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10月24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滌心垢、除習氣 懺悔人物故事 專訪人物

兒時受祝福 李逢出嫁了

E-mail 列印
文章索引
兒時受祝福 李逢出嫁了
鋼琴老師手心的汗
有父母疼愛是這麼幸福
像愛護眼球一樣愛他
所有頁面
Next
小時候在遊戲中被戳傷雙眼,導致全盲;五歲時被遺棄在湖北武昌街頭,武漢兒童福利院人員路過發現,撿回照顧。

一路上,她認真求學、苦練鋼琴,十八歲在全國性比賽中拿到九級特別獎;二十歲,她考上有「小清華」之稱的長春大學特教學院,修習針灸推拿專業。

就在那寒冷的東北,她碰到懂她疼她的郎君——來自山東的大男孩鹿堂生,他與她同班,有著心細如棉的體貼,願意與她相伴一生。

6月30日,當結婚進行曲響起,李逢挽著夫婿的手走進會場。目睹這對新人滿臉幸福,賓客喜極而泣,為那艱難和刻苦的每一步,感到歡喜與祝福!

五歲的淚水 九歲的笑

「怎麼一晃眼她已二十七歲,要嫁人了。」武漢兒童福利院前院長李光蕙,看著眼前的新娘,想起初見時她個頭很小,因為不適應院內環境,常哭嚷著:「我不吃你們的飯,我要回家去!」

李逢是湖北省孝感農村女孩,剛來兒福院時經常生病,老師和阿姨們加倍照料,她年紀雖小,卻也懂得大人的好意,總是嘴甜地說著:「你們真好,等我長大了,一定賺錢買肉包子給你們吃!」

這一句「肉包子」,背後隱藏了深意。因為,就在那個寒冷的三月天,李逢被父親帶出了門,一路上乘車又走路,時間過了好長,後來父親對她說:「你肚子餓了吧,我去買肉包子給你吃!」傻女孩就這麼乖乖站在原地等候,癡癡盼望著,但始終不見父親歸來,不知哭了多少淚水……

時間是沖淡悲傷和記憶的良藥,同儕的友誼也帶給李逢很大的快樂;知道她喜愛閱讀,在她還未學盲人點字前,總有人主動靠過來,為她朗讀書籍。

比李逢小一歲的沈雪萍在婚禮上說:「我普通話會說得那麼好,都是拜李逢所賜。小時候我常幫她念書,《安娜卡列尼娜》、《簡愛》……至今我都還記得。」李逢說:「我想聽小說,她就為我念,放暑假時,我們兩個就挨著坐在床上,她念得又快又流利,而且聲音很適中,不會干擾到別人。我的表達能力會那麼好,就是因常聽故事而學得的。」

即使李逢眼盲,老師和阿姨們卻沒給她特權,穿衣、迭被、整理房間等起居作息,她都要如正常孩子般自己動手做,為的就是要訓練她獨立、不依賴人。

師長還特別叮嚀:「不能有盲態,那樣就不美了!」李逢謹遵教誨,不論行、立、坐或與人交談,都會留意姿態,也打從心底接受大人們糾正她,「我雖不健全,但是健康的。」

九歲時,李逢到武漢盲人學校上小學,展開寄宿生涯。臨行前,阿姨們很用心在她每件衣服的領子或袖口都繡上一朵小紅花,就是擔心她住進宿舍,同學一多,無法分辨出自己的衣裳。

後來,當她在課堂上讀到了「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更加體會到院裡的長輩是如此關愛自己,那種愛深到她無從比較起,甚至已超越了親生父母。

因為在她殘存的記憶中,除被棄養的那天早晨,媽媽早起為她煮了一碗麵,還放了一顆煎蛋和一些肉絲,算是最豐盛的一餐,卻也是她在家吃的最後一餐;其他的,幼年與父母相處的影像,已漸漸模糊了……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