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譬如水

01月25日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頁 願力行-法入行

傻老闆 慈善工廠訂單接不完

E-mail 列印
Next
「老闆會不會太傻了啊?」趙德術說,員工們相互耳語,雖然肯定黃總(黃媽易)真是好人,但明知那些錢是拿不回來的,卻還是付出去了,「我們私下都說他是老傻子。」

他們口中的「黃總」,2001年從臺灣到昆山設立化纖工廠,將PE、PP、尼龍等原料製成各式繩索,主要外銷歐美;廠內員工有九成來自外省外地的純樸農村。

黃總發展事業十二年,設法獲利來安頓大家的生活。但有趣的是,工廠訂單多、生產線滿檔時,黃總一樣鼓勵大家盡量參與慈濟志工;訂單少時,他更是帶動大家把握時間,利用淡季空檔好好做慈濟。說來也奇怪,工廠的營運似乎並不受大家做志工影響,反而愈做善事訂單愈多!

離鄉打工 行善代替行孝

年近五十的王軍,在部隊待了四年後才進入社會,個性率直暴躁;當他第一次看到志工「龍口含珠、鳳頭飲水」的舉箸端碗行儀,迥異平日在家率性蹲趴、隨意扒飯的習慣,「竟然還有這種吃法啊?」從外而內,他跟著志工學「聲色柔和」;從慈善服務中,看到了身段柔軟卻很有力量,「參與慈濟這段時間,是我人生中學習最多的。」

當王軍拋磚引玉,決心跟隨黃總去助人,跟他同為四川人的高六俊、趙德術也響應。

趙德術2001年即來到工廠服務,五年前汶川地震,他的舅舅、舅媽及家中小孫子,就住在重災區北川山區,三人不幸罹難;而家在綿陽災區的爺爺高齡九十九,也因為慌張逃跑而摔傷,拖了一陣子後還是往生了。

當趙德術準備趕回家時,黃總想到他搭車回四川起碼要耗上兩天兩夜,了解他的心急如焚,給了他一張機票,讓他在兩個半小時後返家,及時送爺爺最後一程。

「人在外打工,常有『上對不起老、下對不起小』的遺憾啊!」趙德術老家的父母中風,原本也在廠裏工作的妹妹不得不返鄉照顧。目前,他和兩位哥哥、一位弟弟同在廠內工作,努力賺錢提供父母醫療及生活所需。

趙德術月薪人民幣四千多元,除了供給女兒大學和兒子高中學費,每月還有房貸。「還好有上人的法,讓我買東西前總會想:我是需要得多?還是想要得多?」經濟吃緊,但他認為少欲知足,生活還是過得去的。

黃總不但邀他做志工,還苦口婆心勸他戒菸、戒酒,「一天一包十二元,一個月可省下三百多元,而且不抽菸對身體也好。」趙德術心想,黃總怎麼連這個也要管,但聽起來又挺有道理,若將省下的錢捐出,利己也利人,因此漸漸戒掉二十幾年菸癮。

過去對於佛教的印象,趙德術認為就是迷信,燒金紙、求福報,是老人家才會做的事;他也不太捐款給慈善組織,就擔心善款無法被妥善使用。

但他實際參加活動後,發覺慈濟善款直接用在受助人身上,並非拿去修廟,更不是買金紙來焚燒,尤其志工們出入費用皆自付,「善款使用得相當清楚。」

雪中送炭 從工廠到貧鄉

相較起這些年資跟工廠幾乎同齡的前輩,到職六年的王文龍課長算是資淺許多了。去年(2012年)元月,他在老家安徽的六歲姪兒得了白血病,送往北京治療,一度危急,他在廠裏接到電話通知,黃總告訴他:「你先趕去北京,但心別慌。」黃總還叮嚀,不安時可默念佛號定心。

此去就請了半個多月的假,一天人民幣數千到一萬的高額醫療費,更壓得他們快喘不過氣;幾位課長好友在工廠發起募捐,黃總當然是第一個響應支持。不只如此,曾經王文龍的太太流產,因為自己手頭緊,黃總也出錢幫了他。

王文龍說,廠裏幾乎年年發起募捐,有時是員工或親友發生意外需要幫助,有時則是大家自發募款,五元、十元都好,再交由慈濟將愛心送往災區,例如臺灣的莫拉克風災、汶川震災等,之後也會收到清清楚楚的捐款收據。

農村老家的條件不好,王文龍也曾受人幫助,才能順利完成專科學校的機械工程學位;因此他喜愛跟著志工參加助學活動,關懷鼓勵那些貧窮孩子不要中斷學習路。他看到有志工為了這些孩子,在發放現場忙到連泡麵都沒空吃,因此發願也要為有需要的人做點事。

職場溫馨 邀親人當同事

工廠司機小沈,過去每週六常跟著黃總或慈濟志工開著公司的廂型車,到昆山工業區幾個定點載紙板、瓶罐等回收物,「剛開始我很不理解,幹嘛開著好車去載那些垃圾?」小沈說,尤其夏天襖熱,瓶罐還會散發出酸臭味,「即便回收金額,也不值那些油錢啊。」但黃總笑笑跟他說,環保這事,不能單純用錢來衡量的。

小沈眼中的黃總,像是能量使用不盡,「有一半以上時間吧,我看他根本都在忙慈濟的事!」因為跟著黃總四處跑,他也驕傲地說,這麼多年來慈濟歲末祝福的福慧紅包,他一個可都沒漏掉。

王文龍說,無論是在環保站或活動現場,常看到黃總彎下腰桿做事,甚至從垃圾堆挑出可回收的物資,不在乎多累或環境多髒;黃總習慣以己身做表率,而不是對人責念或要求,即便他們在工作上有失誤,黃總也是以教育、修正為主,而非一般工廠常見的罰款甚或開除。

李虞峰也說,黃總有時來到車間走動,總是對大家和善微笑,極具親和力,「跟印象中的老闆不同。看黃總這樣,我們自然會更認真自律,因為不忍犯錯啊!」

黃總的處事風格、工廠的人文風氣,讓許多員工在工作穩定後,「一個拉一個」地介紹老家親友過來廠裏工作,而黃媽易也很願意任用「家族員工」的求職者,因為那表示他們感念公司的照顧,也很渴望在這裏安頓生活、彼此照料。

廠內離職率比起其他工廠低上許多,「就算給我更高工資,我也不願離開這裏啊。」高六俊說,一起工作、一同做好事,大家感情好;2011年底,他和趙德術、李虞峰及來自蘇北揚州的盧亮,湊出九天年假、拿出存款買機票來臺灣,成為受證的慈濟志工,更覺得應該要多分擔、多承擔。

回饋在地 商人該做的事

從十二年前在昆山設廠迄今,黃媽易工廠員工從一開始的三十多人增加為近四百人,而人均薪資也較當年增長了四倍。司機小沈說,十年前來應徵時月薪九百,如今加薪到四千了;當然,現在的昆山消費水平不低,跟臺北已相去不遠。

儘管這十年來人力成本暴增四倍、人民幣不斷升值、勞動力缺乏等,增加經營的難度,但黃媽易感恩身邊有這一批課長和員工,陪著他走過各種考驗。

「前幾年金融危機,訂單不好,員工說沒關係,大家撐一撐,盡量不要加班,節省公司的開支。我想他們對於公司向心力高,是因為大家工作時是同事,下班就是師兄師姊。」

「而且公司要經營得好,有一批能彼此信任的幹部很重要;幹部流動率低,對員工就是很好的安定作用。」黃媽易個性不愛多說,「帶他們去做就對了!」不論是工廠事業或慈濟志業,他總覺得「以身作則」最重要也最實際,畢竟帶人帶心。

黃媽易說,他記得上人對海外弟子的叮嚀,頭頂著人家的天、腳踩著人家的地,要懂得感恩。「如果沒有員工的協助、地方單位給予的幫助,我們也無法在這邊生存。如果經營上軌道了,就要回饋當地,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因此多年來,黃媽易鼓勵工廠員工做環保、參加敬老院關懷等活動。

既然對陌生人都幫了,黃媽易認為,工廠員工或家人生活遇變故,身為老闆及師兄的他,怎可能不去關懷或協助呢?

這十多年來在昆山做慈濟,黃媽易已記不得協助、陪伴過多少臺商及眷屬,他們可能因病、因意外往生;甚至也有所謂的「臺流」,或被老闆解僱,或生意失敗而滯留異地無顏返鄉……因此黃媽易對事業雖有期待,卻也有「無常感」與「因緣觀」,也就是說,他更能以「平常心」來看待。

人生路,說來說去都是因緣,到昆山設廠,不是黃媽易原本即有的事業規畫,在昆山發展慈濟,也是一步步隨緣發展成現狀,但他始終堅持初衷打造「慈善的工廠」,認真工作,但求營運順利、員工們能維持生活;把握時間做慈濟,把當志工的收穫和員工分享,大家一起培養慧命!

(文:李委煌 本文摘自:《慈濟》月刊555期)

相關文章:
近期相關文章:
歷史相關文章: