟志工許振曆向湯阿根提議,希望借助他的法律專長。他一聽是和青少年有關的事情,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因為那深藏在心中的;年輕時那輕狂、青澀記憶,趨使他堅持──「不要放棄任何一個人」。

他參加了高雄市燕巢區明陽中學(前身為少年監獄)青少年的犯罪個案輔導工作,他特地參加法務部在明陽中學辦理的輔導青少年的訓練課程,拿到三張證書,這些證書對熟讀法律的他而言,可說是輕而易舉,但他卻非常珍視。

一次的輔導的個案中,他和阿念開始了書信的往來,當他收到阿念的第一封信時,簡直哭笑不得,阿念竟直呼他為「湯阿根」,他仍一封信、一封信地在字裡行間教阿念做人的道理……終於「湯阿根」成了「湯爺爺」。

那一天,他寫給阿念的信,卻被學校訓導處退了回來;他著急地想要親自到學校詢問,思索中才理解阿念是因為表現良好,提前假釋了!

當他確認消息時,眼前浮起了一個畫面,彷彿見到一匹小馬奔馳在草原上;一隻白鴿飛翔在藍天碧雲間。湯阿根在那封被退回來的信的最後寫著:「祝福阿念:快樂自由地飛翔吧!」

參加「更生保護人」輔導時,他站在臺上分享,強忍著激動,他說:「我曾經是你們的『同學』,我還是你們的『前輩』,但是只要能夠悔改,一切都有可能轉變,我做得到,你們一定也做得到。」他把自己曾誤入歧途的成長過程一一和盤托出……站在一旁的慈濟志工熱淚盈眶,他哭了,臺下的人也哭了。

他有一個願望,希望在慈濟志工的輔導下,這些「更生人」將永遠沒有任何一個人再因為犯罪再回到監獄。慈濟「環保日」這天,戴著安全帽的湯阿根,搭乘慈濟環保車,一趟又一趟地到各定點做資源回收,平常一絲不苟的白髮被風吹亂了幾許;初春的早晨,空氣中仍有著微微的寒意,他滿身大汗,卻覺得神清氣爽,他抬起了頭,一群鴿子振翅飛在高高清清朗朗的藍天中,像極了此刻他的心情。【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賈福生 高雄市報導 2012/03/17)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