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8月03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剩1/4聽力 太太要我聽善

Next
團隊中,每個人都喜歡扮演適合自己的角色,但各種功能都要有人承擔,這時候多麼需要有人像水般能隨方就圓,隨時填補縫隙;聽力只有四分之一的臺北人文真善美志工陳彥伯,兼備圖像、影視能力,他發願當一塊水做的拼圖,成為無縫接軌,隨時遞補的志工。

一知半解地慢慢學習

臺北市中正區慈濟志工陳彥伯是七個月早產兒,出生左耳就失聰;老天爺未眷顧他的右耳,二十歲那年因考試壓力,又引起突發性耳聾。雖經治療,聽力仍只剩下正常人的四分之一。

2006年,陳彥伯的太太蘇秋萍告訴他:「我要去做慈濟,你要不要去?」因公司事務繁重,當時陳彥伯沒有馬上回答,擔心無法兼顧家業與志業。蘇秋萍看著猶豫中的先生說:「我是你的牽手,你不牽我的手,我要怎麼去呢?」款款柔情打動了陳彥伯,答應陪太太一起去參加培訓。

培訓課程開始,也是考驗的開始;因為聽力不好,陳彥伯上課時幾乎聽不到講師的聲音,得回家後再由蘇秋萍替他溫習課程內容。待2007年陳彥伯受證了,就選擇承擔最無需用聽力的人文真善美攝影組勤務,然而專業課程研習,卻是更嚴酷的考驗——他從早上坐到課程結束,不論講師說得多精彩,對他來說,就像是在看一場默劇,只能藉著投影片上的字卡,一知半解地慢慢學習。

「什麼?師姊對不起!我聽力不好,可不可以請您再說一次……」憑著不服輸的韌性,不斷自我學習、成長,陳彥伯終於闖出一片天,在社區活動中有許多作品呈現,對人物特質的捕捉、現場狀況的掌握,有了相當的心得;去年經藏演繹攝影比賽,他還入選得獎。

經過時間的淬練,舉凡拍照、日誌、檔案管理、FTP上傳等,都有陳彥伯努力的足跡,在這塊田地悠遊,他已是遊刃有餘揮灑自如了。

從不完美趨近完美

2012年1月因社區擴編,缺少錄影剪輯的人力,陳彥伯主動補位,承擔最需聽力的錄影及剪輯勤務,對一個聽力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陳彥伯卻說:「社區人力不夠,無論如何要克服萬難。期許自己是一塊水做的拼圖,無縫接軌一定要順利完成社區交付的任務。」

陳彥伯自行購買錄影設備及剪輯軟體後,還要想辦法克服聽力的障礙——因為影音後製者需要聽清楚受訪者說話的內容,才能精準剪輯。蘇秋萍說:「經常看到他坐在電腦前就是一整天,手不停地按滑鼠,暫停、倒帶重來,為的是能聽清楚談話的內容。」

別人只要一小時就能完成的作品,陳彥伯往往得花三個小時以上,但他沒有因此退轉,想出辦法克服障礙。他將耳機改造成單耳,並且配合助聽器的使用,讓原本的聽力從四分之一變成二分之一,減輕了在剪接時無法分辨聲音的困擾。為此,蘇秋萍對彥伯說:「人有兩個耳朵,一邊是聽善、一邊是聽惡。菩薩很疼你,讓你聽惡的耳朵聽力完全喪失,留下的耳朵聽到的都是讚美聲。」

當初要學錄影時,曾有人擔心他能否勝任,陳彥伯堅信證嚴上人教誨的「難行能行」、「人要克服難,不要被難克服。」如今他已克服障礙,漸漸步上軌道,發揮生命的良能,讓人生從不完美趨近完美。【更多內容,請參閱慈濟全球社區網

(文:蘇秋萍、莊德予、施玉惠 新北市報導 2012/08/05)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