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17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母親悔牽絆 兒子不能救人

E-mail 列印
Next
吳麗珠合掌的雙手微微顫抖著,她深吸了一口氣,跟著投射在白牆上的螢幕,一字一句地唱著:「人命無常如轉燭,一息不還同灰壤,三塗苦報身膺受,發露懺悔得清淨……」這是《水懺》偈文中的〈悟達國師傳奇〉的歌詞,她唱得幾度哽咽,鼻頭發酸,「……慳貪瞋恚癡闇生,惡業無窮果不息。」這段歌詞她再也唱不下去,索性閉上雙眼任由淚水滑落臉龐。

天人交戰 母子失和

「愚癡的我,差一點間接殺了人,現在的他,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偈文再度勾起吳麗珠的回憶,她的兒子因為參加慈濟舉辦的「造血幹細胞捐贈活動」,在慈濟的骨髓資料庫裡留下了資料,之後還幸運地配對到一位極需骨髓移植的癌症病人。

當吳麗珠的兒子接到消息時,非常的興奮也非常的高興,但是他卻沒有想到母親竟堅決地反對他「捐髓」。兒子很生氣,也很著急,不能理解母親為什麼要反對;對於兒子執意要捐骨髓,吳麗珠也絲毫不肯讓步,更回絕了慈濟高雄「骨髓捐贈關懷小組」的拜訪請求。

母子兩人就這樣僵持著,但病人的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她不是無情無義人,想到這個人可能因為等不到兒子的骨髓而失去生命,她的心情惡劣極了;先生看她憂鬱煩心,刻意帶著她到阿里山散心,卻一點用也沒有,「這個人是被我間接殺了。」的念頭一直盤繞不去。

讀大學的兒子知道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找到莊春菊了,她是每個月來和母親收慈濟功德款的志工,他透過在「教師聯誼會」當志工的學校老師聯絡上了莊春菊;因此臺南、高雄兩地的骨髓捐贈關懷小組陪同莊春菊,一起至吳麗珠家一趟。

殊勝因緣 做出決定

「麗珠?妳到底在擔心什麼?」莊春菊握著吳麗珠的手問道。

吳麗珠娓娓說著:「我對麻醉藥會過敏,我擔心這樣的體質也遺傳給兒子,如果他要捐髓,就一定得要麻醉,我擔心他麻醉過程會有危險。」在莊春菊面前,吳麗珠終於說出自己最大的憂慮。

聽到這個理由,在一旁的勸捐小組鬆了口氣,他們用著隨身攜帶的影片《清水之愛》,以及慈濟骨髓捐贈網站給她看,也詳細地和她解釋除了捐骨髓,也可以捐「週邊血」,請她不用擔心麻醉過程,吳麗珠不再激動,但仍是一臉陰霾。

莊春菊知道她的疑慮仍在,「麗珠,臺灣發生SARS疫情時,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支援SARS應變中心,感染到致命瘟疫的機會,比麻醉的風險高出太多倍了。」莊春菊和她分享為什麼義無反顧前往支援的心情,「為什麼不是別人去應變中心,而是我?一定是我有『因緣』,我相信這一定是好事;是好因緣。」在應變中心的時候,莊春菊熟識了一位感染科的醫生;SARS疫情結束後,她的父親卻因為不明原因的敗血症病危……束手無策之際,她想起了這位醫生,終於搶救回父親的生命。

「我相信,妳的兒子和那位病人一定有著好因緣,要不然為麼是他,不是別人?」吳麗珠看著莊春菊,眼眶裡全是淚……第二天,莊春菊接到電話──她同意兒子捐骨髓了。

重業輕受 祝福滿滿

但就在吳麗珠的兒子歡天喜地的到醫院抽完「再次血樣」複檢,隔天在外騎摩托車回家的途中,卻發生車禍摔斷了腿,吳麗珠的心很不安、恐懼,「為什麼兒子要做好事,卻遭來橫禍?」

莊春菊送給她一套《慈悲三昧水懺講記》,並邀請她參加《水懺》讀書會……2012年3月份,吳麗珠在讀書會和大家分享她從不贊成兒子捐髓,到車子發生車禍後的心路歷程,她說:「我曾經不能接受兒子做了好事,卻還受傷,我覺得好心沒有好報;但是讀了《水懺》後,我開始變得感恩這一切,因為兒子發了好願,這次的車禍他才能『重業輕受』啊!」

吳麗珠每周都參加讀書會,也就在這段時間,卻傳來那位癌症病人尋找另一種骨髓移植方式……吳麗珠懸念著這個人,只希望他能度過難關。

讀書會的影片中,證嚴上人殷殷地說著:「生命只在短暫的呼吸間,要時時記得『無常』就在身邊……也要把握生命中的貴人、碰到的好因緣……」吳麗珠擦乾眼淚,默默地心中祈禱,期待兒子能再有捐髓的好因緣,那時她一定會給兒子一個大大的擁抱和滿滿的祝福。

(文:張晶玫 高雄市報導 2012/06/05)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